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大凶器271-272未完待续 - sss视频在线

紧急通知:请记住我们多个域名,将 352cc.com 加入收藏夹!
本帖最后由 jiu72 于 2018-5-4 22:57 编辑

正文 第二百七十一章 探风声

腊月二十三,过小年,再有一周除夕就该到了,为跟乡长搭上线混个熟脸儿,李大宝又请龙根喝了两顿酒,方正作陪,却始终没有见到何静文的面儿。两瓶五粮液下肚,反倒道出了一些商业机密。
——李大宝想成立一家建筑公司,说直白点儿,就是盖房子的。

   龙根突然有了灵感,黄氏三兄弟不没事儿干吗?手头捏着好几十万无处安放,得嘞,给老子当包工头儿去!有了何静文帮忙,啥工程拿不下来,修铁路造飞机都没问题啊。
   三兄弟有了正事儿,自然不会搞偷鸡摸狗日婆娘的破事儿,没准儿一年到头还能给自己孝敬一点儿啥的,关键是,不久后,村里还得盖房子。  这几天,时常跟红绸“钻”研佛法道术,几“日”下来,感情颇为“深”厚。渐渐也对这个婆娘有了一些了解,期间自然没忘记给杨婷几个婆娘撒撒种子,就连黄翠华也没放过,可劲儿猛捅。

  不过,小年是必须回村里过的,心里盘算了一番,决定中午跟许晴、小芳一起过,晚上拉着何静文一起回村儿,大炕头一滚,几个婆娘爬成一排,撅着屁股蛋子等着日,瞧着就带劲儿,舒坦。   大棒子,就该以扫进天下婆娘为己任!
  然而,方晓英那边却突然来了电话,水生回来了,貌似发达了,扬言要灭了上河村的龙傻子!

  龙傻子,可不就是自己吗?一听这话,龙根是气不打一处来,妈那个巴子的,狗日的还长本事了,牢饭没吃够还是咋的?

想了想,带上黄氏三兄弟浩浩荡荡杀下西河村,他奶.奶.的,不露.点儿王八之气是不行了!

  “灭了老子?哼,老子让你帮老子养儿子!”龙根恶狠狠道,快马加鞭,一个多小时便杀到了西河村。

  一进村,跟上河村的差距就出来了,路面坑坑洼洼跟月球表面似的,村里人也不多,零零散散的几个老大爷佝偻着腰背,一点儿精神头都没有。哪像上河村的人呐,一年到头跟着新领导挣了不少钱,腰杆硬了,走路都带劲儿。
  水生窝囊,被人抓去派出所拘留了十五天,出来了,家里婆娘嫌弃打骂,不给饭吃,一天到晚每一句好话听;村里人见着自己指指点点,绕着道走,但凡自己走过的地方,家家户户门窗紧闭,生怕自己日了他们的婆娘似的。
一气之下,水生毅然决定离开西河村,离开柳河乡,甚至离开庆元县,去了省城。村里在外闯的年轻人也不少,投奔了一个发小,大倒苦水。水生都他娘的会偷人了,裤裆那玩意儿能来事儿,脑袋瓜子也挺好使,当然知道自己被谁算计了!

  发誓,要收拾上河村的龙傻子,日了他表婶儿,干活儿那几天,瞧见那婆娘,裤裆翻江倒海跟造反似的。

  发小到底是在大城市混过的,见多识广,老话说的好“有钱能使鬼推磨”,归根结底,水生太穷了。
要有了钱,还怕啥没有,没有婆娘还是没有洋房豪车啊?一身到底整得利利索索的,谁见着自己不得点头哈腰,多看两眼儿?

  找到原因,发小根据水生特长,给谋取了一份儿好工作,又能日婆娘,又能挣钱的事儿——鸭子。

  “臭怕啥?灯一关,脱光膀子往动力捅的事儿,这有啥难的!”

  好家伙,一上炕水生才知道,自己他妈的亏大发了,那哪是婆娘啊,跟老母猪似得,肥肥胖胖,满脸横肉,一说话浑身都跟着抖。

  “哎!”每每想起自己身背报仇重任,水生便干劲十足,卯足了劲儿,死命往洞里塞,靠着三寸小枪,在富婆圈子里既然小有名气。背富婆们换来换去的使,跟电动男朋友似的,谁的洞痒,往谁得洞里塞。

  就这样,足足日了小半年,舔了不知道多少婆娘下面那张嘴,挣了五十万衣锦还乡了,绷足面子,整了一辆二手宝马,去了近二十万,貂皮风衣,硬底儿皮鞋,嚣张的不可一世!

卧薪尝胆过后,自然得找找小混蛋的悔棋了!

“啥?宝马X1,这破车得二十来万?”龙根有些郁闷,一听黄鼠狼这么说,顿时觉得去了没啥意思了。
黄鼠狼却摇摇头道:
“老大,二十万算个球?你要真乐意,咱们兄弟给你捣腾一辆大奔驰,撞死丫儿的咱们兄弟偿命去!再者说了,去一下未尝不可。首先咱们先探探风声,这小子有啥底气?知己知彼,在对症下药,给他来个措手不及,不出手则以,一出手必定要让他永世不得翻身!”说完,黄鼠狼消瘦的脸庞抹过一丝阴狠!

龙根不由得多看了黄鼠狼两眼,暗自点点头,笑道:“可以啊,给老子想一块儿去了。”

“那成,你们仨分头进入西河村,一起进去太招摇了,了解了解情况再说。咱们晚点儿汇合!”龙根拍板道。心里却想着方晓英。

   虽然结了婚,可下面紧得很,汁儿多肉嫩,给刚刚出笼的豆腐似的,干起来带劲儿的很。

今儿还得瞧瞧方晓英去,李国强不是啥好东西,主意打到儿媳妇儿身上去了,得稍稍震慑一下,了解了解水生的情况,重中之重,不得不提的是,必须得好好抡她一炮,以作奖赏!
“哦,对了,还有茶叶的事儿,也不知道何静文那边处理的咋样了,半个多月了,都还没信儿!晚上得用大棒子催催!”龙根嘟囔了一句,路过秦虹家,果然看见一辆银白色宝马,停在院子里。

  方晓英在家织毛衣,火炉上坐着一汤锅,里面炖着肉,没瞧见李国强那老东西,听说在水生家瞧热闹。乡下人没啥见识倒可以理解,一听人水生小半年挣了好几十万,还学会开车,哪能不羡慕?

  “啊,小龙,你来啦?”方晓英有些吃惊,放下毛衣,水汪汪的眼珠子直勾勾望着龙根。心里一痒,自然而然望向龙根裤裆,小脸儿顿时红了起来。

  龙根哪能不知道这婆娘想些啥?前后瞅了瞅,没人儿,问道:“这里能搞不?屋里太冷了,鸡.巴都硬不起来。”

  嘴上这么说着,裤裆早就顶了起来,一座尖顶儿帐篷赫然出现在裤裆,双腿正中。

“嗯,搞。马上搞,不然那老东西该回来了。”方晓英一点儿不含糊,脱下厚厚的棉衣,里面裹了一件儿紧身毛衣,拖起两坨乳山,晃晃悠悠的。

龙根阻止了准备脱光的方晓英,道:“来,趴在桌子上,撅着屁股蛋子就成,我来捅两棒子给你润润下面那嘴儿。”

  “黄牛爬背啊?那成!”方晓英不含糊,裤头一扯,白花花的屁股蹲儿整个露了出来,托的跟两块白面大馒头似的,揉了两把,软软弹弹的,捏着都能出水儿,嫩得慌。  龙根不得不鄙视,方晓英那窝囊男人,还有方正那个软货,都日了这么些年了,还这么嫩,那么紧。不是软货能是啥?

  “啪啪”

   抓着大棒子抖了抖,找准儿小缝儿,腰杆一挺一送,黑蛇钻了进去。

  “啪啪啪....”

   “啊啊....小龙,慢点儿好吗?嗯嗯额....”

不一会儿,院门丁玲哐啷响了起来,龙根憋着劲儿,赶紧撤回了棒子,提着裤子坐在火堆边儿上。掏出一叠钱来,大概三千左右的样子。

  方晓英红脸低着头,腿上放着半成品的毛衣,不由得扭了扭屁股,腿缝儿里滑溜溜的,下水道畅通无阻,自然舒爽。

  “啊?龙警官来了啊....”李国强明显有些吃惊,哪想到二人会干那事儿?
龙根抬头冲李国强点了点头,啥也没说,捏着手里的一叠红色大钞,递给方晓英。
  “喏,晓英妹子,这是方所长托我给你带来的。方所长最近确实忙,没空来看你,哎,连吃饭都赶着趟啊,你说咱们得忙成啥样了?”龙根起身拍拍屁股准备走人,临门前,又道:

  “晓英妹子,方所长说了,有啥事儿给他打电话啊,只要是你的事儿,抽空也得给你办了。走了,妹子,新娘快乐啊。”

  方晓英红着脸收下了钱,看着龙根离开,怅然若失,心里不是滋味儿。
“哎,龙警官,我送送你,哎呀,龙警官以后可得多到家里来坐啊。工作也不是天天忙嘛,还得多注意休息啊!”李国强到底是干村长的,面子话那是一套一套的。

龙根笑笑,点燃车子走了,估摸着三兄弟还得等一会儿,想了想,自己还是先去城里慢慢等着,村里目标太大,别被水生那狗日的发现了。而且,裤裆那根儿依然胀鼓的人鞭,迫切需要钻钻深井,磨点儿豆浆出来解解渴。
  “哎,亏死了没日成秦虹那婆娘,要能当着水生的面日了秦虹,估摸着更带劲儿,哪怕是在遗像面前!”龙根不无歹毒道,反正这事儿干了也不是一次两次了,估摸着魏文武在下面看见,自己日了他一家子婆娘,非得气活过来,再死一次!

正文 第二百七十章 二夜成了暴发户?

   水生的事儿,全交给了黄氏三兄弟去处理,若连一个“鸭子”都解决不了,那黄氏三兄弟江湖上的恶名,算是徒有虚名了。

   说到底,不就是一个吃软饭的么?龙根压根儿就没放在心上,区区几十万,能把自己咋的?

   临近过年了,置办了一些年货,拉回村去,准备迎接新年,最好能听见一些好消息,比方说:“水生在医院里过年”,亦或者在局子里过年。

   树坑挖好了,小王八长势喜人,一个个窝在暖房里,吃了睡,睡了吃,跟大肥猪似得,至于修建房屋,茶树种植得等结果下来了,方能定夺。最主要的是,钱!

   “一文钱难倒英雄汉”,何况龙根差得不是一文钱,而是两三百万的资金,该上哪儿去找呢?

   “静文虽然是乡长,可账上根本就没钱,一直朝着婆娘伸手要吃要喝的,跟水生那犊子不一样了么?”

   龙根心想道,不由得有些郁闷,深深嘬了两口烟,跑外面转路去了,上河村东边西边北面,三面环山,唯独是南边是一大片平地,清水河就这样缓缓流下下游去了。

   心里揣着事儿,索性丢一边儿,四处走走,看看能不能突然涌现出啥灵感之类的玩意儿,说不准就有了办法了呢?

   “茶叶好种植,可房子建在哪儿呢?”村里转了两圈,龙根又多了一样烦心事儿。地基选择!

   乡下人封建,建房子讲究个朝向、位置,还得根据生辰八字推断。龙根倒是无所谓,却必须得保证房前屋后宽敞明亮,最好能做到“面朝大海,春暖花开。”清水河要造一条人工河倒不是难事儿,最难的还是钱!

   “妈的,老子还不信了,就找不到一块地儿建房子!”龙根一狠心一跺脚,又在村子里巡逻开来。

   寒冬腊月的,冷风呼呼的吹,路头路尾倒也能遇见几个人儿,现在的龙根可不是当初那龙傻子了,特会来事儿,又是捣腾养王八,又是捣腾种果树,现在都开上小汽车了,艳羡了不知道多少人。

   “哟呵,小龙,干啥去啊?”

   “小龙,又看啥发财的路子呢?”

   “哎呀,小龙是越来越帅气了,今年快二十了吧,该结婚呐,你瞧我家闺女咋样啊,要不我做主,嫁给你得了,啥彩礼的都不要了....”

   龙根连连摆手,见鬼似得逃开了。

   “小龙,你在家吗?快,快,来小卖部!”何静文打来的电话,龙根巡视了一大圈儿,啥收获也没有,一个字儿——钱!

   有钱能使鬼推磨,只要钱到位,啥都好说!

   “干嘛啊,那么着急。”龙根脸色不大好看,耷拉着脑袋儿,小龙根见着大美女何静文也不敬礼了。

   沈丽娟瞪了小混蛋一眼,嗔怪道:“臭小子,静文妹子跟你说话呢,你咋一副鸡.鸡硬不起来的表情?”

   “要不你脱了裤子试试?看硬不硬?”龙根没好气回了一句,作势就要行动。沈丽娟连连躲开,一阵臭骂。

   龙根仿佛没听见似得,冲何静文不耐烦道:“啥事儿快说吧。我这会儿正烦躁着呢!”

   “告诉你个好消息,茶叶申请专利成功了,暂命名为‘龙根茶’,现在加大力度种植,就等着上市了呢!”何静文欢呼雀跃,兴奋无比!

   然,龙根却无精打采,眼皮子都懒得抬一下。种植茶叶没问题啊,不就挖坑浇水的事儿吗?自己连技术人员都找好了呢,可有求玩意儿用?没钱啊,拿啥种?

   “小龙,你咋一点儿也不兴奋呢,这可是钱啊,大把大把的银子啊。表哥帮我问了,就这茶叶,买个一千块钱一斤都不算贵啊!你咋愁眉苦脸的呢?”何静文道:“来,笑一个,笑一个!”

   龙根瞪眼道:“笑个屁啊!”

   “老子没钱,咋种茶树啊?老子的‘天下第一庄’还没着落呢,再高兴顶个屁用?”龙根一阵抢白,瞪得何静文一惊一乍的。

   “现在害怕缺钱?”

   何静文明白了龙根的担忧,摇摇头,一副孺子不可教也的表情,酝酿了许久这才说道:

   “傻小子,知道什么叫专利吗?知道什么叫商业吗?别的不敢说,就你这茶叶,散出去要拉几个投资商,股东,就跟玩儿似的;再不济,把专利转让出去,初步估价至少是这个数!”说完,何静文伸出了一根儿手指头!

   龙根眨眨眼,“十万?”

   何静文摇摇头。

   “一百万?”

   何静文依然摇头。

   “十块?”

   何静文气急,“啪”的一个爆栗子赏了过去,骂道:“笨蛋,是一千万呐,一百万的东西值得去申请专利吗?”

   “嘶!”

   龙根倒吸一口凉气,吓得差点儿一屁股蹲儿坐在地上,一千万呐,这得多少钱,一辆高尔夫十万,那,那不就是一百辆高尔夫吗?

   “啧啧啧,这么多啊!”龙根眼珠子立马亮堂堂的,贼溜溜的转动。

   妈的,老子一转眼居然成了千万富翁了!

   “不过表哥也说了,‘龙根茶’潜力无限,极有可能取缔西湖龙井,竹叶青等名茶。”何静文接着说道:“一千万只是保守估计而已,若发展开来,便不是这点儿小虾小米了,几千万,上亿都有可能!”

   “所以,我不建议转让专利!”

   龙根听得热血沸腾,连小龙根都跟着充血,妈呀,几千万上亿啊,想着红彤彤的票子,就跟打了鸡血似的兴奋。

   “成,不卖,不卖,打死我也不卖!”龙根大笑道:“美女乡长,借点儿钱呗,赚了钱慢慢还你就是了。大不了,把我身子抵押给你,如何?”

   何静文美眸一瞪,“滚一边拉去!”

   坐在一旁的刘雨欣磕着瓜子儿道:

   “小龙,静文没钱了,况且就算借给你百十来万你能干什么?能种多少茶树?周期长短?最关键的是产量!”

   举个简单的例子,价格高产量却极低,种植数量又少,一棵树就搓弄那么一两颗茶叶,能赚钱吗?啥事儿又才能赚回一百万来?

   “那....”龙根傻眼了,刚刚热切起来的心被一盆儿冷水给浇灭了,“那,岂不是我一辈子都发不了财了?”

   刘雨欣摇摇头,认真道:“所以,我不建议你借钱种植茶树,拉股东嘛,宁愿少赚一点儿,也不单独承受风险!”

   “曾经我也研究过一点儿经济学,经济,其实就是通常的生意。再粗俗一点儿,就是倒腾贩卖,赚个差价而已。其中的弯弯道道就多了去了,就不一一细说了。单说你种植茶叶吧。”

   茶叶,普遍产量不高,而一棵树,最好的茶叶只有那么一点儿,大多是中级、低级茶叶,不值钱!走高档大气上档次的路线,需要包装,完美到无懈可击的包装,以及家喻户晓的知名度,否则没人鸟你!没人愿意花费高额资金去当试验品!

   “因此,你的股东选择很重要,一、有名气;二、有雄厚的资金,足以支撑你的茶叶从种植到成品的一切开销!”

   “这么麻烦?”刚刚舒展开的眉头又皱了起来,龙根是真郁闷了。老子发点儿财容易吗?

   “照这么说,还不如把转让呢,拿钱走人,多痛快啊!”龙根又说道。刘雨欣不就是这意思吗?

   然而刘雨欣依然摇头,“拿钱走人是很痛快,可你依然会承担风险。其一,若没高人品鉴你的茶叶,谁鸟你?好吧,这个问题已经解决了,你的茶叶很好。可若以后茶叶赚大钱了,远远超过一千万,你是不是得后悔死了?”

   “我.....”

   龙根不吭声了。没法说话了啊,这也不行,那也不行。总有一种“富贵险中求”的感觉。

   “那,现在咋整啊?”龙根束手无策了。

   何静文安慰道:“慢慢来吧,先别着急,我看表哥能不能帮你拉点儿股东吧。”嘴上说着,心里却没啥底。

   表哥是有些能耐,可从政之后便不能涉及生意,若是让上面发现了,那表哥的一辈子岂不是完了?

   “嗯?我想起一个人!”龙根突然说道。

   “谁?”

   “方倩,她不有钱吗?开的是宝马,穿的跟妖精似的,你们说我去勾引勾引,骗点儿钱来使使不算过分吧......”

   “去死!”

   俩女同时骂道。

   龙根一脸讪讪,正准备说啥,该死的电话又想起来了,一看,又是红绸那sao婆娘的,接起来,没好气道:

   “我说师太啊,你下面难道又痒了?能不能让我歇会儿啊,我也挺累的啊!要不你还是找黄瓜兄弟吧,带刺儿的那种,塞进去别着急拔出来,转两下,更够味儿!”

   “啥?要过年了,见见面?见啥面啊,我都愁死了!不说了,我去找钱了啊.....”说完,龙根火急火燎,挂了电话。又缠上了何静文。

   一群婆娘当中,现在怕也只有何静文有这能力帮帮忙了,见多识广,总不能真脱光了路边上当站街鸭子去吧,那得等到啥时候才有钱啊?至于方倩,龙根没报太大的希望,萍水相逢而已,还没来得及掏家伙事儿呢,人能知道你的能耐?

   “喂,何大乡长,何美女,帮帮忙呗.....”



紧急通知:请记住我们多个域名,将 352cc.com 加入收藏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