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武侠古典 >>> 堂嫂今夜不设防

紧急通知:请记住我们多个域名,将 964cc.com 加入收藏夹!

第一章 寄人篱下

  在我上高三的时候,父母看我学习跟不上,特意把我转到城里读书,因为宿舍没有空床铺,他们又不放心我租房子,我只能暂住在堂嫂家。

  堂嫂长得很漂亮,皮肤白净,胸大腿长,穿衣打扮也精致,虽然我是她名义上的小叔子,可她总把我当外人看,来的第一天,就警告我,要守规矩。

  因为堂哥工作忙,经常去外地出差,家里就我俩,堂嫂好像当我是透明的一样,穿着吊带睡衣,在我面前晃来晃去,一双白净的秀腿,充满了无边诱惑,真是没有一点羞耻心,不像村头王寡妇,只有在洗澡的时候,才有机会看到她的大腿。

  起初,她还穿着胸罩,到后来,越发胆大,干脆真空上阵,胸前两点凸起,分外撩人,我每次看到,就脸红心跳,不由自主起了反应,脑袋里勾勒着堂嫂的完美曲线,隐隐地有一种错觉,堂嫂在故意勾引我,其他方面我做的无可挑剔,即便她想赶走我,也找不出恰当的理由,只能这样耍流氓。

  虽然我表现很好,可还是被抓住了把柄。

  那天,堂嫂洗完澡,我像往常一样,溜进卫生间,趁着氤氲弥漫,我可以尽情舒缓压力,毕竟成天看她的脸色,我都觉得自己喘不过气,说实话,我很喜欢这种浓而不腻的气味,每次堂嫂从我身边走过,都伴随着一阵阵香风,我惊讶的发现,她换下的内衣忘了拿走,放在洗面台一角。

  要说,这些内衣真是不害臊,好像厂家在比拼,谁更省布料似得。

  在咱村里,男女内裤都是通过颜色区分,但城里就不一样,那种半透明,看着有感觉,一准是妹子的。

  由于我的到来,堂嫂把贴身衣物挪到了卧室里晒,明显是在防范我,这一做法,伤了我的自尊心,山里长大的孩子,能有什么龌龊的想法,她处处针对我,仿佛打心眼瞧不起我。

  也难怪,她和堂哥结婚几年,一次都没回过老家,我们那儿只通了水电,打电话得去小卖部,厕所是用红砖瓦搭起来,蚊子啥也是一大片,她这么金贵的主,整天抱着ipad,看剧刷微博,恐怕去一分钟都受不了。

  突然,我脑袋里冒出一个邪恶想法,又打起了退堂鼓。

  “山里人...乡巴佬...不准进我的房间,别以为带着一点亲戚关系,你就能把这里当自己家,弄清楚自己的身份,要不是你堂哥三番五次恳求我,老娘绝不会同意的!要是不老实点,马上给我滚蛋!”

  不过,堂嫂的冷言恶语,像是紧箍咒一般,盘旋在我脑海深处,最近我做噩梦,都梦到自己灰溜溜回了家,然后父母对我唉声叹气,心灰意冷。

  这一切都怪堂嫂,害得我不能专心学习,可是在她面前,我连屁都不敢放一个。

  不行,一定要报复她,于是,我颤颤巍巍地伸出手,拿起了堂嫂的亮紫色小内内,那丝滑绵柔的材质,触感一级棒,我不由自主拿近一些,发现内侧有一小块白色污渍,生物课向来不错的我,自然知道,这是女人才有的东西。

  然后鬼使神差嗅了嗅,有种说不出的异样,我脸都红了,身体跟着燥热起来,可能有点阿Q精神,我潜意识给自己灌输一个观念,并不是我想猥亵她的内衣,而是通过这种方式报复她,缓解我的压力,从而更好的投入学习。

  接着,用小内内裹住了我早已膨胀难耐的伙计,顺便把胸罩扣在脸上,那种天然的奶香,太好闻了,我彻底着了迷,闭着眼睛,忍不住玩起了“一打五”的小游戏。

  尽管不是第一次撸,但毫无疑问,这是我人生最难以忘却的一回,甚至感觉自己在和堂嫂亲热,跟堂哥共享一个女人,毕竟,这些贴身衣物全是她最真实的味道。

  我撸的正嗨,就听到敲门声,原来堂嫂发现忘了拿内衣,我一紧张,精华尽数喷在了小内内上,完蛋了,她要是发现,不得弄死我啊。

  “堂嫂,我在洗澡呢,等会,行吗?”我急的像热锅上蚂蚁,这玩意已经打湿了,放回去也等于露馅,卫生间有一个窗户,但我怕丢下去,引起小区住户的骚动,到时候也难辞其咎。

  吗的,横竖难逃一死啊!反正现在不能给撞见,我灵机一动,掀起马桶的蓄水盖,把内内和胸罩扔进去,表面看不出什么异样。

  然后才打开门,我背对着堂嫂,生怕她看到我投枪缴械的伙伴。

  “咦,我记得放在这个位置啊,亮紫色的内衣,怎么不见了,小风,你看到没?”堂嫂一脸诧异,瞅了我一眼。

  “啊?我刚才进来,没看到什么内衣啊,嫂子,是不是你记错了?”这是我头一次说谎话,也体会到,什么叫一本正经的胡说八道。

  “是么?那我在找找吧,小风,你这身板挺结实啊,比你的堂哥强多了。”堂嫂多看了我两眼,我讪讪一笑,不自觉脸红,“嫂子,你快出去吧,我害臊。”

  “怎么,看看你也不行啊?这是我家,出不出去,我说了算!”堂嫂白了我一眼,不知道是不是我的错觉,竟感觉到一丝妩媚,堂嫂的脸皮真是厚。

  我表示很无奈,还好她手机响了,跑去接电话,我利索地洗完澡,穿好衣服,走出了卫生间,堂嫂已经打扮的花枝招展,又准备出去玩儿,她常常夜不归宿,我就习惯了。

  不过,今天堂嫂穿得实在是火辣,一件黑色T恤,露出小肚脐,还镶了一颗闪闪发亮的东西,显得越发性感,牛仔热裤勾勒出小翘臀的迷人曲线,搭配浅红色小高跟,让人有一种肚脐以下——全是腿的视觉冲击。

  “我出去玩咯,你早点睡吧。”堂嫂打了个招呼,便扬长而去。

  我算是松了一口气,刚想去洗一下内裤,但我又怕,堂嫂故意试探我,我稍稍犹豫,跟往常一样,拖完地,就坐沙发上看电视,然后盘算着,要怎么处理她的内衣。

  说实话,我想要私藏起来,但在她家里,我没有一点私人空间,很快摒弃这个念头,不行,以堂嫂的性格,多半不会善罢甘休,这烫手山芋,我还是得还给她,不然家里就我两,内衣掉了,只可能是我拿的。

  没过多久,堂嫂就回了,她提着一大袋零食,放在了地上,然后大大咧咧走进我的房间,明摆着在检查,我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还好没洗内衣,否则被逮了个正着。

  堂嫂自然是无功而返,看到她失落的样子,我心里爽爽的,当然,内衣放在马桶蓄水池,也不是个办法,第二天中午放学,饭都没吃,我就冲回家,据我所知,一般她都在外边吃,果然,我进了屋子,发现空无一人,内衣还在那儿,我用热水泡了泡,然后倒了好多洗衣粉,使劲搓揉,除去我精华的味道。

  堂嫂的内衣经常更换,所以都是攒起来,刚好今天上午洗过了,她房间窗台挂着好几件花花绿绿的内衣,我把内衣拧得很干,小心翼翼走进她的房间,把内衣挂起来,尽量分布均匀一点,不容易被发现。

  我相信,堂嫂应该不会细致到,连她晒了几件内衣都记得吧,当然,这种做法有一定的风险,但我已经没得选择,要是堂嫂内衣丢了,铁定要怀疑到我身上。

  当天太阳挺大的,晚上,她就把所有内衣收进去,更让我窃喜的是,她没有找我,还是像从前一样,该怎么过就怎么过。

  我心里一块大石落下,也升起了一种语言无法描述的罪恶感,一想到堂嫂以后会穿那套内衣,我整个人像飞起来一样。

  所以我一直在期待,再次见到那套亮紫色的内衣,这种期待感随时间延续着。

  第二章 堂嫂的条件

  直到那天,堂嫂拿着这套内衣,从房间里走出来,我心砰砰直跳,待会洗完澡,她就等于间接的和我器官接触。

  我还来不及窃喜呢,堂嫂直接把内衣扔过来,瞬间面若寒霜,“庄风,你对我内衣做了什么!?”

  她这一问,我差点吓傻了,心像要挑出来一样,但我能乱了阵脚,“嫂子,什么意思啊?你的内衣晒在房里,我能做什么?”

  “哼,你拿起闻闻。”堂嫂凶神恶煞道,搞得我有一种不好的预感。

  “啊,这个我怎么能闻,不行不行。”我脑袋摇个不停。

  “叫你闻就闻,哪那么多废话。”堂嫂表露出蛮横的一面,我一个机灵,拿起了内衣,说实话,当着她的面,做这种梦寐以求的事,我心里有种不可名状的快感。

  “很香啊,还有点汰渍洗衣粉的味道。”我想调节一下气氛。

  “对,除了这个,没有别的味道吧。”堂嫂审视着我,如同包青天一样,我按耐住了心虚,点点头,说是啊。

  “王八蛋,这内衣是你洗的对不对,别不承认,我自己的内衣,每次都要加薰衣草柔顺剂,偏偏这一套,上次找不着的内衣,一点薰衣草香都没有!”堂嫂竟是破口大骂起来。

  “嫂,嫂子,是是,我看你平时挺忙,就想替你减轻负担,给你一个惊喜,那天就撒了个谎,对不起啊,嫂子。”我忙着认错,对于打灰机一事只字不提。

  “哦,这么说来,除了洗内衣,你没对我的内衣做别的事吧?”堂嫂脸色缓和一些,我下意识点头,露出农村人憨厚老实的笑容。

  “放狗屁,我看你不止装疯(庄风),而且还卖傻,把我也当傻子,是吧?老娘可不是三岁小孩,那天进卫生间,闻到一股子精味,偏偏内衣又不见了,你怎么解释?”堂嫂怒火中烧,

  气得浑身发抖。

  我整个人顿时傻了眼,感觉天都要塌下来了,本来以为,做的天衣无缝,还是忽略了小细节。

  “庄风啊庄风,亏你还是个农村的孩子,偷拿嫂子的内裤,做那种卑劣不堪的事,这么说来,你还偷溜进我的房间晒衣服,即使嫂子刚拿着内衣出来,也没见你阻拦,你这个猪脑袋,到底在想什么呢?”堂嫂用手指戳了我几下。

  我竟是哑口无言,一直心底善良的我,怎么莫名其妙做出这种荒谬的事啊,只能低着头,听她的责骂。

  “之前约法三章的事,都违反了,看我不跟你爸说。”堂嫂拿起了手机,翻看着号码。

  “别别别,堂嫂,都是我的错,别告诉我爸。”我一着急,扑通跪在地上,我最怕的人,就是老爸,从小被他皮带抽到大的。

  “哼,现在终于承认了,你真是丢老庄家的脸,让你堂哥知道,不得跟你们断绝来往,以后你们家在村里也难得混下去。”堂嫂脸上尽是得意,她说的是事实,堂叔是我们那的村长,村民都很尊重他,一旦这种事传去了,我以后都回不去。

  “不要,堂嫂,真的求求你,别告诉我爸,是我一时糊涂。”我眼泪水都挤出来,有生以来,最无助最恐慌的时候,在村里,就算跟寡妇上炕,都不是什么丢人的事,唯独这类偷内裤,撸管的破烂事,可以说,跟杀人放火有的一比,老爸那个耿直脾气,把我扔江里喂鱼都不解恨。

  “啧啧,你隐藏的倒是深,怎么,是不是很喜欢嫂子啊?”她挑起了我的下巴,直勾勾看着我,那眼神像狐狸精一样。

  说真的,其实不能光赖我,堂嫂有些行为,确实不光彩,她以前总是偷偷打电话,我耳朵比较好,一口一个亲爱的,想你了,根本不是给堂哥打的,后来,被我撞见次数多了,她干脆光明正大打暧昧电话,在这种的环境下,我不由得耳濡目染。

  “不,不喜欢。”我摇头晃脑,如同惊弓之鸟。

  “哦,又说谎,那你为什么偷内裤,打飞机呢,而且你经常盯着嫂子的胸部和腿,别以为我感觉不到,是不是还梦到过嫂子?”她笑起来可好看,但这一刻,我觉得她很可怕,就像吃人不吐骨头的妲己。

  “我,我,对不起,只要你不告诉我爸他们,让我做什么都行。”我不敢去看堂嫂,因为她俯着身子,胸口白花花一片,居然是真空的!

  我的伙计不自觉肃然起敬,“好,我可以暂时保密,但你要帮我一个忙。”堂嫂露出了得逞的笑容,我甚至有点怀疑,自己落入了一个圈套。

  “什么忙?”我忐忑不安问道。

  堂嫂拿来一次性的塑料杯,“撸一点出来,嫂子听说那玩意可以祛痘美白,你瞅瞅,最近脸上起了两个火疖子,都不美了。”

  “噶。”我他妈直接傻了,这是什么忙啊?现在,我只想说一句,城市套路深,我要回农村。

  堂嫂一大堆的化妆品用腻了,就想原生态的“护肤液”,真他娘奇思妙想。

  “堂嫂,你别开玩笑了,就算想用那个,你可以找堂哥啊。”我不假思索拒绝。

  “找个屁,你堂哥又不是处男,网上写了,只有处男弄出来的,才能起到效果,你快点,不要墨迹。”堂嫂有几分霸道,催促我脱裤子。

  “使不得使不得,你叫我上刀山下火海都行,这个忙帮不了!”我依旧态度坚决。

  “哦,好,那我找你爸,咱们实事求是。”堂嫂拨通了小卖部的电话,我急忙伸出手,只不过堂嫂反应很快,往后扬了扬。

  我扑了个空,而且她房里的地板太滑了,一个踉跄,身体飞快向前倾,天哪,我居然压在了堂嫂身上,一双大手不自觉按住她胸前两团软肉,这是我第一次摸女人的胸,那种柔软,舒爽,这辈子都忘不掉。

  而且,这么近距离的看堂嫂,我才发现,她的眼睛特别美,她这惊慌失措的表情,狠容易激起男人的占有欲,我感觉呼吸慢了半怕,某个部位也是蠢蠢欲动。

  真的,这样场面,在梦里也不适合出现啊,我可是她的小叔子,一旦被堂哥看到,不得出大事呀!

  “嗯哼~”堂嫂嗓子里蹦出一个勾人的叫声,除了惊慌,貌似还有呻吟的成分。

  天哪,一定是我的错觉,在我俩呆滞的时候,电话那头传出二狗子的声音。

  “挖靠,这是电话左爱吗?小妞,继续...”

  我眼疾手快挂断了电话,才松一口气。

  堂嫂就用力推开了我,一脸恼羞成怒,“庄风,你他妈占老娘便宜!”

  “没,没有,我...”虽然嫂子生气也好看,但我压根不敢和她对视。

  “还说没有?是不是非要给老娘打一针,才算占便宜?!”堂嫂整了整衣服,然后双手叉腰,我没听懂这话。

  “打一针?嫂子,你又没生病,干嘛要打针?”我一头雾水,因为才来城里不久,很多新鲜词,我没来得及学习。

  第三章 难以忘怀的日子

  刚说完,堂嫂电话响了,是二狗子打来的,“美女,接着叫啊,你叫的那么浪荡,比王寡妇上炕还带劲,收费俺也愿意。”

  堂嫂脸颊发红,直接把号码拉入了黑名单,这二狗子色的很,上次偷了王寡妇的花裤衩被抓,他爹一顿痛揍,也没看长记性。

  “庄风,你简直太不像话,对嫂子动手动脚,老庄家的脸让你丢尽了,现在你可以阻拦我,等你上学去,我跟你爸妈好好谈谈。”她气得胸口一起一伏,我却没胆量正眼看。

  不得不承认,堂嫂太狡猾了,她完全抓住我的软肋,宁愿我抛头颅洒热血,也不想家里人知道,因为村里没有秘密可言,哪家男人头一天睡了王寡妇,第二天保准人尽皆知,这种还值得炫耀,他们思想传统,城里人可能觉得,能跟自己嫂子有一腿,便是一大谈资,但要在村里,绝对会被打断腿,毕竟都说长兄如父。

  最终,我还是屈服在她的淫威之下,在裤子脱下的一刻,泪水不由得噙满了眼眶,到了十八岁的年龄,我不再是小孩子,我有羞耻心。

  在这之前,我始终认为,有机会看见我“那儿”的女人,即便不是我的老婆,也应该是女朋友,偏偏她是堂嫂,我心里有一种难以言状的委屈,她粉碎了我的自尊心。

  都说男儿有泪不轻弹,可谁又想过,男人也有无法倾诉的苦楚呢?

  就算打我骂我,我都不会掉一滴泪,可让我受委屈,我一点也忍不了,对于我的泪流满面,堂嫂只是微微一愣,就发出咯咯笑声,“哎哟,后悔了吗?弄脏内裤那会,怎么没想到呢?上边先哭哭也好,待会轮到下边。”

  嫂子是真污,说话一套一套,我在她面前,就是一头青涩的小羊羔,要怎么对付我,还不是看她心情。

  虽然恨透了她,但我不敢表现出来,这种一边哭,一边打灰机的场景,我真是做梦都没想到。

  不过问题来了,平常我是打灰机小能手,而现在,心里有所抵触,再加上堂嫂在一旁,我都硬不起来,更别说射点什么。

  “庄风,你是不行了吗?”堂嫂的眼神,带着一丝鄙视,她不能理解我的心情,说这些个风凉话,我只想逃脱她的魔爪,于是连忙点头,让她别难为我。

  可是堂嫂不乐意,她叫我等一会,打开旁边的电脑,咔咔敲了几下,进入一个网站,一堆大胆的图片,只叫我脸红心跳。

  怪不得村里年轻人,都往城里跑,只要有网速,随时随地都能满足心理需求,不像咱们村里,两个人叠罗汉,才能偷窥到王寡妇洗澡。

  堂嫂随便找了一部片,封面可带劲了,只是过了会,她皱着眉头,抱怨道,“这个迅雷,太差劲了,超级会员都下载不动!”

  这应该是同学经常聊起的岛国片,可惜我从来没看过,以至于和他们没有共同话题,说真的,我心底满满期待,好歹是堂嫂找的片,给个面子也要看看啊。

  堂嫂接连找了几部,都是下载不来,失落之余,我更多的是庆幸。

  本以为,我今天逃过一劫,谁知道,她退而求其次,弄了一部韩国三级片,几分钟就下载好了。

  “坐过来,一边看一边弄!”很明显,堂嫂决定的事,不会轻易改变主意。

  哎,有句话这么说的,生活就像被强jian,既然无力反抗,就好好享受吧。

  第一次看这种东西,还是跟堂嫂一起,我的委屈慢慢被兴奋取代。

  这是个伦理片,男女主角颜值颇高,特别是女主,身材好到没话说,以至于,我忍不住和堂嫂对比。

  因为有字幕的缘故,再加上剧情很弱智,我一下看懂了,讲的是,女主结了婚,是男主的小姨子,看到男主帅气英俊,直接秒杀家里的“秃驴,”,于是三番五次的勾引男主,二人干柴烈火偷了腥,怎料,一旁的小孩在假装熟睡,然后走漏风声,女主的老公勃然大怒,准备找黑涩会的人杀害男主,女主偷偷发邮箱给男主,包括她老公勾结外国企业的证据,男主顺利举报,很快警方带走了秃驴,二人如愿以偿过上了“一天一日,一日一天”的性福生活。

  遗憾的是,拍摄角度不好,一直在借位,根本没有真正的上炕,骗骗三岁小孩还差不多,不过,女主胸部很大很挺,始终在我脑海里盘旋。

  剧情虽然狗血的很,堂嫂却看得津津有味,可能男主非常帅吧,她还不无调侃道,“连小姨子也不放过,你们年轻人都好这一口吗?”

  本来,在看这个剧情的时候,我就倍感亲切,不对,应该说古怪,堂嫂这么一提醒,我一头冷汗,才发现跟自己的处境如出一辙。

  “不不不,城里人才好这一口,像我一辈子不可能,打死都不会做,我只会跟媳妇上炕,嘿嘿。”我用力摇摇头,一本正经道。

  堂嫂脸色不大自然,没好气道,“得了吧,人家是长得帅,小姨子才会喜欢,你这土了吧唧,指不定五指姑娘陪伴终身。”

  我总觉得,她的口气有点要强。

  “喂,你倒是弄啊,在磨磨唧唧,我就跟你堂哥发微信,叫他回来收拾你!”堂嫂再次戳中我的软肋。

  “堂嫂,我,我一直都有在弄,可是当你的面,实在整不硬,要不,我晚上自己弄出来给你。”我哭丧着脸。

  “不行,万一你造假咋办?我来。”堂嫂不由分说伸出手,抓住我的伙计。

  天哪,堂嫂居然帮我打灰机?她的手好热好软,我心砰砰直跳。

  一想到,这是她和堂哥的房间,我就有一种无法表达的快感,甚至把自己当成了伦理片的男主,还真别说,论身材长相,堂嫂不输女主,还多出一股子妩媚。

  我闭上了眼,脑袋里尽是些荒谬的场景,就这样,我浑身血脉喷张,尽数挥洒着精华,堂嫂还一个劲嘱咐,叫我多射一点。

  这次产量至少是平时两倍,还嫌少了?我他妈又不是水龙头。

  完事后,提起了裤子,也没出去的意思,我倒想看看,堂嫂要怎么祛痘。

  只是,她不乐意了,“去看电视吧,你表现好的话,之前的事,嫂子就当没发生过。”

  我真是没人权,射要当面射,用的时候,又要我回避,虽然心底有意见,但我不敢违抗她的命令。

  本以为,这事过去了,可第二天,堂嫂又来找我,她心情好像不错,还给我买了羊肉汤,“来,趁热喝,喝完咱们继续干活儿。”

  “啊,干什么活?”我有点诧异,该不会...

  “嘻嘻,你那个东西,祛痘效果真的棒,你看看这儿,嫂子用了七八种洗面奶,都消不掉,昨天涂上,睡一觉就看不出来了。”堂嫂沾沾自喜道。

  我他妈哭了,长个痘痘有啥稀奇,非要掏空我的身体,换来她的美貌如花?!在我看来,嫂子是变相惩罚我,而且还惩罚上瘾了。

  “别别,嫂子,我吃不消,真的。”这种体验,固然是刺激,但我明白一个道理,纸包不住火,有过一次,就足够了,要是哪天堂哥他们知道,我怎么做人啊?

  “哎呀,一壮小伙,怎么说这种丧气话,男人每天得产生两亿子孙呢,你赶紧的,这么点要求,你都不答应,我可要问候你爸妈了。”嫂子又使出这一招。

  我没有一点招架之力,再次脱下裤子,堂嫂露出得逞的笑容,似乎折磨我,她就很爽。

  就这样,连续几天,我成了她的精华供应商,她会买来各种好吃的给我,却依旧阻止不了我身体的每况愈下。

  当然,通过堂嫂的电脑,我每天都看一部别开生面的大片,最开始,我还特别羞涩,后来慢慢适应,见到男猪脚推倒漂亮妹子,我也曾冲动过,堂嫂这么折磨我,真恨不得把她变成女主,但这种念头,只是一闪而逝,作为一个农村娃娃,我骨子里还是很传统。

  我既期待回家,又害怕回家,期待的是,我能和堂嫂一起看片,她给我整,害怕自己力不从心,不能让堂嫂满意,也怕堂哥突然回了家。

  第四章 “人造面膜”

  这每天撸,就算岛国男演员,都吃不消,更别说是我,睡眠不足,我上课就忍不住打瞌睡,老师几次点名批评我,同学也笑话我,沉迷撸管,日渐消瘦,我直接跟堂嫂摊牌,她要是在威胁我,我就报警。

  尽管我说的一本正经,却把堂嫂逗乐了,“报警说什么?你偷了嫂子内裤,做羞羞事?这样吧,你休息几天,反正还有存货呢,以后你每提供一次,嫂子奖励你一百块,然后给你摸一分钟的胸部,可以吗?”

  我一听,顿时怦然心动,嫂子的胸部,我有幸触碰过,又软又酥,但一分钟太短了,我讨价还价到三分钟,我们还说,要守住这个秘密。

  休息几天后,我们又开始干活,嫂子很讲信用,每次射完了,就给我钱,还让我摸胸,虽然是隔着胸罩,却有一种隔山打牛的快意。

  其实,我想不明白,堂嫂要这么多精华做什么,她先前自己用,而后告诉我,要给闺蜜一些,到后来,就用TT帮我整,然后系起来,用小袋子包好了,放进冰箱里存着,少说存了七八次的,这一个月下来,我射二十多回,攒了好几百块,钱不好赚啊,我感觉走路腿都发软,在这么下去,我真要死掉了。

  我左思右想,还是决定搬出去住,哪怕是租房子,也比堂嫂这里强啊,摸胸的确爽,但隔着胸罩,总是意犹未尽,堂嫂又不让我伸进去,还说,坚持两个月,才可以商量,恐怕,到不了两个月,我就成干尸了。

  于是,我偷偷打电话回去,二狗子问东问西,还说放假要来城里找我玩,一起看美女,说真的,我现在对女的,没什么兴趣,除非是真的上炕,然后我语重心长告诉二狗子,女人都是耕不坏的田,叫他好好学习,可能这话,有点饱汉不知饿汉饥的意味,确实是我的心声,现在的我,想要好好学习,都是有心无力。

  我跟老妈通了电话,但没有说这些事,只是说,我上晚自习,回到家也比较晚,吵到堂嫂休息,我自己打零工挣了点钱,准备搬出去住,老妈满口同意,还夸我有上进心。

  老妈又问我,之前带来的鸡蛋,好不好吃,说到这个,我就郁闷,当时堂嫂给我一个下马威,全扔进垃圾桶,我心都摔碎了,她扔的哪里是鸡蛋,明明是那份单薄如水的亲情,那些鸡蛋是爹妈攒的,一直没舍得吃,堂嫂却说什么吃不得,容易携带病菌,我跟她吵起来,然后堂嫂一句话顶回来,不爽的话,就滚蛋,我只能默不作声。

  现在老妈问起,我不想伤她的心,就告诉她,堂嫂可喜欢吃了,老妈开心的很,说喜欢吃就好,下次在多带一些,我心里满满的酸楚,这个坏女人,不领我家的情,还想办法榨干我这祖国的花朵,一定要早点远离她。

  挂断电话,我就兴冲冲收拾东西,结果堂嫂冲了回来,她一脸不悦,“庄风,你可以呀,现在有点钱,翅膀硬了?还打算出去住!?”

  完蛋!老妈别的都好,就是话多,心里藏不住事,她肯定跟堂嫂通过话,这下郁闷了。

  “怎么不告诉你妈,偷内裤打灰机,企图让嫂子怀孕的事呢?”堂嫂劈头盖脸质问,戳了戳我的脑门。

  我苦笑不已,这前半句可以成立,后半句,完全是滑稽之言,我生物学的不赖,一般精华在体外几小时,就彻底死掉了,怎么可能怀孕呢?又不是那些个黄色小说,装进沐浴露,用错毛巾都能怀孕。

  “嫂子,你饶了我吧,我不想英年早逝。”我用同学的手机搜索过,打灰机多了,很容易患上阳痿早泄,为了蝇头小利,失去下半辈子的性福,一点都不划算。

  “以后嫂子会对你好一点,住在嫂子家里多自在,不愁吃不愁喝,干嘛要搬出去,我跟你妈说了,你住在嫂子这里,她一百个赞成,要是你不愿意整,嫂子也不强求你,当然,如果一个月,能射十五次,就不穿胸罩给你摸。”说到最后,她脸红红的,好像有一点期待。

  我的天,隔着罩罩,手感都很棒了,要是不穿,不得上天啊!

  我决定了,好好养精蓄锐,达到这个标准,嘿嘿,美滋滋的生活,在向我招手。

  不得不承认,堂嫂很会吊人的胃口,我都怀疑,堂哥是不是被彻底榨干,所以经常出差啊,有这样一个噬精狂魔的小媳妇,也不知是福是祸。

  毕竟堂哥那个小身板,跟我是没得比。

  堂嫂不止一次夸我身板壮实,有时候目光还透着一丝欣赏,她不再像以前那样,对我冷言冷语,反而出去玩耍的次数少了,看我放学晚,总给我叫外卖,烧烤,串串,配上啤酒,日子简直不要太美,这份难得的贤惠和体贴,让我体会到家的感觉。

  我甚至有一种错觉,这不是堂哥的老婆,而是我的小妻子,当然,我只是这么一想。

  眼看着约定的目标要达到,堂哥回了...

  他拖着一个大行李箱,脸上挥散不去的疲惫,见到我在房里写作业,他主动进来打招呼,手里还拿着一些特产,“小风,这是堂哥去南普陀寺买的馅饼,还有这个,特意给你带的一套文具,开过光,保佑你考个好大学。”

  我心里一颤,有种说不出的滋味,堂哥算不算帽子绿了?应该不算吧,我也没和堂嫂怎么地,堂哥一直都很疼我,可这段时间,我跟堂嫂的关系,有了微妙的变化,我就不希望,堂哥对我这么好,感觉自己不是个东西,趁着堂哥不在家,就做出一堆荒唐事。

  我后悔了,他要是像从前的堂嫂那样冷言冷语,我心里反而舒服点,偏偏他出差,还特意带东西给我,哎,造孽啊。

  “谢谢堂哥。”我低着头写作业,挤出一丝笑容。

  堂哥靠在沙发看电视,一边跟我聊天,问我在家怎么样,还适应吧,堂嫂有没有对我不好,我只是昧着良心讲话。

  “作业写完就出来看看电视,这个综艺节目挺好看,有助于你学习!”堂哥喊了一声,我深吸了一口气,尽量装作什么也没发生。

  然后跟堂哥一起看节目,他打了个哈欠,突然站起身来,朝着冰箱走去,我面部肌肉抽搐。

  “堂哥,你要干嘛?!”我表情很是难看,冰箱里藏着我的N亿子孙呢,堂哥作为一个已婚男士,怎么可能不知道,那是什么东西。

  “啊?拿饮料啊,你要喝啥?”堂哥打开了上边的冰柜,我长舒了一口气,那个小袋子藏在最底下的格子。

  “我,我随便。”我刚才表现太激动,反而容易露馅。

  只是,堂哥翻了上边的冰柜,并没有饮料,“哎呀,你堂嫂真是粗枝大叶,这么热的天,饮料没了也不准备。”说完,他继续翻下边的冰柜。

  我感觉,心脏都要跳出来了,但又不知道如何阻止,他每个柜子都抽了出来,满是抱怨道,“冰棍也不买,咦,这是啥。”

  他在最下边的柜子,找到了那个小袋子,按了两下,里面可是十几条TT啊!

  “面,面膜,堂嫂特地冰的。”我鬼使神差说了句,堂哥居然没有怀疑,随手扔了进去。

  吗的,能把人吓死啊!

  这一下午,我都是心神恍惚,堂哥看了会电视,就进房里玩电脑。

  快五点的时候,我就去厨房做饭,突然堂嫂兴冲冲进了门,“小风,看嫂子给你带什么了,蒜蓉生蚝,你得多吃点......”

  第五章 无法填补的空虚

  我一脸慌张,忙着给堂嫂使眼色,她这才发现堂哥的存在,有点尴尬,快步走进房间,跟堂哥嘘寒问暖,温顺的就像一只小猫咪。

  没多久,堂哥锁上了房门,傻子都知道,要发生少儿不宜的事,不知为何,我心里酸酸的,甚至想去敲门。

  前阵子,堂嫂使劲压榨我,那会儿多希望堂哥能回来,拯救我于水深火热中,后来,堂嫂制定了激励方案,可让我乐坏了,一直鼓着劲,想要达到目标,那样就能零隔阂触碰她。

  如今堂嫂有了滋润,直接把我抛到九霄云外,那仅有的一丝念想,也随着堂哥归来而破灭。

  说起来,是我心胸狭隘,堂哥和他媳妇亲热,那是天经地义的呀,我难不成去阻止?!

  本来,跟堂嫂有肌肤之亲,已经挺好了,我怎么能得寸进尺,有些事,注定要埋在心底,成为磨灭不去的烙印。

  不知不觉,油滴溅到手背上,烫起了泡,我居然没感到痛,弄好几道小菜,我就喊他们吃饭。

  “小风,你先吃吧,不用管我们。”堂哥嗡里嗡气应了一声。

  明明很用心炒的菜,却是味同爵蜡,我端着一碗白米饭,傻傻看着堂嫂的房门,平常这个点,都是她在给我弄,不知她心里有没有一丁点异样。

  过了好一会,突然门打开了,堂哥率先走出来,我急忙低头吃饭,怕他察觉到什么。

  “小风,你堂嫂的闺蜜今天生日,叫我们出去吃,要不要一起?”堂哥打开鞋柜,挑了双皮鞋,并注意到我的异常。

  “不去了吧,我晚上要预习功课。”其实我想跟着,见识下世面也好,但容易成电灯泡,而且不知怎地,现在看到他们亲近,我就特不自在。

  “也好,我们应该回的比较晚,那你早点睡吧。”堂哥换好鞋子,下楼去了。

  堂嫂弄了几分钟才出来,她化了淡妆,穿着吊带衫,小半个胸露出来,配着大白腿,特别有韵味,只要是个正常男人,都会有种拽下衣服的冲动。

  “小风,你要不要吃烧烤,晚点带给你。”堂嫂问了句,我感觉不到之前的温柔体贴。

  “不用,你们玩吧。”我摇摇头,不想看她。

  堂嫂也没在意,走了两步,突然转过头,“对了,等会把冰箱底下的东西扔掉,我们的事,不准跟你堂哥提起,否则别怪嫂子翻脸。”

  我呆呆地应了声,说完,她就关门而去,这话把我整懵比了。

  扔掉?嫂子在逗我吧?都说,小撸怡情,大撸伤身,强撸灰飞烟灭,可我还一直咬牙坚持,不就是为了让嫂子开心吗?即便身体被掏空,我也乐意。

  但她说这种话,明显在提醒我,断了那份念想,我没心思吃饭了,打开冰箱,拿出一堆TT,我脑袋里冒出一个大胆的念头,想把这些东西,放在堂哥的枕头底下,让他知道,这段时间,我的心酸不易。

  随之,我狠狠给了自己两耳光,自言自语道,“庄风,你他妈想什么呢,那是你堂哥,不要破坏别人的家!”

  哎,扔了也好,省的我每天提心吊胆,我只是没想明白,堂嫂要那么多精华干嘛,就算当面膜,用的也不快呀,现在直接扔掉,简直是暴殄天物,要知道,我生产这些,多不容易啊。

  扔完了精华,我灰溜溜进了屋,翻来覆去也睡不着,一直到晚上一点多,他们才回到家,两个人都喝了不少酒,堂哥搂着堂嫂,嘴里说着一些甜言蜜语,我听着都害臊。

  然后,堂嫂开始伺候他洗漱,不得不说,堂嫂是个好媳妇,尽管堂哥酒气熏天,狼狈不堪,她也没有半点嫌弃,还倒了茶,帮堂哥顺顺气,又拿塑料盆来,怕他吐了。

  因为我房间门敞着,所以能看到外边情况,酒喝高的人,容易出乱子,堂嫂很困,却不能睡。

  我实在看不下去,假装起来上厕所,走过去拍了拍她的肩膀,“嫂子,我来招呼,你去休息吧。”

  “啊。”堂嫂微微一愣,还没表态呢,堂哥一下把她拽进怀里,开始动手动脚,支吾道,“小风,你,你去睡,咱们大老爷们,就应该让女人服侍。”

  堂嫂脸蛋发红,嗔怪道,“别胡来,小风看着呢。”

  “我摸媳妇,有什么不行,天王老子来了,也照摸不误。”堂哥无赖的笑了笑。

  堂嫂面露无奈,小声道,“没事儿,我习惯了,你明天还有课,快去睡吧。”

  哎,这个傻女人,脸上挂满憔悴,还这么勤勤恳恳,我可能懂了,为什么刚来的时候,她会对我指手画脚,严苛要求,不管是谁,都会脾气,嫂子在堂哥身上受了气,总要有一个地方发泄,我是堂哥这边的亲戚,躺枪也不奇怪。

  现在跟她相处久了,我就发现,堂嫂其实心肠挺好,反而我堂哥,骨子里全是男尊女卑的观念,只顾自己爽了,也不管媳妇的感受。

  我暗暗叹了口气,算了,作为一个外人,没资格插手小两口的事,不过,我从堂嫂脸上,捕捉到一丝决然,总感觉,有什么事要发生。

  他们这样如胶似漆的日子,仅仅维持了一天,到了第二天晚上,我下自习回家,刚准备开门,就听到屋子里的争吵声。

  “怎么又要钱?上个月不是才给你两万?”这是堂嫂的声音。

  “哎呀,让你转你就转,不是说了吗,那边工地刚起步,我总得打点打点,一旦楼房盖起来了,至少是百万的利润,到时候连本带利给你,还想怎样?”堂哥不耐烦道,听得出他的暴躁。篇幅有限 关注徽信公众,号[漫玉小说] 回复数字245, 继续阅读高潮不断!“切,你那些酒肉朋友,怎么可能带你发财,我问你,是不是在外边有别的女人了?”堂嫂猛地质问,我站在门外,都吓了一跳,她那性格,一般是不会无中生有。“你不要跟我胡说八道,转移话题!”堂哥不假思索地反驳。

  “就知道你会不承认,你自己看看这张照片!”堂嫂才说完,堂哥就暴跳如雷了。

  “李春梅,你他妈好贱啊,趁我睡着,用我的指纹解手机!草你丫的。”

  “啪嗒。”一道异响声,听得我扎心。

  我知道,场面控制不住了,赶忙冲进去,“别。”

  可还是晚了,堂哥一巴掌砸在嫂子脸上,她的手机也被摔烂,堂哥不管我的劝阻,抓着堂嫂衣领,把她的项链和金手镯拽走了。

  “堂哥,你要去哪。”我下意识挡住了他,看到分外狼狈的堂嫂,心里贼难受,连打堂哥的想法都有了。

  “你让开,大人的事你甭管,读好你的书。”堂哥板着个脸,我还是第一次见到,他这么大的火气。

  见到我默不作声,堂哥绕开了我,就扬长而去。

  处于对堂哥的尊重,我没有强留他,忙着去扶嫂子,委屈的眼泪,顺着她小脸滑落,看起来真叫人心疼。

  “嫂子,你快别哭了,确实是堂哥不对。”我不太会哄人,见到她哭的稀里哗啦,有些慌了神。“你说他是人吗?拿我攒下的钱,去包养别的女人。”堂嫂泪流不止,身体发颤,我拿来纸巾,轻轻搂着她,给她擦拭,又忍不住揉了揉她的脸蛋。篇幅有限 关注徽信公众,号[漫玉小说] 回复数字245, 继续阅读高潮不断!堂哥到底咋想的,这么漂亮性感的媳妇不好好疼,非要外边拈花惹草,难道真应了那句话,容易得到的永远不知道珍惜?堂嫂一边跟我诉苦,她想不明白,什么样的女人,会看上堂哥这样的短小快。

  原来,自从婚后,就发现堂哥阳痿早泄,很难满足她的生理需求,嫂子没有任何怨言,实在想要了,也会自己想办法解决,绝对不会做出格的事。

  当然,说这话的时候,她也有点心虚,我只是尴尬笑了笑,不知道为什么,我心里有一丝窃喜,他俩的关系破裂,是不是意味着我有机会了。


[ 此貼被七号车手在2018-10-09 18:22重新編輯 ]

紧急通知:请记住我们多个域名,将 964cc.com 加入收藏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