紧急通知:请记住我们多个域名,将 880cc.com 加入收藏夹!


              第三章今生缘起
  今生人与人的缘起缘灭注定谁也逃不掉,今生的缘深缘浅皆随风来去……
  佟新曾怨恨苍天,可又感谢上苍。它曾毁了佟新一段看似美丽的虚幻爱情,
而又送给他一份属于他自己的真实情感。
  人们常说,时间是治疗情感伤痛最好的良药,可时过境迁之后,流逝的时间
并没能冲淡一个男人内心深处的「痛」。
  佟新曾无数次的尝试着忘掉那段孽心的往事,他做了,也努力过,可怎么也
抹不掉那个曾真实活在他过往的世界里「她」。
  对爱情不忠贞的女人是不值得男人去珍惜和挽留,她对爱情的背叛不仅仅践
踏了一个男人脆弱的尊严,同时也在把她自己推向万劫不复的深渊。
  佟新一直再回避着那段不堪回首的过去,更不愿提及那个曾伤他最深,背叛
誓言的女人。
  当一个女人的情感和欲望脱离了正常的生活轨迹,当女人义无反顾投入到另
一个男人的怀抱,这说明什么,说明她已经不再爱眼前的男人,说明她已经背弃
当初的誓言再也无法回头。
  「爱有多深,恨就会有多深」,当自己亲身体验过了,才会明白了这句的真
正含义。
  佟新是一个对待感情非常专一的男人,在他眼里和心里只会有一个女人的影
子,那就是他最心爱的妻子,只要他爱了,就没有谁能撼动妻子在他心中的位置。
可就是这样一位对爱情痴狂感情专一的好男人,却经历了一段让人心痛的情感折
磨。
  其实,佟新并不是一个心狠手辣的男人,当自己妻子一次又一次的背叛和谎
言,当所有的努力和幻想都破灭的时刻,他绝望了、心也死了,就在愤怒与觉醒
中他彻底爆发了,甚至用了最极端的方式来结束他那场荒谬耻辱的婚姻。可就在
举刀的那一瞬间佟新看到了惊恐、悔意和求生的渴望,那一刻他心软了,他知道
自己依然还爱着「她」。
  如今,过去的已不再回来,时间更不能会随着幻想而倒流,也许用另一种方
式会让彼此释然吧。
              ****** ******
  故事的开始要从十五年前佟新大学毕业说起……那一年,他25岁。
  二零零三年的夏季,佟新结束了自己四年的大学生活,即将步入社会的他,
面对眼前的生存压力开始迷茫了。眼看着身边平时混在一起的好哥们儿,一个个
开始大显神通各显其能,在亲戚和朋友的介绍安排下,纷纷走上了自己愿意或者
不愿意,但待遇都相对较好的工作岗位。
  而出生于东北小城市的佟新,不仅没有同学那样的家境和关系,甚至想留在
都市生活的愿望也成了问题。说实话,佟新挺不舍得更不愿别离这座都市,毕竟
哪里存有他四年最美好的记忆。
  在这四年里,佟新也是蛮拼的,为了不辜负父母对他的期望和坚持自己儿时
的梦想,他并没有依靠父母每月寄来的生活费,反而自己一边努力完成学业一边
利用寒暑假期打着短工来减轻父母的压力。
  他爱这座海滨城市,都市的美丽繁华,浓厚的人文气息,生活的多姿多彩,
处处都让他不得不为之停留。他想留下来就必须努力,哪怕再苦他也要坚持下去。
  为了实现心中的梦,佟新不断奔走于人才交流市场投送着自己那份无任何亮
点的简历,经过几个星期的折腾与等待,终因自己所学的专业与市场需求的缘故,
最后都一一石沉大海。
  现实与无奈的碰撞击碎了幻想的泡沫,随之也让佟新彻底清也醒了,正当他
放下一切幻想时,他却迎来了一道足以改变他后半生命运的曙光。
  那一年,国家出台了一项针对应届毕业生的新政策:国家号召应届毕业生志
愿参加贫困边远山区支教,时间期限为5年,期满后可优先考虑在城市中安排工
作。这样的信息对于没有背景,没有后台,正准备另寻出路的佟新来说真是一次
千载难逢的好机遇,不仅支教结束后会较好的去向安排外,同时还能圆了他多年
的梦想。
  在父母的鼓励和支持下,最终佟新决定选择报名参加。
  让佟新颇感意外的是,全校确定下来参加支教的学生只有两个人,一个是他,
而另一个是来自于同一学校艺术学院舞蹈专业叫「刘梦遥」的女生。
  也正是因为佟新选择了这次机遇,「让他在对的时间里遇到了错误的人,在
错误的时间里遇到了对的人。」
  佟新本以为叫刘梦遥女生会同他一样来自于小城市,一样没有什么家庭背景
的孩子,可当他和刘梦遥有了接触才意识到自己的判断出现了偏差。当时的他怎
么也想不明白,一位家境殷实的漂亮女孩为何要放弃都市的优越生活而选择艰苦
的支教环境呢,后来他懂了,也知道了很多为什么。
  其实,就在他和她一同踏上前往西去的列车前,佟新只知道对方是一位同校
的女孩子以外,至于对方的任何信息却一概不知。
  两个人第一次相遇是在开往西部的列车上,当佟新第一眼见到梦瑶时,一下
子被眼前漂亮的女生惊艳到了。瀑布一般的长发,淡雅的衣裙,标准的瓜子脸,
聪明的杏仁眼,凹凸秀美的身材,还有那稳重冷艳的气质。
  佟新的心被眼前女孩子震到了,他的内心中就像有无数只小兔子在哪里乱跳
着,有了美女相伴,原本消极的情绪也变得活跃起来,他庆幸自己做出了正确选
择,冥冥之中感觉自己此次之行绝不会是那么平淡无奇。
  出行的那天,雾霾十分严重,天空的灰色色彩有着无论怎样都化不开的浓郁,
触目所及,彷佛连秋日的萧索都胶着在了浓重的雾霾里,让人有些透不过气。梦
瑶的出现,是这压抑色彩中的一抹亮色。精致干净的眉眼,清新自然的妆容,还
有带着微笑的恬静容颜。
  在列车包厢里他们彼此只是相对而坐,除了在落座前的简单交流外,剩下的
时间很少会有语言和眼神交汇,许多时刻在佟新看向她时,她都侧着头,或者低
垂着头。只有在佟新不看她的时刻,她才会偷偷的看一眼对面高大帅气的男生,
然后在佟新转过视线前连忙低下眼帘,只留下轻颤的长睫毛。
  女孩子对陌人的防范与戒备心里,已经在他们之间筑起了一道无形的墙。
  爱情是人生一道亮丽的风景线,尤其是在大学校园格外惹人眼。正值青春期,
从艰辛的高中步入的大学生,没有了学业的重压,没有了父母的管束,没有了老
师的叮咛,就如同打开了鸟笼的小鸟,在蔚蓝纯洁的天空中自由飞翔。
  随着性生理和性心理的成熟,渴望爱情,想谈恋爱已成为大学生中较为普遍
的心理状态。大学四年里,佟新和同龄人一样也渴望爱情,但他从来不敢涉足于
校园爱情,他把人生中最美好的时间都放在了学业和生存上,不是他不喜欢爱情,
也不代表他不想追逐爱情,更不代表他是一个没有情感种子的男人,而是在诸多
的压力面前,爱情对于他来说是那么的奢侈,甚至是遥不可及。他深知一个道理,
当爱情与物质交织在一起时会演变成为残酷的现实。
              ****** ******
             第四章美女的眼神
  经过三天两夜叮叮当当的长途跋涉,载着佟新与梦瑶火车终于停靠在一处人
烟稀少的深山小站。
  秋日的早晨下起了蒙蒙细雨,满地的雨水显得地面有些湿滑,要不是车站地
面上铺着附近山上开采来的山石,或许过往的行人会不经意间摔上一跤。
  前来接站是一位穿着朴素,身材瘦小,年越六旬的老者,他头顶雨帽,身披
斗篷,面带着慈祥与和善。列车一靠站他立马紧跟了上来,不一会儿就与车上送
行人员做好了交接工作。
  随后,梦瑶和我在这位老者的引导下踏上了去往小山村的最后一段路程。
  来人非常热情,一边握着我们的双手,一边寒暄着和我们说着话,同时要接
过我们手中沉重的行李。
  「娃儿们,一路辛苦了,来……让我替你们拿着」。
  说着话他也做出了接物的动作。
  这时的刘梦遥转过头看了我一眼,这是她自上车以来第一次用正眼紧紧的盯
着我,说实话,她水汪汪的大眼睛真的好美啊,虽然她在用美眸盯着我,但我知
道她的用意不在于欣赏我的帅气,而是在用她哪女孩女神般的眼神给我下着一到
无形的命令,一瞬间我体会到了漂亮女人独有的权利,命令一下,士兵自然不能
懈怠,我毫不犹豫的应道。
  「不不不…老人家,真的不用了我能行的。」
  「那可不行,娃儿们一路够辛苦得嘞,还是由糟老头子帮你们吧」。
  我笑着回应着。
  「老大爷,不累,不累,真不累,没事的我真的能行」。
  说完这句话,我测过头看了一眼刘梦溪。可人家那双美丽的眼睛早就被小路
两旁的美景吸引去了。
  哎……我心中叹息着。
  老者看了看我身上的大包小裹,笑着对我说。
  「你这娃儿厚道很呐。」
  接着又来一句。
  「我们抓紧时间赶路吧」。
  他后面的话,不仅是在提醒着我和刘梦遥要加快步伐,同时也预示着我们接
下来的路途还会很漫长。
  经过老人家的提醒,我们也加快了脚步。
  虽然下车前外面下着小雨,但在崎岖泥泞的山路上走了近三个小时雨也停了。
我带着一身负重和满身的潮湿艰难的前行着,一开始我的力气还是蛮充沛的,但
走着走着,我却变成了最后一名。
  此时此景,走在我前面的是一位老者与一位女孩,两个人轻手利脚一边欣赏
着美景一边聊着天,而在他们身后的不远处,一个年轻男子正背着大包小裹用缓
慢的步伐紧随着。
  又走了一小会,我累得实在走不动了,于是叫住了前面的两个人。
  两个人一起回头看着累成狗的我,一个紧忙伸手接过我手中的包裹,一个用
着盛气凌人的姿态站在不远处,还用她那双美眸戏孽似得的看着我。并且不适时
宜的来了一句。
  「大爷,没事的,他能行。」
  我皱着眉头想用最后的力气登她一眼,可是我的举动却失败了,抬头的一瞬
间,竟然没有搜寻到对方那种戏孽的目光。
  哎……
  此时的刘梦遥成功的躲开了我向她射去的愤怒目光。她太厉害了,也太聪明
了,把时间拿捏的恰到好处,知道我会愤怒,竟然用回避的态度让我无法怒火中
烧。
  我心中暗骂着。
  我嘞个去,这娘们什么心态啊,难道是怕我,不敢和我对视?可看她此时我
行我素的样子,好似并没有把刚刚发生的事情放在心上。
  看着她的态度我的气不打一处来,心里越想越生气,凭什么?她有什么权利
把包裹全部甩给我一个人,我这么累哪怕一丝安慰都会让我很欣慰,可她并没有
给我任何鼓励的回应,反而还用嘲弄的眼神戏孽着我。
  妈的!真的让我受不了。难道就因为我是男人就应该承担一切吗?难道就因
为她是女人就应该享受无形的权利吗?想着想着自己就更来气了。
  心中我又暗骂了一句。
  「妈的,刘梦遥等着,早晚老子会叫你后悔」。
  其实当从我心中骂出这句话的时候,自己都不知道在想些什么。让女人后悔?
如何上女人后悔?这是一个值得研究的问题。
  骂归骂,但我并没有表露太多。只是随着她话语死撑应和着。
  「没事的大爷,还是休息一会吧」。
  老人家看了看天色,这时正直晌午最热的时候。然后笑着说道。
  「呵呵,城里的娃娃没得吃过这样的苦,真是为难你们咯,好吧咱们原地休
息吃些东西」。
  此刻我已经没有力气来回应任何人,减轻身上的负重一屁股就坐在路边的石
头上,一边喘着粗气一边生着气。
  不一会在我眼前出现了一个晃动的物体,定睛一瞧原来是娃哈哈在冲着我微
笑着,我知道梦遥就站在我的眼前,正在气头上的我,并没有抬眼理会她,更没
伸手接她手中的物品。她看了我一小会儿,见我没有理睬她,几秒后,她将那瓶
水和一些吃的放在我身边,转身一边听着美妙的乐曲,一边独自欣赏美景去了。
  我心中的暗骂又再一次响起。
  「娘的,看你臭美的,真当自己是来旅游哪」。
  我也无心情在在欣赏她在干什么,而是拿起身边的那瓶水,可刚要打开的一
瞬间,我想了很多,的确内心中也有了一些小波动。看着眼前的水,我心里在想,
难道她是在用这种方式向我表达她的歉意吗?看了一会,心中又有另一个声音在
告诉我,「你小子想多了吧,只不过是一瓶水而已,何必自寻烦恼呢?」
  对啊,何必自寻烦恼想那么多呢,喝了它解渴在说,举起手中的娃哈哈一饮
而尽。
  嚯……一瓶水下肚,一下子身体的热度被降了下来,接着我又吃了些食物,
水和食物迅速补充了身体丢失的水分和能量。
  吃过食物又在原地休息了五分钟,渐渐的我感觉自己的体能恢复了些,慢慢
的那种想整蛊她的想法也随着体力的恢复淡了些。
  看着眼前沉重的行李,我心中也在嘀咕着,难道真的忍心叫一个柔弱的女孩
子跟着一起承担吗?做为一个大男人,我和女孩子置气是不是显得太没有度量过
于小气了。
  在这个社会上女性毕竟是弱者,如果一个男人没有一定度量和英雄气概何以
撑起属于自己的那一片天。
  哎……没办法谁让咱是男人呢。心中有是一次叹息。
  想通了一些事情,气也自然消了。让我觉得非常可笑的是,在休息的过程中,
我妈的竟然把自己说服了。
  都说男女平等,可女人却有着无形的特权,尤其是漂亮的女人。说的真实一
点,男人在这个社会上实际就是女人的奴隶。
  她的眼神驱使着我承担了她全部的行囊,而我所做的一切都是出资于自愿,
不过,她那蔑视的眼神并没能击碎我的信心,反而更加激发了我内心的斗志。
  在休息的时候,我和梦瑶通过老者的讲述了一些小山村里的真实情况。
  来接我们的老人是我们去往小山村的村长,并且还是村里唯一读过高中的文
化人,他不仅是学校的校长,而且他还兼顾着学校教师的角色。据他讲,村落并
不大,拥有近三百多户人家。适龄上学的孩子就有近50人。
  我们并没有打断老人的话语,继续听着老人讲解,我和刘梦遥四目又再一次
汇聚在了一起,而这次凝视,彼此眼中并没有复杂的东西,我们都懂,更清楚的
知道,接下来迎接我们的是什么。
  简单了解了一些村里的情况,我们又再一次踏上了行程,我身上的包裹减少
了,重量自然也减轻了,这也使得我们行进的速度加快了。
              ****** ******
             第五章醉酒的甜蜜
  终于我们爬上一座大山,看到前方不远处的小山村,此刻在夕阳之中冒起阵
阵炊烟,宁静而又不失温馨。
  我们到了!
  激动的心情让我丢下肩上重重的行李,抱住身边的女孩,大声地欢呼起来。
  是的,抱一起欢呼的男女生就是我和刘梦瑶。
  或许是被一个陌生男人抱着有些不习惯,梦瑶轻轻地不着痕迹地推开了我,
把脸去背了过去。这时我才意识到刚刚激动的心情使得我有些失了态,刷的一下
脸红了。
  是啊,我从来没有抱过女孩子,尤其这么漂亮的女生,虽然我心无杂念,但
毕竟是男女抱在一起,难免让彼此有些尴尬。
  我略表歉意搓着双手,用轻咳声来掩饰着自己尴尬的心绪,此时刘梦瑶并没
有看我,但她的脸和我一样也是红彤彤的。
  她定了会心神,回过头来看了一眼还在愣神的我提醒道。
  「佟新,天快黑了,我们还是抓紧赶路吧」。
  而站在我们身边的老人并没有言语,只是用微笑的目光看着他眼前的两个年
轻人,一边微笑一边点了点自己的头。在他看来我们刚刚举动让他想到了什么,
或许他真的误会了。
  梦瑶的声音真好听,那声音就像似加了蜂蜜一样甜腻,又好像天籁之音在唤
醒着陶醉中的我。
  我傻傻一笑看了一眼梦瑶,又重新杠上了行李,应和着。
  「哦,好的」。
  因为马上快天黑了,我们也无心享受沿途的风景,一前一后三个人顺着山间
小路疾步奔着远处的小山村而去。
  在老人的带领下,我们离小山村越来越近,此时天已经彻底黑了下来,就在
村口的不远处隐约出现了几处晃动的火光。我知道那是村民们用火的光亮来为我
们照亮前进的方向。
  突然我的胳膊上却多了一条玉臂缠绕,我前行一步,缠绕的胳膊就会越来越
紧,同时身边女孩子向我靠的越来越近,随着靠近的身体一股香气向我的鼻孔袭
来。梦遥的体香不断的刺激着我的肾上激素,在加上她小鸟依人的紧挨着我,那
一刻我真的觉得我和她就像似想一对恋人一样依偎在一起。
  我们一边向前走着,我也开始胡思乱想起来。
  哎……或许,她对我有好感?可另一个理智的声音告诉我,「怎么可能,你
们才认识才几天那」。想想也是,不到四天的时间,我们彼此还不了解,尤其是
她这样的冷美人怎么会对我有好感呢?
  当她那条紧绕的玉璧和衣物掩盖下玉乳不断的碰撞和挤压着我时,我的心都
飘了,就像似美女在勾引着我,可我借着远处的光亮又看不到她有任何邪欲的表
情。
  看来真的是我想多了。
  其实,梦瑶此刻的举动一定是被眼前恐怖的黑夜吓坏了,在陌生的环境里,
她抓住身边的物体也是出于本能,所以,我并没有在被眼前的一切所迷醉,反而
自己的大脑更加清醒了一些。
  一段小路不是很长,但我更希望我和梦遥就这样永远走下去。
  远处的火把离我们越来越近,逐渐的也看清了来人的面孔,我们所有人的脸
都被火光烘托的金灿灿。
  眼前迎接我们的这些村民是老村长在临走前就安排好的,随着他大声的召唤,
村民也向我们的方向围了过来,接着是拎包的拎包,拿东西的拿东西。随后,我
们一行十多号人在前面人的带路下浩浩荡荡奔着村长家的方向而去。
  在村民热情的招待下,我们不断的推杯换盏,就在我和大家喝的不亦乐乎的
时候,不知梦瑶已经在我身边用她那毒辣的眼神狠登过我多少次了,不过这些我
都浑然不知。
  自以为在校期间的酒量还行,没想到农村自酿的白酒让我彻底服了。当晚我
喝得烂醉如泥,被安排在了村长他家临时休息。梦瑶被村长安顿到了另一户人家。
不知道她和老村长说了什么,当晚她也留了下来。梦瑶就住在了我的隔壁,说是
隔壁,其实就一张草席的隔断,实际上我们就住在一铺土炕上。
  老村长临走时看了看不省人事的我,又对梦瑶嘱咐几句就退了出去。在他看
来梦瑶主动提出留下来是情理之中的事情,毕竟之前我们有过的亲密举动让他误
解为我们就是一对恋人。
  不知道睡了多久,强烈的口渴感让我从昏睡中醒来。摇了摇昏昏沉沉的脑袋,
我爬起来找水喝。乡村的晚上很宁静,雪白的月光从窗户投下来,让整个房间里
仿佛蒙上了一层轻纱,让我也体验了一回李大诗人的意境。
  我打量着所在的这间房子,很简单的摆设,就一铺土炕中间还有一道类似于
草帘子隔着左右两边,一边是被我揉捏不堪的被褥,一边正是安静沉睡中的梦瑶,
靠墙边有一张小八仙桌,桌子上放着一个很古老的箱子,我和梦瑶的行李都堆在
上面。房间很简单,收拾得却很干净。
  我摸索着打开房门,扶着墙,摇摇晃晃的,希望能找到个人帮我弄点水喝。
因为酒还没醒,整个人感觉都轻飘飘的。短短的几步让我走得异常的艰难和缓慢。
  忽然身后一个甜美的声音一边叫住艰难行进的我,一边用纤悉的玉璧扶住了
我。和我说话的人正是梦瑶。
  「佟新,你干什么去啊?」
  毕竟人喝多了,没酒醒前意识和语言还是比较迟钝的。我磕磕绊绊的回答着。
  「我、我、口渴了,找点水喝。」
  「那你怎么不叫我呢?」
  「我……。」
  其实我们想说,我哪知道她昨晚留下来照顾我啊。要不是半夜口渴,我都不
知道她就睡在我身边,况且之前她对我种种表现,我压根都不敢往哪方面想啊。
  梦瑶像似小媳妇数落不争气的丈夫一样说道。
  「我什么我,不能喝还逞能。」
  其实我想对她说,我的酒量还是可以的,在大学期间喝个十瓶八瓶的啤酒都
不在话下,重点是啤酒。
  见我没有接她的话。她继续说道。
  「你是不是想说,在大学的时候你也是一条汉子啊」。
  她的话句句戳中了我的心里,看来她不仅仅冷艳美丽,还是一个洞察力十足
的女孩子。
  我只是看了她一眼,尴尬的笑了笑。
  「你们男生就爱面子,你也不想想,你之前喝都是低度的白酒和啤酒,农家
自酿的白酒50多度呢。」
  我操,在她喋喋不休的一番话里,顿时让我心里感觉到一股温暖,像似爱人
之间的心疼埋怨。
  我笑着回问道。
  「你怎么知道有五十多度呢?」
  接着梦瑶继续说着。
  「我听老村长说的呀。」
  「哦……。」
  「你说你傻不傻啊,我们刚来到这人生地不熟的,为了少让你喝点,不知道
我登了你那么多眼,你就是不看我,气死我都。」
  听她这么一说,我也觉得好诧异,我竟然没有发现她当时对我的眼神。哎
……贪杯害死人啊。
  「啊?什么时候的事情,我真的没有看见啊。」
  「哼!活该你喝多。」
  虽然梦瑶还是唠叨个没完,可我心里确是暖暖的。
  「好了,梦瑶,真对不起,我真没有注意,是我的错,下一定注意。」
  「好了,好了,不说你了。」
  这么快就原谅我了?我做惊讶状。
  「赶紧喝了睡吧,酒量那么差,也还敢跟人拼酒,醉死你活该。」
  接着梦瑶扶着晃晃悠悠的我回到了炕上,帮我盖好被子又拿来了水。
  虽然梦瑶嘴上不饶人,可看我手有些颤抖,梦瑶依然小心地扶着水杯让我喝
下。温柔的感觉让我心中一暖。女人特有的香味让我心中一阵荡漾。
  安顿我躺下,梦瑶转身要离开。
  「梦瑶」我喊住了她。
  「恩」?梦瑶回过头,给了我一个侧脸。
  侧脸美丽的弧线,饱满圆润的下巴看起来太漂亮了。
  「你真美」我趁着酒劲,神使鬼差地说出了这么一句。
  「什么」?梦瑶或许是没有听清我的酒话,满脸疑惑着。
  我无声地用色情的眼光死死的盯住梦瑶精致的脸蛋以及的她伟岸的胸部,还
夸张的咽了口口水。
  梦瑶一下子明白了我说的意思。立马就给了我一个回击。
  「你要死啊!你看什么呢!在看把你眼珠子挖出来。」
  「啊!」
  梦瑶拿着手中杯子朝我头上来了一下,头也不回的到大炕的另一边。
  一切都安静了下来,我痴痴的望着阻隔我们的草帘子。一边是我另一边是她,
不知今夜的她是否会和我一样孤枕难眠。
  「睡觉吧,明天我们还要熟悉村子的环境呢」。
  她突然的一句话,也打破我们之间的沉寂,就好像梦瑶看透了我心思一样,
反而给我吓了一跳。说完这句话之后,那边除了剩下鼻息声就再也没有其他的声
音传过来。
  一整天的交流,也让我对刘梦瑶有了全新的认识。
  她有冷艳傲慢的表面,但她更有一颗炽热的爱心,一天之中她把她个性的优
缺点通通展现给了我。细细品味,其实她还是挺可爱的女孩子,只是公主的脾气
……也许是我发了春,越想越有信心,我乐滋滋的进入了梦乡。
              ****** ******
              第六章修缮校舍
  第二天一大早,我和梦瑶在老村长的带领下在村子里逛了一圈。
  小山村在群山环抱之中。没有什么规划,或大或小的黄土砖房随意地东一栋
西一栋地布满了整个村子,斑驳的房屋外墙被雨水冲出一道道沟壑,无声地述说
着这里的古老与沧桑。每栋房子外面都有一个大大的院子,或是用荆棘,或是用
木头做的篱笆围了起来。石板铺就的小路四通八达地连接着这些院子。
  村子里随处可以见到高大的各种树和矮小的灌木,身边不时传来昆虫和小鸟
的鸣叫声,空气异常清鲜,让人感觉特别心旷神怡。
  村子呈长方形东西走向,有三百多户近千人。村西头是一座非常高的山,北
面从山涧小路过去5、6里有个高山湖泊,非常漂亮。村子的南面有一水井,整
个村子喝水洗涤等用的都是这里的水,走过水井,就是我们来时进村的小路。村
子的东面相对于比较平坦,有一片开阔的树林,树林后面,也是起伏连绵的山脉,
里面有着丰富药草、野果树和种类繁多的野生动物。
  学校就坐落在小山村的最东边,是一座不知道什么时候的庙宇改建而成的。
我们走进去看了看,墙壁都坍塌了好大一些了,四处透光的天花下,摆放着不晓
得从那里拆来的一块大门板,涂满了黑色的锅底灰,算是黑板。黑板前面是用黄
泥砖块垒的一个台子上面架了块木板就算是讲台,讲台下面的学生桌倒勉强还能
看,可椅子却是一张没有。看到如此艰难的环境,我和梦瑶心里都有些不是滋味。
  村子里的人都很友好而又善良。遇到我们都是笑眯眯地打着招呼,他们叫着
我们刘老师、佟老师,我们也善意的回应着他们的友善。
  时间过得飞快,眨眼间,我和梦遥到村子里生活已经过去了半个多月的时间。
  眼看着破旧不堪的校舍不能使用,我心急如焚。那些本应该放完暑假就该回
来上课的孩子们,就因为夏季的一场暴雨把原本还能将就使用的教室给冲垮了。
毕竟都开学好一阵子了,可这教室还是没有整修上,我心想着,不能在当误孩子
的学业了,必须想办法来解决。
  当时的现状真的很无奈,我们所在的那个县城是全国出了名的贫困县,山多
地少,又没有特色产业,交通和信息更是不便利,在当年,这个穷县已经到了年
年等着国家拨款救济维的地步。
  我们所支教的乡村更是全县最穷的地方。为了修缮校舍,我和梦遥还有老村
长反反复复跑了多次县里,可最终都因没有这笔资金,或者资金紧张等其他理由
给我们打付了回来。
  学校不能授课就完不成国家交给我们的任务,国家的政策就是为了改善西部
偏远山区的基础教育,为的就是让这里的孩子都有书读,有学上。同时改变这里
贫穷落后的局面。
  支教,一方面能为孩子们带去一份光明,一份希望,同时,也能锻炼自己的
社会实践能力和公众表达能力,而且,与孩子们交流,能得到一份心灵的陶冶。
  不是知识获取的多少,重要的是让孩子们的眼睛通过我们看到外面的世界,
体会到一种不用言语却可以深刻感受到的爱。
  眼看着下半年的学期过半了,在坐以待毙等下去也不是办法,既然政府拿不
出钱,我们只能自己想办法。
  我的初步计划是筹一些钱出来,然后让老村长在组织一些人上山伐些木头,
在开采点石料。木材可以制作成房梁,又可以找木匠大写座椅板凳什么的。至于
石料可以铺设墙体地面什么的。有了建筑材料,剩下的一些教学必须品用钱就能
搞定了。
  关于筹钱的事情,我只和梦遥商量了一下,她没有任何犹豫就将自己手里的
几千块钱拿了出来,而我也将手里的几百元也奉献了出来。至于老村长那我和梦
瑶并没有强求。
  虽说老村长兼职着学校教师的角色,但乡里却没给他开过一分工资,说白了,
全是义务的,况且乡里也真拿不出这笔钱。老村长是个老党员,因为这件事情从
来没和政府提过任何要求。我心里明白,他之所以义务的教书也完全是为了这里
的孩子们,为了通过教育能让这里富起来。
  要说老村长还是有一些工资的,毕竟是村长,乡政府一个月给开不到千元的
样子,甚至还不够养活一大家子人呢,别说有余钱修校舍了,这种情况我和梦遥
怎能忍心让他跟着一起承担呢。
  我把具体情况和老人家一说,也得到了他的响应,虽然他也想哪一点钱出来,
但被我和梦遥阻止了。
  接下来就是按照我的计划,按部就班的进行着。按照我的估计大概有半个月
的时间就能完成校园的修缮工作。
  说动工就动工,第二天一大早老村长带领着一大帮人到达了施工现场,分工
非常明确,一帮做过木匠的村民上山砍伐灌木,找合适的木头制作座椅,一帮有
瓦匠经验的村民负责采石垒墙,还有一些力工负责清理和搬运等等。而我和梦瑶
负责跑镇里购买一些建筑材料以及学校教学的必需品。
  一忙活又是半个月的时间过去。我们的校园也在预定的时间内修缮完毕,在
等上几天就能正式使用了。
  未完待遇……

紧急通知:请记住我们多个域名,将 880cc.com 加入收藏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