紧急通知:请记住我们多个域名,将 417dd.com 加入收藏夹!


                (2)
  虽然我怀疑浩扬用不当手段控制婉柔,但我来不及细究,现在救治梦瑜要紧。
按着浩扬的药方配好药后,我来到梦瑜的病房。梦瑜头发蓬乱,呆坐在病床上,
比起我之前认识的梦瑜,消瘦了许多。上次见到梦瑜,还是在出事前的一个礼拜,
这是我第一次见到她。
  那一天,是除夕夜,我和浩扬白天还要值班,浩扬老家很远,开车要两天路
程,他觉得与其在路上过年,不如在宿舍里度过,年初一再回去。浩扬邀请我到
他房间里打火锅,当我来到他房间时,除了浩扬,还有两位美女,其中一位是婉
柔,她今天身着白色外套,脖子上系着一条粉色丝巾,尽显优雅。
  另一位,也留着长长的秀发,发尾烫卷,看起来娇俏可人,一副瓜子脸,下
巴比婉柔尖一点,笑起来有种清新的感觉,身高比婉柔稍矮,但是比婉柔瘦弱,
所以看起来也很高挑。她身着深色外套,里面是件花边小衬衫,黑色丝袜包裹着
长腿,尽显青春性感。
  「还不快叫佟哥。」
  浩扬亲切地对着那位陌生的美女说。
  「佟哥!我叫梦瑜。」
  婉柔的语音,由於职业原因,略显低沉,总是透露着成熟,而梦瑜的语音,
音调较高,还带有一点小姑娘的娇俏。
  浩扬还是挺会搞气氛的,多亏了他滔滔不绝,让我在苦恋的婉柔和陌生的梦
瑜面前,不至於显得无所适从。
  梦瑜听着浩扬吹牛,一直呵呵地笑,逐渐地,变成抱着婉柔的胳膊,看来她
和她的未来大嫂感情很好。婉柔也只顾着和梦瑜闹,似乎一直在躲避我的眼神。
  「哥,我忘了买年糕啦。」
  梦瑜忽然想起了什么。
  「去楼下超市买不就行了嘛。」
  婉柔温柔地对梦瑜说,然后拿出钱包准备下楼。
  「不了,嫂子,我们老家那种年糕,超市没有,得开车去市郊菩萨庙那边才
能买得到,只有我才知道在哪家买,哥你开车载我去吧。」
  「谁是你嫂子啦……」
  婉柔被梦瑜逗红了脸,假装嗔怒地回了一句。
  听到「嫂子」两个字,我的心又有点痛了,本来婉柔是我的女人,现在却成
了别人的未来妻子,还当着我的面和男友家人调笑。
  我知道梦瑜说的菩萨庙,来回车程最快也要一个多小时,浩扬就放心我和婉
柔单独相处一个多小时吗。
  兄妹俩的背影渐渐远去,而我,和婉柔面对着面,却一直无言。
  「为什么离开我?」
  我最先打破了沉默。
  「对不起。」
  两年的感情,却只换来一句对不起?
  我抓起婉柔的手,婉柔并没有反抗。我牵着她离开浩扬的房间,来到我的房
间。
  「你还记得我们一起的时光吗?」
  我指着桌面上的相框,相框很精緻,是婉柔亲自挑选的,相框装着我们亲密
的合照。婉柔看到照片,眼泪止不住从眼角流了出来。
  「你还爱我的对吗?」
  面对我的质问,婉柔点了点头。
  「那你为什么离开我?」
  「对不起。」
  还是那句对不起,我完全无法理解这三个字的含义,婉柔如果还爱着我,为
什么要和我分手,如果不是感情的原因,难道是……
  此刻我想起了婉柔在隔壁激情四射的浪叫声,难道说,一直温柔克制的我,
并没有带给她真正的性爱快乐?而婉柔,在我身上一直压抑着本能,却在浩扬身
上,得到了释放。
  「他能给你的,我也能。」
  我收起了往日的温柔,强行脱掉婉柔的外套和衬衫,婉柔竟然穿着性感的黑
色蕾丝胸罩,洁白的身体隐约有几处浅浅的吻痕。接着,我掀起了她的职业裙,
发现她竟然穿着丁字内裤。蕾丝胸罩、丁字裤,这完全不是我所认识的端庄嫺静
的婉柔,却也印证了我的想法,婉柔本来就是个放荡的女人,却因为职业和在爱
人前的矜持,压抑了自己的欲望。
  如果我也像浩扬那样无所顾忌地和婉柔欢爱,婉柔会不会回到我身边?
  我把婉柔推倒在床上,脱下自己的裤子,由於两个多月没有欢爱,加上婉柔
今天的性感内衣,我粗壮的阳器已经完全勃起。
  「不要……啊……」
  我不顾婉柔的阻拦,进入熟悉却又陌生的蜜穴。随着缓缓的摩擦,婉柔的阴
道分泌出润滑的液体,渐渐适应了我的阴茎。
  我忽然加快了抽插,阴茎带着强大的冲击力一次又一次地撞击着花心。
  「轻点……不要……伤着……孩子……」
  我一下子愣住了,什么,婉柔已经怀了浩扬的孩子?他们在一起才两个多月
而已。不过,最近几天,他们欢爱的声音确实低了很多,原来是婉柔怀孕了,不
再激烈交媾。
  我拔出阴茎,呆坐在床上,不敢相信婉柔已经怀孕的事实。刚刚燃起的一丝
希望,不仅被无情地掐灭,甚至感觉到,婉柔离我更远了。
  婉柔跑到浴室简单沖洗了一下,整理好衣物,回到床上,看着还在发呆的我,
眼里尽是怜爱。她拿出湿纸巾,开始认真地在我的阴茎上擦拭。我感觉下体一凉,
才注意到婉柔在给我清理下身,但我马上拒绝了她的「好意」,走进浴室,打开
花洒,让热水从头到脚地淋下。
  不知道过了多久,我听到敲门声,意识模糊地用浴巾裹住下身,走出浴室,
走到房门处,打开了房门。冷风从屋外吹进,赤裸着上身的我立刻清醒过来。敲
门的不是婉柔,也不是浩扬,而是梦瑜。梦瑜看到我全身赤裸,只有一条浴巾裹
着下体,双颊马上泛起绯红,别过脸去。我发现自己失态,连忙关上门,回房内
穿好衣物。
  梦瑜和浩扬已经买到年糕,我们一起打火锅,吃完火锅后,我和浩扬干了几
杯酒。可能因为伤心,那天的酒量特别差,我很快就醉过去了,直到第二天傍晚,
才从床上醒来,隔壁已经人去楼空,他们应该是回老家去了。
  但没想到,这一别,竟是永别……
  浩扬和婉柔,已经躺在冰冷的太平间里,而梦瑜,却神志不清地坐在我面前。
我按着浩扬研制的药方,配好了药,给梦瑜喂服,已经过去一周时间。拍片显示,
梦瑜受创部位,已经基本康复,而药物还停留在脑内,现在到了催眠唤醒梦瑜神
智的时候了。
  我用着一贯的催眠手法,带领梦瑜进入催眠的世界,寻找她失去的意识。
  可是,每次进行到一半,梦瑜就会跳出催眠的世界。似乎正常的催眠手法对
她没有效果。
  是不是催眠方法有问题呢?我翻查笔记本,并没有找到太多线索。忽然间,
我把注意力转到书桌的电脑上,浩扬会否把催眠方法记在电脑里呢?
  我打开电脑,需要开机密码。我翻查了浩扬的证件,把各种我能想到的数位
或字母组合输进电脑,却始终打不开,直到……我填上婉柔的生日日期,浩扬的
电脑终於打开了。
  我拼命地翻查浩扬的医学研究资料,却仍一无所获。但是我发现了浩扬电脑
里的一个隐藏资料夹,里面有两个视频。好奇心驱使我点开了第一个视频……
                (3)
  我点开第一个视频,画面摇摇晃晃,仔细看周围环境,应该是在隔壁的宿舍,
浩扬拿着手机,走到厨房,然后倒了一杯水,偷偷地拿出一颗药丸,掐掉一半,
把另一半放进水里,摇匀。然后,手机就被搁在厨房,只能听见声音。
  「来,喝点水。」
  「谢谢……怎么这水有点浑浊」
  视频里传来婉柔熟悉的声音。
  「我加了片维他命,看你那么憔悴,给你提神」
  「谢谢。」
  然后就没了声音。
  几分钟后,手机被拿起,一直拿到书架上。
  因为宿舍是单身公寓,所以客厅和卧室是一起的,画面里出现了几乎整个宿
舍的景象。婉柔身穿我们吵架当天的衣服,我马上明白了,这正是我们吵架当天
的事情。婉柔坐在沙发上,双手撑着额头,头发遮住脸蛋,似乎有点头晕。浩扬
来到婉柔身前坐下,拍了一下婉柔肩膀,婉柔慢慢抬起头望着他。
  「我帮你做一个小小的精神治疗,能让你不那么心烦,来,看着我的手指…
  …「
  婉柔的眼珠子就随着浩扬的手指移动,不久后进入了催眠状态。浩扬构建的
催眠世界,和平时常用的催眠方法不同。我认真的观察并记下他的语言和动作,
这应该才是治疗梦瑜的正确催眠方法。
  整个催眠过程用了接近半个小时,随着浩扬手指打出「嗒」的一声,婉柔似
乎恢复了神智。
  「摸一下我的脸。」
  浩扬开始发出指令。
  婉柔很顺从地伸出右手,轻轻地摸着浩扬的脸。
  浩扬很兴奋,他感觉到他的催眠似乎成功了。
  「亲我的嘴。」
  浩扬发出第二道指令。
  什么,这傢伙居然让别人的女朋友去亲他?
  婉柔脸上露出一丝抗拒的神情,想必心中,并不愿亲吻这位没有感情的男子。
但是,身体却很顺从地前倾,嘴唇渐渐贴在浩扬的嘴唇上。
  浩扬脸上露出兴奋的表情,随即左手伸到婉柔脑后,右手扶着婉柔的腰间,
动情地亲吻着婉柔。而婉柔一直没有拒绝,任凭这个亲吻持续了整整一分钟。
  当浩扬放开婉柔时,我看见婉柔眼角闪着一丝泪光。
  浩扬知道,这个药物和催眠,只能控制人服从自己,并不会改变对方内心的
情感。婉柔对他并没有感情,所以身心并没有投入到这场热吻中。
  「婉柔,你知道吗,你是我心中的女神,从我第一眼看见你,我就被你深深
吸引……」
  浩扬开始对婉柔诉说衷情,而婉柔的表情也渐渐软化……
  「我不求你忘记阿佟,但他已经是过去式。我知道你会觉得很对不起他,我
也受到内心的责备,但以他的条件,不愁找不到好的女孩,我只希望你也能接受
我,我会全心全意去爱你。」
  看来,浩扬并不满足於得到婉柔的身体,他更想得到她的心。
  婉柔低下头,似乎是认命了一般。
  此时,浩扬站立起来,把婉柔扶到床上。
  我知道,该发生的,总要发生……
  视频中,两人的衣服渐渐减少,直到最后一丝不挂。
  浩扬开始亲吻婉柔的脖子,婉柔只是闭上眼睛,神情漠然。浩扬的嘴渐渐下
移到乳房,一瞬间含住了婉柔的乳头。婉柔似乎受到很大的刺激,睁开了眼睛。
  但是浩扬并没有看婉柔的脸,而是时不时含着乳头,又时不时伸出舌头舔弄。
婉柔的脸渐渐变得绯红,这感觉,既像是兴奋,又像是羞耻。
  玩弄了几分钟后,浩扬把目光移向婉柔的下腹,那团诱人的黑色毛发,遮盖
着婉柔美丽的蜜穴。
  浩扬用手抓起婉柔的手,让婉柔握着已经勃起的肉棒,亲自送进蜜穴。婉柔
竟然丝毫没有拒绝,领着浩扬的肉棒,准确地放到阴道口上。
  此时的浩扬,并没有戴套,他马上就要无套进入我女友的身体了。以前,为
了防止意外怀孕,我都是规规矩矩地戴着安全套的,但浩扬的第一次,就已经没
有戴套了。我知道我的婉柔马上就要被彻底玷污了,而我却无能为力,因为这一
切已经是三个月前的事了!
  浩扬向前一挺,肉棒很顺畅地进入婉柔体内,这和我平日和婉柔做爱时不同,
平日里我总是得在阴道里磨磨蹭蹭,慢慢推进。也许是因为浩扬刚才的前戏更足,
也许是没有避孕套的阻隔,让婉柔的阴道更容易适应外物,浩扬很轻易就全根插
入了。
  浩扬慢慢地抽动阴茎,婉柔的阴道很窄,很温热,虽然有大量爱液润滑,但
是阴道仍然很紧凑,紧紧地包裹着阴茎,使浩扬露出很舒服的表情。
  浩扬的每一次抽动,婉柔都轻轻地发出一声「啊」的呻吟声。但是随着浩扬
渐渐加快了抽动频率,婉柔不得不用手捂住自己的嘴巴。
  对啊,那时候我和婉柔刚吵完架,我正在隔壁房间呢,如果听到婉柔的呻吟
声,指不定会发生什么事呢。
  浩扬一边抽插,一边身体前倾,双手抓住婉柔饱满的乳房,拼命地搓揉着。
  此时婉柔也抬起双腿,变成M字,不断地迎合着浩扬的抽插,看得出她也开
始享受这场性爱。
  浩扬双手搓揉了半刻,便离开婉柔的双乳,撑在婉柔的身旁。浩扬俯身吻住
了婉柔,而下身竟没有停顿,而是更激烈地抽动。
  一下又一下的重击,婉柔体内一定有很深刻的感觉,可是嘴巴被浩扬紧紧吻
着,身体被浩扬死死压着,脸也被淩乱的秀发半遮半掩着,我无法看出此刻的她
的切实感受。
  我没听说过浩扬有恋爱史,他是个宅男,婉柔很可能是他第一个女人,而视
频那天,很可能就是他告别童子身之日。
  作为处男的第一次,能够坚持近十分钟,已经不错了。随着抽插的加快,我
知道浩扬已经接近顶峰了。果然,一次猛烈的插入后,浩扬停下所有动作。紧接
着,浩扬抬起头,露出畅快的表情,而之前一直被吻着的婉柔,此时不断喘着气,
可以感受到,刚才交媾的激烈。
  片刻过后,浩扬慢慢拔出阴茎,白色的精液随着抽出的阴茎,慢慢地从洞口
流出。浩扬积累而二十多年的童子精潺潺流出,分量惊人。
  之前,我每次和婉柔恩爱,都是戴套做的,但是,浩扬和婉柔的第一次,就
无套中出了。我真的无法相信,我最信任的兄弟,竟然会做出这种事。
  浩扬并没有立刻去浴室沖洗,而是躺在婉柔身边,温柔地抱着呆若木鸡的婉
柔,还在她耳边,轻轻地诉说着情话。
  看到这里,我有点释怀。事实上,我本已接受了婉柔离开的事实,但我不知
道婉柔和浩扬,是否幸福,尤其是我知道浩扬是靠催眠和下药让婉柔顺从自己的。
但是看到浩扬此时此刻的表现,我知道浩扬也是深爱婉柔的。浩扬横刀夺爱,虽
然卑鄙,但也是爱使然,奈何我是他好朋友这个身份,让他背负着深深的愧疚。
  一切已经过去,死者为大,我决定暂时放下对浩扬的恨,用刚才的催眠方法,
救治梦瑜。
                (4)
  我用着浩扬在视频里的方法,对梦瑜进行催眠。半小时后,催眠完成,随着
我手指「嗒」的一声,梦瑜睁开了眼睛。
  「佟哥!」
  听到梦瑜的声音,我知道梦瑜成功恢复了神智。我对着她傻笑,想起救治梦
瑜的方法,竟是从梦瑜的哥哥夺走我的婉柔的过程中学来的,我的笑容里,渐渐
夹杂着苦涩,眼睛开始湿润。
  「是你救了我吗?」
  我点点头,而梦瑜的脸上传来了感恩的神情。
  「那我爸妈、哥哥和嫂子呢?」
  是啊,我只顾着救醒梦瑜,却没想过她醒来后,该怎么回答车祸的事。
  她从我的眼神中,知道事情不妙。
  「他们都……不在了?」
  我点了点头。
  「哇」的一声,梦瑜大哭了起来,最亲的亲人全都不在人世,这个打击对梦
瑜来说太大了。梦瑜哭得撕心裂肺,响彻整个楼层。
  「不要哭了,节哀顺变吧。」
  我说这句话,只是想略微安抚她,没想到她马上停止了哭声,只是眼泪还是
止不住直流。
  面对这个情形,我感到很诧异,按理说听到亲人去世的消息,放声痛哭是人
之常情,为什么我一句安慰的话,能让她马上停止哭声?难道……
  我想起来了,被催眠者会对催眠师惟命是从,我的一声不经意的安慰,对梦
瑜来说,竟然变成了一道指令。
  我把梦瑜留在病房里观察,我发现梦瑜很快就能像正常人一样自理。没过多
久,梦瑜就可以出院了。我陪同她办理出院手续,并且去有关部门那里处理了她
亲人的身后事。
  梦瑜把老家的房子转让了,她老家的房子很破旧,值不了几个钱,换了钱还
给我后,身上已经没有多少。我看她无处落脚,就跟医院打了声招呼,把浩扬原
来的宿舍留下来,就当我租下,让梦瑜居住。因为她是这方面治疗成功的第一人,
后续还需要观察,住在我隔壁,也方便我观察和照顾。
  梦瑜原本在一家广告公司上班,住在公司宿舍,以现在的精神状况,不适合
回去那里工作了,她便辞去了工作,此刻正在回原来的宿舍,把私人物品搬过来。
  趁着梦瑜回原来住处收拾东西,我来到浩扬的房间。我打开浩扬的电脑,点
开之前的隐藏资料夹。我当时只看了第一个视频,没有看过第二个视频,我有点
好奇,第二个视频是什么?也许只是浩扬和婉柔平时恩爱的片段,也许是其他无
关紧要的事,我对这些的兴趣其实不大。但我就是好奇,总想看看里面的是什么。
  我点开了视频,还是手机拍的,从当时的情形,我马上就认出,是除夕那天
夜晚。
  此时,梦瑜已经躺在浩扬的床上,我却趴坐在沙发上,而拿着手机的浩扬和
画面里的婉柔却十分清醒。
  我清晰记得,梦瑜那晚喝得不多,而我虽然多喝几杯,但是应该也不至於醉
得不省人事,我以为是之前得知婉柔怀孕的事,让我郁郁寡欢,所以酒量大减,
但是我竟然直到次日傍晚才醒过来,而浩扬此刻竟毫无醉意,这差别也太大了吧,
莫非是,我和梦瑜被下药了?
  紧接着,浩扬收起手机,从声音上判断,应该是婉柔和浩扬把我抬到隔壁我
的房间里去。视频马上印证了我的判断,浩扬把手机放在我的书架上,我房间的
摆设和浩扬的房间几乎是一样的,画面也清晰地看到我整个房间。我醉死在床上,
婉柔坐在我身边,癡癡地望着我。
  但是,一个身影,正慢慢靠近我俩……
  视频里,浩扬走到了婉柔的身边。
  「他不会有事吧。」
  婉柔回头询问浩扬。
  「放心吧,我只是给他吃了加量安眠药,让他好好睡一觉。」
  浩扬竟然给我下药?我心里开始紧张,不知道他接下来要对我做什么。
  「为什么?他是你的兄弟。」
  「嘿嘿,你刚才和他做了吧?」
  婉柔轻轻地点了点头,过了片刻,才张开嘴。
  「我告诉他我有了,他就停下来了,没有……」
  「没有什么?没有射到里面去吗?」
  婉柔没有回答,只是轻轻点了点头,露出愧疚的表情。
  「你不用愧疚,我不是反对你和他做,我知道你心里有他,但是……」
  浩扬说到「但是」两个字,停顿下来,似乎下一句话,是句很重要的话。
  「但是,我在的时候,你要完全听我的,在别人面前,你是我的另一半,在
我面前,我让你怎么做就怎么做。」
  「是的,主人。」
  「主人」两个字,彻底震撼了我的内心,我简直不敢相信,虽然催眠术能让
婉柔对浩扬惟命是从,但是没想到,他们私下竟然建立起类似于主人和奴隶的关
系。这还是我印象中那个独立自主的女神教师吗?
  「很好,现在你主人的好朋友,也是你的前任爱人,他压抑了太久,你刚才
没有让他得到释放,得到解脱,你知道你应该做点什么吗,别顾忌我的感受,就
像你最近服侍我那样,去好好服侍他。」
  浩扬手指着我,而婉柔的目光,竟然循着浩扬手指的方向,最后落在我的胯
下。
  婉柔似乎明白了浩扬的意思,伸手去解开我的裤带,扒开我的内裤,把裤子
褪到我膝盖处,我的傢伙正蔫倒在两腿之间。
  婉柔分开我的双腿,跪在中间,把秀发全都拨到一边,张开玉嘴,伸出舌头,
轻轻地舔弄蛋蛋和阴茎的根部。画面中的我,似乎感受到了刺激,阴茎开始勃起,
很快就一柱擎天。
  婉柔见状,张开嘴巴,一下子把龟头含进嘴里,然后开始上下套弄着。婉柔
把秀发都别到另一边去,所以我可以清楚看到,婉柔的腮帮,一缩一鼓的,不断
吸吮着我的阴茎。
  而此时,浩扬竟然脱了裤子,爬到床上,跪在婉柔身后。他掀起婉柔的裙子,
看到性感的丁字裤。他没有扒下丁字裤,而是把丁字裤往旁边一拉,婉柔的蜜穴
便完完全全暴露在他面前。
  浩扬挺起肉棒,慢慢地进入婉柔的身体。此时此刻,一个标准的3P场景出
现在画面里,浩扬用后背位抽插着婉柔,婉柔的嘴里含着我的阴茎,而我却无知
觉地躺在床上。
  浩扬一个挺动,婉柔便轻轻向前倾一下,我的阴茎就深入婉柔的口腔一分,
而紧接着浩扬向后抽离阴茎,带动婉柔稍稍后仰,我的阴茎又抽出来一点,如此
反复,好像我躺着抽插婉柔的嘴巴一样。由於三人的动作同步,渐渐地,竟然分
不清是浩扬在主动,还是我在主动。
  「兄弟,我现在操着你的女人,你知道我对你感到有多抱歉吗,我感觉,我
死后一定会下地狱的,第十八层地狱。但是我根本阻止不了我的冲动啊,你看看
婉柔,她的身体,多么漂亮,她的气质,多么出众。兄弟,我欠你的太多太多,
根本还不了,除了婉柔,我什么都可以让给你。我的妹妹也是个大美人,如果兄
弟不嫌弃……」
  浩扬似乎也觉得自己失言,便没有再说太多,加紧了抽插。眼前的场景实在
太淫荡了,浩扬很兴奋,没坚持多久,就在婉柔的蜜穴里泄了。
                (5)
  看到视频里浩扬趾高气扬的样子,我本来稍微原谅浩扬的心,又开始对他仇
恨起来。他抢我女人也就算了,竟然下药迷晕我,在我面前玩3P,这是多么大
的侮辱,如果不是他已经死了,我可能马上亲手去杀死他。
  画面里,浩扬射精后,便抽出阴茎,坐在床边,淫笑地看着婉柔在给我口交。
婉柔把我的阴茎吐出来,然后把头发别在耳后,休息了十几秒,重新把我的阴茎
含在嘴里。这次她把我的阴茎整根没入口中,我估计龟头已经穿过喉咙,差不多
进入食道了,她是在给我「深喉」。婉柔加快了吞吐频率,没过多久,她不断上
下摇摆的头部停下来,此时,婉柔耳后头发经过刚才激烈的摆动,从耳后散落下
来,渐渐遮住了婉柔的面容,使我看不清她此时的表情。
  她渐渐抬起头,把秀发别在耳后,我此时才清晰地看到,她的腮帮鼓鼓的,
而我往下看,画面中的我的肉棒已经软化倒下,可想而知,我把精液全都射在她
的嘴里了。
  「吞下。」
  身后的浩扬发出一句指令,婉柔便咕噜一声,把我的精液全都咽下去了。
  画面中,浩扬开始放声淫笑,而婉柔却流着泪水,又在癡癡地看着画面中的
我。
  「啪」,正在看视频的我,身后忽然传来物品掉落地上的声音。我回过头来
一看,梦瑜手上的书掉在地板上,一只手捂着嘴巴,掩盖着一脸的惊讶。我太专
注画面,竟然没留意,梦瑜不知道什么时候回来了。梦瑜看到画面中哥哥和嫂子,
还有我在一起,私密部位都裸露着,即便是傻子,也知道发生了一件极其淫秽的
事。
  我和梦瑜,就这样,一个坐着,一个站着,僵持了半天,到了最后,还是梦
瑜先开口。
  「我哥说的,是真的吗?」
  我点了点头,离开了座位。梦瑜随即坐到电脑前,她翻看着之前的视频,还
有那个催眠视频,全部看完后,应该也猜到,我们三人之间,发生了什么事。
  我坐在沙发上,默不作声,我想到浩扬的淫笑,像是向我示威,他不仅夺走
婉柔,还把我当地底泥般狠狠地踩在脚下。此仇不报非君子,可是他已经死了,
我找谁报仇?
  我看到电脑前的梦瑜,脑中响起了一把声音:哥哥的债,就应该由妹妹来还,
你是梦瑜的救命恩人,你本来就有权决定她的一切。把她变成你的奴隶,狠狠地
折磨她,发泄你所有的怨恨。
  「梦瑜,过来。」
  梦瑜似乎触电一样,马上站了起来,然后转身,走到我身前。
  「你哥欠我的,你来还,愿意吗?」
  「愿意。」
  即使她哥哥没有欠我什么,作为催眠施术者的我,无论什么要求,她都会无
条件服从。
  「给我口交。」
  梦瑜随即跪在地板上,解开我的裤带,张开嘴巴,把我的阴茎含在口里。
  可是,我明显感觉到梦瑜似乎毫无给男人口交的经验。我推开了她,她的牙
齿刮得我有点痛。
  「你牙齿刮到我了」
  「对不起,我再试试。」
  「算了,我现在没有心情,你自己上网学习学习。」
  我回到自己的房间,躺在了床上,我此时脑海中泛起视频里的画面,就在这
张床上,婉柔动情地为我口交,而她身后,却是面露淫笑的浩扬。似乎心中的魔
鬼是会传染的,浩扬内心的黑暗传到我身上,我刚才竟然对梦瑜……
  我闭上眼睛不去想,我强迫自己睡去,可是到了半夜……
  我渐渐从快感中苏醒过来,我感觉到阴茎竟然硬梆梆地呈现一柱擎天的雄姿,
而且,有一片湿润而温暖的舌头正在舔舐着我的阴茎,我撑起上半身,向下体处
望去,一位长发绝色美人正一丝不挂地趴伏在我腿边,而此刻,这位一直在埋头
舔弄肉棒的美人儿也抬起头来望向我,一脸娇羞,随即又低下臻首,继续用香舌
服侍着我那昂然傲立的肉棒。
  我似乎忘了锁门,而梦瑜,竟然在半夜,来到我的房间……
  梦瑜甩动着她那蓬乌黑亮丽的长发,不断改变舔舐的角度,非常的温柔。恍
惚间,我感觉像是婉柔复活,附着在梦瑜身上。
  「我要你。」
  我抱起眼前的美人,激动地佔有着她那火红的嘴唇。随即,我又把她压在身
下。我掰开她的双腿,她毫无反抗,而当我的龟头顶在阴道口时,她才显露出一
丝慌张。
  我这才回过神来,眼前的美人,不是婉柔,而是梦瑜,但事已至此,我已经
把梦瑜当做婉柔的替代品,箭在弦上,我下定了决心,要佔有她。
  我深呼吸了一口气,便把阴茎刺入梦瑜体内。梦瑜阴道很窄,我第一下竟只
能把龟头放入,便已经卡住不能前进。我不断挪动下身,渐渐地,感觉梦瑜开始
适应,阴道内开始出现爱液。
  我感觉差不多了,便鼓起一口气,向前挺动。梦瑜喊出「啊」的一声,划过
夜色,似乎响彻天际。我不明所以,立刻停下来,看到梦瑜眼角已经冒出泪水。
  我抽出阴茎,打开床头灯,往茎身一看,吓了一跳,我竟然看到血丝。
  我马上明白,梦瑜刚刚献出了处子之身。
  「对不起,请……请你继续……」
  开弓没有回头箭,在梦瑜的同意下,我重新提枪上马。
  有了之前的经验,这次容易了一点,借着处女血和爱液的润滑,我的肉棒终
於可以尽根没入梦瑜体内。我在火热狭窄的阴道内艰难地挪动,而梦瑜也皱着眉
头,强忍着痛楚,配合着我的抽动。
  由於处女阴道的狭窄,我很快就有要射精的感觉,但是,我已经佔有了梦瑜,
对她带来极大的伤害,我不能让她怀孕。一来,我的将来可能不会和她在一起,
二来,我深知道此刻我还爱着婉柔,不可能接受别人为我怀孕。我赶忙抽出阴茎,
精液飞洒出来,射得梦瑜腹部、胸部、颈部甚至面部……到处都有。
  梦瑜失去处女之身,又经历我刚才的开垦,似乎已经精疲力竭,我怜爱地看
着她,拿着纸巾,为她擦拭身上的髒汙.
  我扶着她到浴室,为这个刚对我奉献出处女之身的女孩,擦拭每一寸肌肤。
  「从今天起,你就代替婉柔服侍我吧。」这句话我刚到喉咙,便又吞回去了。
是的,刚才美妙的性爱体验,让我有点流连忘返,能够有个美女每晚在我胯下婉
转承欢,是大多数男人梦寐以求的事。而梦瑜,无论从身材到相貌,都能称得上
是极品美女。但是梦瑜不能取代婉柔在我心中的位置。因为我很清楚,婉柔给我
的是爱情,而梦瑜给我的,是性……
  一个完全听命于我的美女,我不怀疑我能从她身上得到美妙的性爱,但是我
很怀疑,这种从属关系,会否出现爱情,甚至,我认为这种无法逃避的从属关系,
本身就不可避免地扼杀了爱情的可能。
  那么,梦瑜,究竟对於我来说,是什么?充气娃娃?妓女?包养的情人?炮
友?备胎?
  就把她当做是我失恋期的麻醉药吧,在遇到下段恋爱之前……
  一个自欺欺人的人,似乎终於想通了,说服了自己,去接纳这种扭曲的从属
关系。而他面前的美人儿就简单得多了——主人说的话,就是一切。
               (待续)

紧急通知:请记住我们多个域名,将 417dd.com 加入收藏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