紧急通知:请记住我们多个域名,将 861ee.com 加入收藏夹!

    刘丽醒来时映入眼帘的是放在她枕边的一根粗大的、乳白色的塑胶阳具。一看到它,刘丽的脑海里立刻浮现出昨天晚上的那一幕幕淫秽的画面。

    一丝不挂的身立时象火烧似的热起来,胯下的骚屄就象有千万只小虫在爬。刘丽有些困难地翻了一个身,因为她浑身上下由于昨晚的疯狂犹自有些疼痛。

    她侧过身,恰好一张嘴就叨住枕边的那根假鸡巴,上面还沾着已经干涸的淫液。入口有些发滞,她的眼光顺着鼻尖向下望去,不由得心头一震,屄里更加湿润了。

    原来刘丽看见在塑胶鸡巴的上沾着一块黑褐色的粪便,她想起来这根鸡巴昨天晚上是插在她妈妈的屁眼儿里的,那么这块粪便一定是妈妈的了。

    她把它叨起来,然后用嘴把假鸡巴的后端顶在床上,嘴巴尽力向下吞入,她的舌头已经很轻易地舔到了那块妈妈的大便,在她口水的湿润下,那块大便开始软化,一股说不出来的味道开始充溢她的整个神经,刘丽变得越来越兴奋,身伏在床上,一只手从肚下面伸到胯下掏摸着自己的小骚屄,另一只手从侧面伸到屁股后面,指插进她的屁眼儿里,形成了伏卧在床上,嘴里吞吐着假鸡巴,两手抠着阴道和屁眼儿的姿势。

    刘丽的口发出“唔唔”的声音,两腿绷得紧紧的,巨大的快感冲击着她的全身,终于在一阵长时间的闷叫声和僵直的抽搐达到了高潮。

    刘丽今年28岁,在给丈夫戴了一顶又一顶绿帽之后,于两年前离婚后搬回了娘家。刘丽的血管里流淌着极其淫乱的血液,这和她生活的这个淫乱的家庭有着莫大的关系。

    刘家上下男人是淫魔色棍,女人是荡妇淫娃,一个比一个赛着骚。

    刘丽每天耳闻目睹家人的淫乱,胯下的一只小屄,小小年纪就骚水四溢。终于有一天在目睹了父亲操干大姐的时候,忍不住加入进去,从此一发不可收拾,而且大有后来者居上的趋势。

    后来随着年纪的渐渐长大,她玩的花样越来越多,内心里早就不满足平淡的性生活,局限于鸡巴和屄之间的抽抽插插。直到有一天,她认识了一位叫张姐的女人,张姐的外号叫“公共厕所”。

    起初刘丽并不完全了解这个外号的意思,直到有一天,在她的家,她亲眼目睹张姐的“公共厕所”功能,才深谙其味,并由衷地表示叹服。

    那一天,张姐突然邀请她到家座客,刘丽不疑有他,便高兴地答应了。她到的时候,只有张姐一个人在家,两人说了一会话,张姐便坐在刘丽的身边,一只胳膊搂着她的肩膀,一只手便在她的胸前抚摸着。刘丽竟然觉得非常舒服,身不由自主地就靠在了张姐的肩上。

    张姐在她的耳边吹气如兰,轻轻地道:“小丽,姐姐早就喜欢你了,咱们见面的第一天,我就想抱你,你喜欢姐姐不?”

    刘丽点点头,道:“喜欢!啊,姐,你这样摸我好难受哇!”

    “慢慢来,姐还有更好受的让你尝呢。来,你也摸摸姐。”

    张姐说着,就解开自己的衣服,露出白色乳罩下衬托的两只又白又大的乳房。

    “来,小丽,帮姐把乳罩解下来。对,用手摸摸吧,怎么样小丽?姐姐的奶好看吗?”

    “嗯,姐的奶真大,我的就不行了。”刘丽说着,脸上露出惭色。她的奶的确不是很大,只够盈盈一握。

    “小有小的好处呀!瞧,握起来根本不费劲儿,手心里满满的,显得很充实呢。”

    “真的?”

    “当然是真的,有的男人就喜欢小的呢!姐姐也喜欢,来,让姐姐吃一口。”

    张姐说着,果然低下头啜了起来。刘丽只觉得浑身发热,胯下不由自主地就淌出了水。没想到让女人舔,也这么舒服。
此刻,两个人的身上本来就很少的衣服,在不知不觉间就脱了个精光。张姐拉着她的手来到床边,把她抱在怀里亲吻着,下边一只手在刘丽突出外翻的阴唇上揉搓着。刘丽在她的上下夹攻之下,再也忍不住了,开始淫叫起来。

    “啊……啊……姐……你抠得的小妹舒服死了……啊……啊……小……小屄好痒啊……啊……给我……我也要。”

    张姐倒过身,骑在刘丽的脸上,两人形成69式舔着。张姐的屁股刚一坐到刘丽的脸上,刘丽就闻到一股浓烈的尿骚味,她忍不住打了一个喷嚏,张姐的屄明显的看得出长年乱交的痕迹,阴唇显得很肥厚,阴道口早已经闭合不上了,随着她的用力,从屄口里不时地咕叽咕叽向外冒着有些发粘的白色淫液?

    张姐好象故意一样,把未擦净的屁眼儿使劲儿地往刘丽的脸上、嘴上蹭,并且拚命地往外挤着淫水,混合着白带的粘液在刘丽的脸上涂了一层。

    刘丽好象了魔一般,伸出舌头舔着她的屁眼儿和阴道,和着嘴里的口水把张姐屁眼儿上的排泄物和阴道里淌出来的淫水吞下肚里。这一瞬间,她大脑里一片空白,只知道我要骚、骚、骚。就在这时,她突然觉得屄里有一根热乎乎的东西插了进来,以她的经验当然知道那是什么,可是,怎么会这样呢?

    她想从张姐的屁股底下把脸挪出来,可是张姐就象故意似的,不让她出来。而且还把刘丽的大腿抬了起来,向两边分开、举起。刘丽其实根本不想制止,脸拿不出来,只好张口问道:“姐,是谁在操我?”

    张姐哈哈大笑,道:“当然是我在操你了。”

    “啊……别开玩笑……姐………啊……是谁呀……鸡巴挺大呀……啊啊……操死我了!”

    她已经听到那个男人的喘气声了。就听张姐笑道:“告诉你吧,小丽,是我爸爸在操你。”

    “什么?”刘丽这一惊,非同小可,再也忍不住,拚命地抬起张姐的屁股,终于看清了那个男人的脸庞,果然是一个年约60多岁的老头。

    “这……这……”刘丽惊讶得说不出话来。谁知更令人惊讶的事还在后面,她刚说出两个“这”字,就发现在那个老头的后面,居然还站着两个三十多岁的男人。

    她就这样张着嘴,劈着腿,让那个老头死命地操着。她已经说不出话来了。但这个老家伙确实厉害,一连操了好半天,居然没有要射的意思。刘丽心想反正也操上了,就让他操吧,何况他操得还真挺舒服。

    这时,张姐已经从刘丽的身上下来,下了床,站在老头的旁边,伸手替他抹了抹头的汗,嗲声道:“爸,着点操,这小骚货骚着呢。”

    她果然叫他爸爸,难道真的是张姐的爸爸吗?刘丽心里想着,口却不停地淫叫着。

    这时,她迷茫看见张姐已经跪在另外两个男人的脚下,伸手掏出他们的鸡巴在口轮流啜着。

    刘丽终于忍不住了,再也不想束缚自己了,她开始忘情地大叫起来。

    “啊……操我……我不管你是不是张姐的爸爸……你快操我吧……操死我……啊……操烂我的臭屄……你……你是张姐的……爸爸……我……我也叫你爸爸……啊……大鸡巴爸爸…………操死我……操死你这个骚屄女儿吧……啊……我是臭屄……烂婊……大骚屄……啊……姐啊……你爸爸的鸡巴真大呀……操死小妹的骚屄了。”

    那老头终于被她叫得兴奋了,大鸡巴“扑哧”“扑哧”地插着,口也叫了起来。

    “操你妈的,小骚货!我姑娘说的没错,你果然是个小骚屄。操……我操死你……你这个烂屄……臭婊……我让你骚……我让你骚”
刘丽简直无法控制住自己,她拚命地向上耸动着屁股,口不停地大叫着:“鸡巴,我要大鸡巴…给我大鸡巴……大鸡巴插进我的大骚屄……啊啊……大鸡巴呀……鸡巴……鸡巴……大鸡巴……使劲儿操我呀……把我操漏了…使劲儿捅……啊……”

    那老头终于忍不住了,大叫了一声,屁股突然用力向前一顶,死死地贴住刘丽的屁股间,一阵颤动之后,突然停止不动了,他的整个身慢慢地伏在刘丽的肚皮上。

    刘丽转过头去,看见张姐正伏在一个男人的身上上下耸动,而另一个男人则站在她的身后?

    张姐的叫声更是惊天动地,淫言秽语层出不穷,有一些刘丽连听都没有听过。

    又操了一会儿,张姐从那个男人的身上下来,跪在地上,对身后的男人道:“王哥,我受不了了,你打我吧!”

    那个男人还未来得及开口,坐在沙发上的那个人突然伸手在她的脸上狠狠地抽了一记耳光,随即又是一脚,踹在她的小肚上,登时就将她踹得趴在地上不能动了,脸上刹时冒出汗来。刘丽吃了一惊,才待叫,却见站着的那个人一猫腰从扔在沙发上的裤上抽下皮带,“叭”的一声重重地抽在张姐的后背上,立时现出了一条红红的鞭痕来。刘丽的这一声叫终于叫了出来。

    然而,她万万没有想到,这一声叫,却给自己惹来的灾难,她的嘴还没有来得及闭上,脸上就重重地挨了一巴掌,打她的正是刚刚操完她的那个老头。

    她的头嗡嗡直响,耳却听到张姐道:“谢谢大哥,你们打死我这个骚屄吧,我不是人,我是个骚母狗,欠操的婊,打我呀!”

    这时,坐在沙发上的男人走到刘丽的面前,一把把她从床上拉了起来,不等她开口,一根大鸡巴就狠狠地插进她的嘴里,顶得她差点背过气去。耳就听他恶狠狠地骂道:“贱货,我他妈的捅死你!”

    她被嘴里的鸡巴顶得快要流出眼泪来了,泪眼看见操他的那个老头走到张姐的背后,居然握着鸡巴在她的后背上撒起尿来。而张姐也有些困难地转过身来,居然张开嘴接住了他的尿水,喉咙一上一下地动着,竟然把尿都喝进了肚里。

    原来站在张姐面前的那个叫王哥的男人,却不见了,刘丽一怔间,突然觉得屁眼儿一阵疼痛,她想转过头去看,却被前面的男人按得动不了,不用问,那个男人一定在后面抠她的屁眼儿呢。尽管她的屁眼儿不止一次地让人操过,但这样没命的抠,毕竟受不了,她疼得浑身颤抖,想叫却叫不出来。

    就听张姐道:“爸爸,你的尿越来越好喝了,真的就象陈年老酒一般,哎呀,都撒地上了,让女儿舔了它。”

    张姐说着趴在地上用舌头舔着撒在地上的尿水。刘丽看在眼里,竟产生一种跃跃欲试的感觉。她虽然淫荡,但象今天这种事,她还是第一次遇到,真想不到尿也能喝,会是什么味道呢?啊,天哪,我怎么会兴奋呢?

    她再也不觉得后面抠她屁眼儿,是多么疼的事了,反而有一种被虐的快感。然后,她就感到屁眼儿里突然空了,然后她就感到后背有一股强烈的水流打在她的身上,热乎乎的,她不用回头,就知道一定是那个叫王哥的人也已经在她的后背上撒尿了。

    这一瞬间,她真想转进头去尝一尝是什么滋味,前面插她嘴巴的男人好象听到了她的心声似的,及时地把鸡巴从她的嘴里拔了出来,将她推了过去。

    一转头迎面就是一股热流,她被撑开的嘴巴还没有来得及闭上,就被尿水灌满了。这是刘丽有生以来第一次喝尿,虽然有些涩涩的的尿骚味,但并不是特别难喝,几大口下肚,她越来越适应,到后来竟主动向前凑,连最后几滴也不放过,还把鸡巴含在嘴里舔得干干净净。

紧急通知:请记住我们多个域名,将 861ee.com 加入收藏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