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武侠古典 >>> 豪侠绿传1-7

紧急通知:请记住我们多个域名,将 942ee.com 加入收藏夹!


  山中的早秋格外的冷。天还不曾亮出轮廓,东方的天际雾影中微微现出一丝曙光,莽莽大山的山野草际间不断传出秋虫密集如雨的鸣声。

  随着渐渐亮起的曙光,一弯残月已下林梢,山林间渐渐响起清脆的鸟鸣声。

  突然,两个小黑影从山谷旁的峭壁上流星般的急速扑下,一只身上布满黄黑条纹、猫般大小的小花豹和一个年仅十四、五岁、满脸稚气的小男孩迎面扑来,小男孩身上挂着一把特制的小弓箭,腰中别着一把山区特有的小弯刀。

  “好”,随着一声苍劲的吆喝声,飞奔的小花豹突然停了下来,后面的男孩一个飞跃,翻上了花豹旁边3、4米高的一棵大柳树上,站在一条晃晃悠悠的柳条上随着柳条上下起伏,嘴里高声叫道“爷爷”。

  一个满脸沧桑的老人从山坡上缓缓站起,“万林,让爷爷看看你的箭法”,说着手里的一把碎石扔向了30米开外的一片灌木丛中,一片不知名字的小鸟叽叽喳喳地从灌木丛中惊起。

  “嘭嘭嘭”几声弓弦响,3只飞鸟已应声落地。

  “有进步!”随着喝彩声,老人将手中的另一把碎石抛出,7、8只小鸟跟着落下“去把鸟捡回来收拾干净腌起来,我们回去读书”。“好,一会儿您可要再指点一下我的飞石击鸟功夫,我现在一把碎石只能打两三只”小孩欢快的叫着,闪电般钻入灌木丛中。

  山间的茫茫雾气随着一抹突然跳出的阳光渐渐淡去。爷孙两人身后跟着小花豹缓缓向着半山腰的茅草屋中走去。突然,小花豹发出了一声短促的低吼,老人闻声闪到一人粗的松树后,万林则一个飞跃,跳上了2米多高的树杈,小花豹紧紧伏在老人脚下。

  “看到什么?”老人低声问道,“左侧十几里的树林子在剧烈晃动,好像是大型动物在打斗”万林小声答道,“带小花过去看看”老人低声吩咐道。随着话音,万林带着小花向离弦的箭一样从树上直扑向左侧山林。

  他们刚接近山林,就听见“啪啪”两声枪响,随着响起一声惨嚎。

  万林“嗖”的蹿向树后,顺势取下背上的弓箭。然后慢慢向林中摸去。

  林中空地上,一个穿着绿色迷彩服的大汉左手拿着匕首,右手提着手枪,脸色惨白地靠在一棵树上,脚旁躺着一只 脖子上流着血的恶狼,身前三米多远的地方还仰面倒着两只。三只身长一米左右的大狼分布在大树周围狠狠的盯着大汉。

  大汉靠在树上的身子有些晃动,握着枪的手在微微抖动。“受伤了?没见他身上有伤口呀?”万林心中暗想。

  突然,大汉正面的大狼张嘴猛地向大汉扑去,万林来不及多想,抬手射出一箭,脚边的小花也跟着扑了出去。

  箭杆深深插在大狼脖子上,大狼惨叫一声翻倒在旁。此时小花豹已从四五米外腾空跃起扑到另一只狼背上,右爪紧紧扣在它的脖子侧面,两眼突冒蓝光紧紧盯着另一只。

  被蓝光盯住的恶狼连连后退,想跑又不敢,两眼畏惧的看着蹲在同伴背上的小花豹。被小花豹制住的大狼浑身颤抖着趴在地上,两眼求救似的盯着自己的同伴。

  万林看了一眼小花豹身下的大狼,见它肚子鼓鼓的估计是条怀孕的母狼。他冲小花豹挥了一下手,小花豹从母狼身上跳下,仰头吼叫了一声。两只大狼如释重负地低嚎一声,转身钻进了茂密的山林。

  万林转头看了一眼大汉,只见他歪坐树下、脑袋耷拉在胸前已经昏迷过去,手枪和匕首散落在草地上,。

  万林赶紧跑过去将匕首和手枪捡起插在腰间,然后仔细观察大汉,见他身上没有任何伤痕,心中正在纳闷,一旁的小花豹突然伸出右爪在大汉的左腿晃动,万林赶紧伸手挽起大汉的裤腿,果然发现右小腿上有一个三角形的小孔往外流着血。

  “被蛇咬了。小花,救他”万林指着伤处,小花低头伸出舌头在大汉伤处使劲舔着。

  过了一会儿,看大汉紧锁的眉头似乎舒展开一些,万林俯身轻松地扛起一百六七十斤的大汉向林外跑去。

  “爷爷,是一个军人,被蛇咬了。还挺厉害,被蛇咬了还打死三只狼”快步跑到屋前的万林冲着爷爷喊道。站在屋前的老人一把接过大汉,将他放进屋内炕上。然后仔细看了一眼,只见躺在炕上的大汉是一个身穿迷彩服,肩上挂着两道三星的上校,满脸的痛苦表情。

  “被白花蛇咬了”爷爷看着他的伤口,掏出腰间的小刀在大汉伤处划了一个小十字,小心地将毒血挤出,然后从炕头小竹篓里拿出一个绿色小竹筒,将筒中白色的药粉倒在军人伤口处。“没事,小花已经给他舔过了”万林在旁边说。

  上完药,爷孙两人静静地看着躺在炕上的军人,只见他长着一张国字脸,浓浓的眉毛向上翘着,满脸显示着一种刚毅的神色。“给他喝点水”爷爷皱紧眉头吩咐万林。

  话音刚落,炕上的军人突然发出了一声低低的呻 吟声。“他醒了”万林叫道。军人睁开眼,翻身就要坐起。“不要动,你被蛇咬了”万林赶紧扶住军人。

  军人打量了一下祖孙俩,然后看了一下周围环境。只见屋内陈设很简陋,只有一些普通的生活用品,唯一引人注目的是靠墙立着的一个古香古色的大书架,上面满满的摆放着一排排线装书。

  “你从哪里来,为什么到这深山野林里?”爷爷黑沉着脸看了一眼万林放在一旁的手枪和匕首,低声问道。“我找万鸿老先生,我是万明的战友”军人虚弱的回答到。

  听到军人的回答,老人的身子一震,眯着的眼睛突然射出一缕精光,一言不发地看着军人,紧紧地盯了军人好一会儿,才缓缓说道“你先歇一会儿吧”,说完转身走出了茅草屋。

  万林感到了空气的沉闷,起身倒了一碗水放在军人身边“叔叔喝点水吧”,也转身来到屋外。

  爷爷手里拿着长长的旱烟袋,坐在院内的小竹凳上,一口接一口地吸着旱烟,握着烟袋的手在微微发抖。

  “咳咳”两声轻微的咳嗽声从门口传出。“咦,你怎么起来了”万林赶紧跑过去扶住军人。军人拿手抚摸了一下万林的头顶“你是万林吧?”“你怎么知道我的名字”万林诧异道。

  “我是你爸爸的战友,我叫黎东升”军人说道。然后看着老人 “您就是万鸿老先生吧?”说完也不等老人回答,脚跟一并,向老人行了一个标准的军礼。

  看到军人敬礼,老人慢慢站起身,眼睛直视着黎东升,缓缓地问道“他不在了?”

  听到老人的问话,黎东升一股热泪涌出眼眶,哽咽道:“报告老先生,受万明生前嘱托,黎东升前来看望您和万林”。

  听到黎东升的话,老人身子晃了一下,放着精光的眼神渐渐暗淡下来,缓缓坐到了竹凳上。万林则呆呆地看着黎东升。

  万林对爸爸、妈妈没有一点印象。从懂事起,就只有爷爷与他相依为命。只记得爷爷每天天不亮就拿着一根细细的竹子将他敲起来,让他练站桩、运气和一些不知名的动作;练完功后,还要跟着爷爷学习认字和背书;晚上,爷爷还要逼着他躺到一个冒着刺鼻药味的大木盆中泡澡。

  年复一年,日复一日,小万林每天除了练功、读书,剩余的时间就是带着小花豹满山遍野地去打猎。为了跟上小花豹的速度,万林用家传的轻功心法,将身手练的象小花豹一般快捷,现在连爷爷都无法跟上他的速度。

  打猎的时侯,爷爷指导他用家传功夫与豹子、大黑熊、野猪等大型动物进行徒手格斗。现在十五岁的他,已能徒手将一头100多斤,长着獠牙的大型野猪制服,直接与大豹子徒手对抗而毫发无损。

  可在这十几年中,爷爷从没跟他提起过爸爸和妈妈。每当爷爷带他出山用山货和兽皮到镇子上换生活必需品时,看到与他同龄的孩子身边都有爸爸和妈妈时,总是缠着爷爷问自己的父母,每次都换来狠狠的斥责。

  “坐吧”爷爷指着院子中的小竹凳,缓缓地对军人道。

  “这是万明生前让我交给您的一封信和遗物”,军人从腰中挎着的小包中拿出一封信和一个浸着血迹的小布包。

  老人缓缓将信打开:“父亲:如果这封信到了您手中,就说明不孝儿已经不在人世。请您无论如何原谅儿子的不孝吧。”

  “自从十三年前家中巨变,儿子在杀光那帮畜生后,就直接随与儿共同消灭那帮畜生的军人不辞而别。因我知道家中祖训是终生不能走出大山从军,不得用家传武功伤人。可我空有一身惊世骇俗的功夫,却连自己的妻子都保护不了,我还算是一个顶天立地的男人吗。我当时立誓:一定要将伤害林儿妈妈的那帮混蛋赶尽杀绝!不然决不回家看望您老”。

  “黎东升是和我一同出生入死的兄弟,我们同是K军区特种大队的战友,他是大队长。我将您和林儿托付给他了。”

  “另外,林儿也不小了,现在时代变了,我们万家空有一身绝世武功,应该出山为国做点事情了。我希望您能让黎东升将林儿带走,让他用我们万家的功夫报效国家。”

  儿绝笔”。

  看完信,老人颤抖着打开带血的小布包,里面是一叠厚厚的立功证书,特等功一次,一等功两次和厚厚的一叠二、三等功证书,还有一张存折。

  黎上校用含泪的眼睛看着老人说:“万明没有给您丢脸,他生前是我们特种大队中校副大队长,在最近一次执行与国外恐怖分子的战斗中,为了抢救战友光荣牺牲了。这些都是他用血和生命得到的荣誉,是国家对他的最高奖励。他用您万家的武功,为祖国训练出了一只无坚不摧的特种部队。我代表特战大队全体官兵向您敬礼”说完猛地站起,向老人敬了一个庄严地军礼。

  第二章 出 山

  林儿默默地看着父亲留下的立功证书,两眼满是流水。他终于知道父亲原来是一名威武的军人,可是他不明白,爷爷为什么不让他知道这一切呢?

  老人转过头来,深邃的目光看着万林说“林儿,你爸是十三年前离开的,为什么离开,我从没说过,今天我就全都告诉你吧”。

  老人的目光转向远处葱郁的大山:“我们万家在这座大山林中生活了300多年了,从没有人走出这座大山。因为祖上有训:世代习武,不得走出大山从军,不能以武伤人。据说是因为我们家传武功招招致人死地,而我们的祖先以一身绝世武功参军后,立下无数战功,却因为战绩显赫、身居高位而被人陷害,险些酿成灭门惨祸。为避祸才走进了这座大山。从此祖上特意立下规矩,世代不得走出大山,不得从军”。

  爷爷点上了一袋烟吸了一口,慢慢讲述着当时发生的事情。

  万林的妈妈是一个十分漂亮的彝族姑娘,嫁给林儿爸爸一年后生下了林儿。

  就在万林过两岁生日的那天清晨,万林的爸爸万明一早就笑着对父亲说:“今天您孙子过生日,我进山猎一只豹子去。晚上咱们吃豹子肉。让您孙子长大后像豹子一样壮实”说着拿上弓箭和腰刀就进山了。

  万林的妈妈这时也从厨房走出来,背着一只竹筐说要去山里采些鲜菇。可到了下午,万明扛着一头豹子回来了,可林儿的妈妈却不见回来。

  万明跟父亲说:“这么长时间了,我出去找找”。两三个时辰后,他两眼通红地抱着衣衫破碎的媳妇回来了。

  万林的爷爷赶紧跑过去问“怎么回事?”,万明眼中喷着怒火说了一句“林儿妈妈让畜生糟蹋死了”,说完抱着媳妇的遗体跑到对面的大山上将她埋了。

  回来后,万明一声不吭,拿着弓箭和弯刀就跑出去了,一去就是三天没有音讯。

  第三天的早上,老人打开房门,只见门口一只竹筐内放着一只从没见过的、刚出生几天的小狸豹和一封信。老人打开信,只见上面写道:爸爸,我走了,我已经杀了祸害林儿妈妈的几个畜生,据说这帮畜生还有同伙,我一定要杀光他们,不然没脸回来见您和林儿。

  老人讲述完这一切,抬头看了一眼万林,说道:“从那以后就再也没见到他。这么多年了,我一直没有告诉你他们的事情,是怕你听到这些伤心事控制不住自己,影响你练功。现在你也长大了,功夫也练的差不多了,是该让你知道这些了”。

  黎上校顺着爷爷的话接着说道:“那天,我们获得情报,国外某贩毒集团将护送一批毒品和军火由国外偷运入境,由于屡次遭到我们边防武警的打击,这批不法分子高价聘请了东南亚一带非常有名的“飞狐雇佣军”的几个保镖护送,Y省警方在随后的历次围剿中先后损失了十几名武警战士。为此边防武警特向我们军区请求支援,所以我带领特战队的八名队员埋伏在歹徒必经山谷的半山腰,准备彻底消灭这批亡命之徒”。

  “正当我们准备发动攻击的时候,只听见几声弓弦响,五个拿枪跟在运输队后面的雇佣军已应声倒下,跟着就看到一个流星般快捷的身影从山谷间的草丛中飞起,只见他两手甩动,三个刚刚掉转枪口的雇佣军又应声倒下。随着人影的落地,我们只听见几声惨叫。当时我们都惊呆了,我在特种部队已经十几年了,熟悉世界上各种技击手法,可从没见过如此快捷利落的功夫,霎那间就消灭了由各国特种部队退伍兵组成的八名飞狐雇佣军和十名武装贩运人员”。

  “当我们高喊着‘华夏军人’冲到现场的时候,你爸爸两眼通红,呆呆地看着地上十八名歹徒一动不动。八名雇佣军中,五名颈间中箭,三名眉间各镶一块碎石。其余十名武装押运分子都是颈间一刀毙命。整个过程前后不到二十秒,以至于雇佣军连一枪都没来得及放”。

  “事后,你爸爸跟我说了先前发生的事,提出要参加部队杀光这些畜生。可他怕你爷爷用祖训阻止他参军,便在当天夜里独自到深山掏了一只刚出生的小动物作为你两岁的生日礼物,连同给爷爷写的一封信送到屋前,连夜就随我们走出了大山”。

  “到部队后,我把你爸爸的情况直接汇报给了当时的军区作战部钟部长,钟部长立即接见了你父亲,并要五名特战队员与你父亲过招,只瞬间工夫五名特战队员均被击倒。钟部长看后也深深震惊,立即向军区司令员汇报,特招你父亲进了特种大队。同时任命你父亲为特种大队技击教官,直接授予了少尉军衔”。

  “之后,大队安排了多名教官对你父亲进行了武器使用、各种车辆驾驶、野外生存等多种现代化特种作战技能的训练,并在半年后直接进入二中队外出执行任务”。

  “在多次执行任务中,由于你父亲出色的作战技能和勇猛的作战风格,多次荣获个人嘉奖和集体荣誉,很快荣升中校军衔和特种作战副大队长,兼大队技击总教官”。

  “在最近一次解救被绑架人质的行动中,我们与国外的恐怖组织发生激战,在我们共同冲进敌人巢穴,你父亲独自毙敌十余名后,一名临死的匪徒突然引爆了了一颗手雷,你父亲为保护战友,用身体扑 倒周边的战友而身负重伤。牺牲前,让我把这些交给你们,并转告父亲,他没有给万家丢脸,也希望万林能接他的班,继续用万家的祖传技艺为国除害,报效祖国”。

  黎上校脸上挂着泪珠说完这一切,把脸转向爷爷说道:“来之前,现任军区司令员钟寒睿上将和军区作战部部长高利少将,特意让我向老先生转达他们的慰问和致意:为您有如此杰出的儿子而骄傲,称他是华夏军人的骄傲。并代表他们向您致以共和国老军人的敬礼!”说完,站起来向老人行了一个威严的军礼。

  老人赶紧拉住黎上校的手,目中精光闪烁,对着万林说道:“林儿,这事你都听到了,我们万家的功夫你学的也差不多了,是否出山你自己决定吧”说完,缓缓地走进了屋里。

  听完这一切,万林好像从梦中被惊醒了一样,目光中没有了原来的稚气,变得深沉凝重:“叔叔,我走了爷爷怎么办?”黎东升答道:“我这次来就是要接你们到省城,原来的钟部长现在是军区司令了。他说:不管你是否同意参军,都要把你们接去,你的父亲是为国牺牲的英雄,我们不能让英雄的家人无依无靠”。

  “行,爷爷去,那我就去”万林说完转身走进屋里。他走进屋内发现爷爷正在默默地收拾他的随身衣物。“爷爷,我们去吗?”万林问爷爷,老人转过身来,眼中出现了从没有过的慈爱神色,抚摸着万林的头顶回答道:“林儿,你大了,爷爷不能陪你过一辈子”。

  说着。老人将万林拉到身边:“爷爷老了,过不了城市喧闹的生活了,你去吧,不要给万家丢脸,有时间就回来看看爷爷”。万林一听爷爷说不去城里,急的满脸通红,大声喊道:“您不去,我哪也不去。我怎么能扔下您一个人在家!”

  黎上校也走进屋里劝老人一同进城。老人看着黎上校摇摇手,说道:“你是万明同生共死的兄弟,我就把万林交给你了,我老了,哪也不去了。就让林儿随你走吧”。转身加重语气对万林说道:“林儿,我们不能遵循祖宗的训诫了。正象你爸爸说的,时代变了,祖宗的规矩也该变了,该是我们万家出世的时代了!记住:一定要象你爸爸一样,用我们万家的功夫铲除邪恶,抵御外辱,为我们万家光宗耀祖,报效国家!”。

  第三章 兽 王

  次日清晨,三人早早地起来,爷爷带万林来到对面山上母亲的坟前,万林在母亲坟前恭恭敬敬地磕了三个响头。

  然后爷爷送万林和黎上校来到屋前,从身上拿出万林爸爸让送来的内有40多万元存款的存折,交到万林手上,说“拿着吧,这是你爸爸用血和命换来的,我在山里不需要这些,你拿着,好好照顾自己” 说完转过身,两眼迷离的走进了屋里:“把小花带着吧,关键时刻它能保护你”。

  万林扑通跪倒在院子里,泪流满面的哽咽道“爷爷,您自己要保重呀”,向着屋里磕了三个头。然后起身将存折悄悄放在屋前的竹凳上,叫了一声“小花,走”。

  山间的小道崎岖不平,远远望去,像一条盘踞在山间的巨龙,蜿蜒而上。两旁的山坡上点缀着很多不知名的野花,远远望去,姹紫嫣红。

  小花欢快地跑在他们前面,边跑边摇着沉甸甸的尾巴。

  一边走,黎上校一边仔细观察着万林和小花,万林个子不高,不到一米七的身高,外表看去略显单薄,腰间围着当地山民常用的一条布带,两眼显得有些迷茫,看上去有些木讷;小花则显得活泼可爱,30多厘米的身长,圆圆的脑袋、圆圆地眼睛,眼光中泛着微微发黄的光芒,四条腿很长而且粗壮,身后拖着一条沉重的大尾巴,不长的身躯显露出豹子的某些特征。

  记得自己来时山间各种动物的叫声很热闹,可今天带着小花,山中却很寂静,只能听到一些虫鸟的鸣叫,却听不到各种大型动物的叫声。

  “小花是什么动物呀?”黎上校看着闷闷的万林问道,“我也不知道。您别看它小,跟了我十几年才长这么大,象一只家猫一样大。可爷爷说他在山中几十年了,从没见过这种动物。只是听祖上传说,山中有一种山中之王,可能就是小花。连山中的野猪、熊、野豹和各种毒蛇见到它都躲,我打猎都不敢带它,带着它各种动物见到它一叫都不敢动,任我收拾,可没劲了。为了锻炼我的功夫,打猎时爷爷从不叫我带着它”万林轻声回答,显然他还没从离开爷爷的不舍中恢复情绪。

  “它伤人吗”?黎上校有点担忧地问,“不会,它只听我和爷爷的命令,没有命令它连动物都不咬”万林答道。

  黎上校听完,快步向前走了几步,来到小花跟前,伸手就要摸摸小花,只见小花突然一个转身,呲牙对这黎上校轻吼一声,两眼冒出了一股罕见的蓝光。

  “别咬,这是叔叔”万林急忙叫道。听到万林的话音,小花冲着黎上校摇了摇尾巴,眼中的蓝光也随即消失了,转身又向前跑去。万林随即对黎上校说到“没有我的命令,它不让任何人靠近它”。

  “好”看到小花如此听万林的话,黎上校赞道。

  两人边走边聊。突然,只见前面五百米左右的一处山坳中,一片树林剧烈的晃动着,小花也突然停下了脚步,转过头看着万林。“小花跟在后面”万林吩咐小花。

  “黎叔叔,一会儿让您看一下小花的本事”说着拉了一下黎上校就向远处的山坳跑去,500米的距离,万林像风一样转眼就飘到了,跟着一个翻身跳到山坳边3米高的一颗大槐树上,看着万林风一样的身手,黎上校大吃一惊“好小子,比他老子都敏捷”,几个箭步也赶到树边。

  只见山坳中一只敏捷的大豹子与一只四、五百斤重的大黑熊为了争夺一只小鹿的尸体,正在无暇他顾的殊死酣斗。显然是豹子打到了猎物,大黑熊过来抢食,所以发生了争斗。

  “小花,上”万林低头对着悄悄掩上来的小花叫道。“嗷”随着小花一声短促的低吼,一道闪电般的身影落到了正在激战的大豹子的脖子上,一只利爪紧紧地扣在豹子的颈间动脉处,同时两只冒着蓝光的眼睛死死地盯着大黑熊。

  只见刚才还凶猛无比的豹子此时象一只温驯的家猫一样伏在地上,身子不停地微微抖动着;而大黑熊在小花的蓝光逼视下不停地后退,想掉头逃跑可又不敢,只是眼光畏惧地躲着小花的蓝光。

  “停,过来”万林命令到。听到命令,小花突然一个转身跳跃,30多米的距离,一下就跳到了万林所在的树上,就像离弦的箭一样。两只冒着蓝光的眼睛不停地巡视着两只动物。刚才还在酣斗的大型凶猛动物,此时只是两眼畏缩的盯着小花,不敢挪动一步。

  “放走”万林对小花道。“嗷”随着小花一声高昂胜利般的吼声,两道蓝光也随即消失,而两只动物则如释重负般地转身没命逃去。

  看到这一幕,黎上校张开的嘴巴久久不能合上,半晌才冒出一句:“真是兽中之王呀”。

  “您看到的还只是它捕猎的本事,有它在,各种毒虫都躲的远远的。您是在哪被毒蛇咬伤的?”万林问。

  黎上校答道“我是在离你家20多里外的山坡上被咬的。当时我走了六七个小时感觉有点累了,就靠在树上想休息一下。可刚闭上眼睛,就觉得腿上一疼,睁眼就看到一条六七厘米长的花白色的小蛇从腿边游走,非常快。跟着几只饿狼就围了过来,我打死三只后就昏过去了,好在你及时赶到了”。

  “那是大山中独有的一种小蛇,我们叫它白花蛇,别看它小,毒性非常厉害。但是这些蛇虫非常害怕小花的气味,我家附近300米距离内都不会出现。好在我爷爷配有治疗这种白花蛇毒的特效药粉”万林说。

  黎上校睁大了眼睛,诧异道“小花的气味还能驱除毒虫”?

  “是的,小花的血和唾液能解百毒,爷爷给你上的药粉中就掺进了两滴小花的血”万林不经意的答道。

  然后接着说“这也是无意中发现的,记得我小时候一次独自跑到大山里玩,被白花蛇咬了,当时就昏迷不醒。好在爷爷带着小花找我,看到我昏迷在山坡的草丛里,小花飞快地跑到我面前,低吼了几声,张嘴就把我的裤腿撕破,拿舌头舔我的伤处,眼看着肿胀的小腿很快就消肿了,一会儿我就醒了”。

  “事后,爷爷跟我说小花的唾液和血能解百毒。就特意取了两滴小花的血配置了一些药粉备用。那些药粉给你用是第一次使用,因为我和爷爷身上都有小花的气味,毒蛇从不到我们跟前来”。

  “我说怎么好这么快,被毒蛇咬伤的人用什么好药,怎么也要躺一周,可我上完药当时就起来了”黎上校感叹道,“说起来是小花救了我一命呀,小花真是个宝贝呀”。

  “是呀,小花从小跟我一起长大,就跟我的兄弟一样,我们从没分开过”万林笑着答道,俯身拍了拍小花的脑袋。

  黎上校看着万林和小花,心里狂喜万分:有万家绝世的功夫和小花兽王的本领,将来在出任务的时候可以减少多少伤亡呀。同时,心中也暗暗发誓:万明兄弟,你放心吧,我一定用生命保护你的儿子。

  第四章 缉 毒

  不知不觉间,两人已走了七八个小时。

  太阳已渐渐落入了地平线,夕阳映着西边天际的浮云和远山,一片金黄。山间、林野也渐渐安静下来

  万林突然扭头问道“叔叔,我们已经快走出山了,我们怎么走呀?”“没关系,我的车就在山外,我们连夜赶回训练基地”黎上校答道。

  天渐渐暗了下来,跑在前面的小花突然停住了脚步,并发出了一声轻轻的低吼,两眼又放出了一丝蓝光。黎上校随即拉住万林问道:“什么情况”,“应该是有人,五里地外。小花感知危险的距离在五里上下”万林答道。“这么晚了,山里不应该有人出来活动了,而且肯定不是山民,不然小花不会出声示警”万林又疑惑道。

  “走,我们隐蔽过去看看”黎上校说着,从腰间掏出一把92式手枪和一把极为精致的军用匕首。由于黎上校这次是进山,为防止野兽侵扰,特意携带了武器。

  他将匕首递给万林说道:“这次出山没让你带武器,这把刀是你父亲留下的,原来打算到部队给你,现在你就拿着吧”。

  万林听说是父亲的遗物,赶紧双手接过,从套中轻轻拔出匕首,借着天上渐渐显露的星光,一抹寒光从套中显现,他将匕首紧紧握在手里,似乎还能感到刀把上保留着父亲的温暖。

  两人都有着异于常人的快捷身手。在小花的带领下,流星般跳跃着,悄无声息的向前面山谷中前进。突然,小花一个跳跃,窜上了山坡上的一块巨石,两眼射出了一丝蓝色的光芒。万林见状,迅速两个起跃,甩开了黎上校,来到巨石后面。为防止万林发生意外,黎上校也紧紧跟了上来。

  此时,夕阳已完全从西方隐没,一弯月亮和几缕星光将山谷披上了一层银灰色的外衣。

  两人慢慢从巨石旁边的草丛中探出头,只见远处五个山民打扮的人肩上背着当地山民特有的背篓,手中都端着枪,身前走着两条大狗,缓缓由右侧的山谷中向他们所在的巨石方向走来,边走边十分警惕的左右回顾着周围的一切。

  看到这一切,黎上校压低声音对万林说“便衣、持枪,肯定是武装贩毒分子。等他们接近到距我们20米的时候,你让小花对付两条狗,你随我一同冲出,尽量不要伤人,解除他们的武装即可”。“好”万林轻声答道,然后对伏在巨石上的小花轻轻地吁了一声,竖起了两个指头,轻轻的说了一句“狗,咬”。

  小花听完万林的命令,压低身子,全身卷曲,眼睛眯成一条缝,只有一抹淡淡的蓝光若隐若现。

  转眼间,五人已接近了万林他们所在的巨石,只见两条牛犊般的大狗在接近巨石后,仿佛闻到了什么恐怖的气味,突然停下脚步,畏惧的向后退缩,几个端枪的人发现狗的异状,也端起枪向四周环顾。

  “上”随着万林的一声命令,小花的眼睛突然蓝光大盛,和万林已抢先从巨石上飞了出去,只见小花在两条大狗间闪了两下,两条大狗已无声的倒在地上。

  与小花同时扑出的万林此时已扑到队尾的两个持枪匪徒之间,一个飞身跃起,一掌一脚分别切、踹在两人颈部,同时另一手甩出了一颗碎石,打在走在中间的那个人脑后,三人几乎同时倒地。

  与此同时,黎上校也已经拿枪顶住了一个匪徒的脑袋,另一个匪徒肩上趴着眼冒蓝光的小花,张开的利齿紧紧叼住了匪徒的脖子。

  瞬间,战斗已经结束。地上躺着被万林打昏的三个人,两条大狗颈间往外喷着血,另外两个人则站在原地一动也不敢动,尤其是被小花叼住脖子的匪徒更是吓得脸色灰白,不敢有一丝移动,生怕小花一口咬下去。

  “万林,把他们的枪都拿到一边,看看他们的背篓里都是什么?” “ 好”,万林飞快地将他们的枪扔到一边,同时命令小花“看住他们”。小花听到命令,一个跳跃离开了被咬着脖子的匪徒,冒着蓝光的眼睛紧紧盯着两个双手高举的匪徒和倒在地上尚在昏迷的三个人。

  “叔叔,这是什么?有十几包呢”万林手里拿着从背篓中搜到的一个四四方方油纸包着的东西问,黎上校从万林手里接过,撕开油纸,拿手挑了一点闻了一下“这是高标号的毒品”。

  黎上校看看被小花监视着的毒贩,说:“好身手,今天多亏了你和我们的兽中之王,不然我一个人还真收拾不了他们”说完,掏出卫星电话,直接与大队进行了联系,让他们派当地武警接应。

  第二天一早,接到部队信息的Y省武警大队队长王铁成,听说是K省军区特种大队大队长亲自带队收拾了一伙武装贩运团伙,赶紧带队赶到了山里,当他们看到被一只花猫监视的5个歹徒和两只倒毙的大狼狗,而现场只有黎上校和一个木呐的小孩时,均吃惊地看着黎上校。

  黎大队长看着王大队长笑道“你们不要看我,这里4个歹徒和两条狼狗都是我的小兄弟制服的,我只收拾了一个”,所有武警队员的目光都质疑地望向了瘦小的万林,而万林此时只是抚摸着肩头趴着的小花腼腆地笑了笑。

  “你们别不信,就是你们这些经过专门训练的队员,四、五个都不是他的对手”说完,转身对王铁成说“有个事情我要拜托你,这是我们特战大队副大队长的儿子,他父亲在战斗中牺牲了,我是特地接他入伍的。他的老爷爷目前还在山里,你们离得近,希望有时间帮我照顾一下”。

  王铁成听到是英雄的后代,赶紧走到小万林的身旁,拉着万林的手说“你放心,英雄的父亲就是我们的父亲,我们一定照顾好。你回来一定给我打电话,我亲自接你。我要让我的队员跟你切磋一下,好好见识一下你的功夫,”。

  交接完毕,他们搭乘武警的山地车来到了山外,谢绝了武警大队的邀请,开上黎大队长停在山脚下的军用吉普车直接往远在1200多公里的K军区特种大队的训练基地赶去。

  由于挂着军区直属的牌照,黎大队长将车开得飞快,1000多公里的路只用了不到7个小时就赶到了基地。

  第五章 入伍风波(一)

  K军区特种大队训练基地是在离省城300多公里的一座大山中。

  当满是尘土的吉普车开到距离基地500米的时候,基地的大门突然打开了,只见一个肩挂少将军衔的军人站在门口,他的身后站着三十几名列队的士兵。

  黎东升一个紧急刹车,转头对万林说“那是军区作战部部长高利少将,你看好小花,不要伤人。下车”。万林拍了一下小花跟着黎大队跳下车,跑步来到少将跟前。

  黎东升敬礼道:“报告高部长,特种大队黎东升圆满完成任务,携万林向您报到”高部长挥了一下手,乐呵呵的说“好,万林到这来”,招手叫万林到身边来。“小花退后”万林吩咐完小花,赶紧跑到高部长身前。

  高部长拍拍万林的肩膀,仔细打量了一下万林,眼中闪现泪花“好小子,看到你就想起了你爸爸。好好干,别给你爸爸丢脸。听说你们在来的路上就破获了一起重大贩毒案,Y省公安厅和武警大队分别来电,要求为你们请功呢”。高部长停了一下,转头对黎东升说”万明后继有人了,我们特种大队也后继有人了。走,到基地休息一下,一会儿我给你们接风”。说完拉着万林就往基地走。

  黎东升对列队迎接他们的特战队员挥挥手“全体解散”,说完与小花紧紧随着高部长和万林向基地内走去。

  解散后的几个队员看到一只大花猫高昂着头紧随在万林身后,觉得很是好玩,纷纷围过来想伸手摸摸小花的头,可还没等他们接近,“嗷”的一声低沉的叫声响起,同时小花的眼中射出一道蓝光,身子向后一缩,眼看就要暴起.

  “停”听到叫声的万林赶紧跑过来。几个围过来的队员吓了一跳,“这猫怎么这么厉害”。“离它远点,没有万林许可,谁也不能接近它” 黎东升赶紧吩咐队员,同时赶到高部长身边低声介绍了小花的神奇之处。

  高部长听完黎大队的介绍,眼中露出欣喜的神色“好,万林、小花的训练工作由你全面负责,有什么需要直接找我报告”。

  晚上,高部长在餐厅召集中队长以上级别人员为万林接风。这些人员都是特战队的老人了,他们与万林的父亲都是一起出生入死的兄弟,早就听说老战友的儿子万林要来,而这次军区作战部高部长亲自到基地迎接万林,他们都为老战友高兴。

  席间,黎东升介绍了万林的身世,详细说了制服武装贩毒人员的过程。大家在赞叹“真是虎父无犬子”的同时,纷纷给万林夹菜,闹得万林在席间十分拘谨。

  当大家听到小花瞬间击毙两条大狼狗时,大家的目光都转到了蹲在万林腿上,两爪搭在餐桌上的小花身上。只见小花正伸着圆圆的脑袋,仔细环顾着在座的每个人。

  一中队队长启东十分喜爱这个不知名的小动物,伸手夹了一块肉,走到小花面前,小花闻闻眼前的肉,高傲的把头扭向了一边。万林赶紧说 “小花从不吃别人给的东西。而且不吃熟食,只吃我抓的和它自己打的活物”。

  吃晚饭,高部长叮嘱黎东升“东升,一定要照顾好万林,生活上有什么要求直接跟我提。另外小花的饮食你与万林商量一下,看怎么解决。明天你到军区为万林办好所有特招入伍手续,把万林直接编入新组建的三中队接受训练”说完,乘直升机连夜赶回了军区。

  第二天一早,黎东升带着特种大队的《介绍信》和万林一起先来到军区医院体检。

  体检完后,黎东升拿着体检表处盖章,负责盖章的一位老军医看着体检表啧啧称奇:“身高1.68米,体重64公斤,心跳54下/每分钟,视力3.0,肺活量15000ml。这小孩的重要体检指标已达到人类的极限了,你们从哪找的这么个小超人呀”。

  体检完,他们赶到军区招兵处,黎东升让万林将小花放到车里,锁上车门后直接带万林走进招兵处办理相关手续。

  军区内部有一条不成文的规定,凡持有特种大队《介绍信》特招的军人,各部门要无条件办理相关手续。

  这是因为十几年前万林的父亲特招入伍时,由于没有走正式的招兵手续,与招兵处发生了冲突,遇到了很多麻烦。最后由时任军区作战部长,现任军区司令的钟寒睿将军直接请示上级后定下了这条不成文的规定。

  也正是由于这条规定,使招兵处这些高干子弟们心里十分恼怒:招兵处都没有这样的权利,你特种大队不但待遇高人一等,连招兵都有特权。从此两个部门之间在当时就留下了积怨。

  招兵处由于是一个与地方有着直接联系的部门,直接掌握着新兵招收和分配的大权,在军区可谓是风水肥厚的部门,所以人员组成基本是军区或直属部队首长以及一些地方高官的子弟。这些平时叱咤风云的高干子弟在万明特招问题上吃了一个哑巴亏,心中自然存在芥蒂。

  好在两个部门之间很少打交道。特种大队的队员基本上是从各部队直接选拔的出来的,直接由军区组织部办理手续;只有从民间直接进入的才走招兵处。但除了万林父亲那次特招外,再也没有出现过类似的特招情况,所以两部门十几年间一直相安无事。

  当招兵处的一个郑冲中尉接过万林填完的《履历表》后,发现年龄只有十五岁儿,学历一栏是空白,直接对黎大队说“不符合规定,军内招兵最小也要十六周岁,而且还是个文盲,不符合规定”,说完就把《履历表》扔给了黎东升。

  黎东升一听脸色通红,指着《履历表》说“谁文盲,他文盲能写这么好的字。你没看见是特种大队特招吗”?

  这时,同在招兵处的其他几个办事人员也闻声围了过来,看到有人围了过来,郑冲的语调更加强硬了:“特招也不行,不符合规定,谁招也不行。特种大队有什么了不起的。据说10年前你们就从这座大山中特招了一个姓万的老农进来,现在到好,又弄了个姓万的小农进来”,话语中充满了蔑视的味道。

  听到中尉侮辱到了父亲,篇幅有限 关注徽信公众号[唯漫小说] 回复数字313, 继续阅读高潮不断!站在大队长身后的万林直接跨到了桌前,原来略显迷茫的眼睛突然精光闪现,冷冷地对郑冲道“谁是老农?”看到一个身穿布衣、个子矮矮的农村小孩对他如此说话,郑冲“噌”的从桌后站起,指着万林的鼻子大吼道“你们就是老农,那个老农不知死哪去了,你个小农跑来捣什么乱”。

  话音未落,万林的手已叼住郑冲的腕子,随即只见一个庞大的身躯从桌后飞起,直接冲破桌子对面的窗户飞出窗外,同时伴随着“咔嚓”一声骨折的脆响和玻璃破碎及冲破窗框的巨响。


[ 此貼被轻抚你菊花在2018-07-05 18:22重新編輯 ]

紧急通知:请记住我们多个域名,将 942ee.com 加入收藏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