紧急通知:请记住我们多个域名,将 814ee.com 加入收藏夹!


   妈妈仰着脖子的样子仿佛沉浸在天堂一般,那迷离的眼神不时的抖动着,好
像又在渴望什么。而黄强咽了咽嘴里的唾液,喉结也跟着动了一下,就像一只大
灰狼色眯眯的看着妈妈。
  他看着妈妈那种欲罢不能的样子更是加快了手速,他想让这种感觉再猛烈一
些,甚至他想伸进自己的第三根手指,可妈妈的小穴简直太紧,黄强试了几次都
没有得逞。
  而妈妈在黄强一下又一下的冲击中,更是飘飘欲仙。自从爸爸走后,妈妈几
乎没有过这样的感觉,妈妈几年来的昼昼夜夜也许更期望这样的事情发生,更期
望有个男人来填补她身体上的空虚。
  妈妈柔嫩的肌肤好像每一寸肌肤都嫩的能掐出水来,柔软又有弹性的大胸好
像能捏出乳汁来!,妈妈眯着眼睛嗯啊的呻吟,那种浪荡又迷离的样子简直让人
无法自拔。
  虽然痛恨黄强那个坏蛋,成天欺负我,又窥探妈妈好久,但是妈妈那种满足
的样子,还真是希望那一刻停留在那。
  黄强的手指快速的抽插着一下又一下,简直快到抽筋,他的大屌已经忍耐不
住了,早已支起了高高的帐篷,仿佛要在这个帐篷里做一些不可描述的事。
  黄强就在妈妈沉浸的忘我的时候抽出了手指,胳膊朝旁边甩了几下。
  这一阵的抽插让他的手有些发麻,黄强丝毫没有放松,刚甩完的手就赶紧按
着妈妈了,然后一边往下蹭着裤子一边唏嘘的舔着妈妈仰起的脖子。黄强的口水
沾在妈妈的脖子上,显得发亮!妈妈的脖子也被舔的痒痒的,她不时的用手推着
黄强的脑袋,可是却怎么都推不走这个小无赖的黄强!
  费了很大力气,黄强终于把裤子蹭掉了半截,他那只大屌大的更明显了,好
像要把那个内裤撑破个窟窿。
  黄强边摸着妈妈的大胸边小声说道,我的大刀已经饥渴难耐了,见黄强脱下
裤子,妈妈这才缓过神来,她拼命的挣扎想要挣开黄强的束缚。
  黄强矮小的身躯极力的控制着妈妈,想把她制服,但是妈妈作为一个警察出
身,怎么会让黄强得逞,她不断的挣扎着扭动着,黄强之后用手扣住妈妈不得动
弹,没有脱下内裤的大屌已经涨的不行,黄强只好隔着内裤在妈妈的身上蹭来蹭
去,边蹭边发出厮厮哈哈的声音,仿佛他也进入了高潮,那种抱得美人又能带来
快乐的感觉让他的速度更加快了。
  突然黄强的身体猛烈的抖动了几下,然后从嘴里呼出一口长气,紧接着便有
一股白白的液体喷到了妈妈的两腿间,白白的精液简直要跟妈妈雪白的肌肤靠色
了,中间还连着一丝黏糊糊的,黄强用手指拨断了那跟抻了很长的弦,然后用手
指抿了抿那一汪精液,沿着妈妈的大腿一直滑到两腿中间的最深处!
  此时妈妈也深深的进入了高潮,身体不断的抽搐着,细腰和胸部就像一条小
蛇一样一挺一挺的。
  黄强已经累的大喘粗气,趴在妈妈的身上,贴着她的小肚。妈妈的肚子平坦
又柔软,黄强趴在那里就像躺在一个水床上,听着妈妈的心跳!
  跟妈妈差了一头的黄强此时此刻跟一个小孩一样趴在妈妈的身上。
  趴了一会儿,黄强觉得还不够,他一把搂住妈妈的脖子,妈妈突然惊慌失措
的眼神,刚要张口大叫却被黄强直接堵住了。
  黄强的舌头翘开妈妈的嘴唇,硬生生的塞了进去,然后不断的在妈妈的嘴里
翻涌着,j搅动着。
  妈妈的表情很痛苦,好像被黄强强吻的上不来气,可是妈妈越挣扎,黄强越
使着劲儿。
  他们的唾液融合了,妈妈不时还发出恩恩的声音,他们肆意的缠绵着,妈妈
的衣服都湿了!
  吻着吻着,黄强的老二弟又开始不老实了,又在那个内裤里挣脱,好像要冲
出来。
  「怎么办,我又硬了」黄强边喘息边对着妈妈哼道。
  黄强边冲着妈妈的耳朵说话,边裹着妈妈的耳朵,弄得妈妈直痒痒。
  妈妈的头挣扎着往旁边伸去,并没有作声。
  黄强肆无忌惮的啃着妈妈,两只手也不老实的在妈妈的身上游荡!
  我也放学了。准备回家吃妈妈给我做好的饭。蹭蹭哒哒的就往家跑。到了家
门口,妈和黄强好像都听到了我的脚步声,两人急急忙忙的整理衣服和头发,我
推开了门,妈妈看到我开门的一瞬间慌了神。
  她怕这一幕被我看到,不知该如何是好,可是根本来不及了。
  看到妈妈眼神里透露着惊恐与呆滞,看着黄强在旁边也是一脸猝不及防的样
子,而妈妈腿上的精液还在那挂着,已经淌到了膝盖下边,她怕我看到,就紧张
的坐在那不动,两腿也死死的夹着,丝毫不敢有一点的放松。
  「妈妈,我回来了」
  看到黄强那个坏家伙在家里,我也没敢多说话。
  「妈妈,今天有些累。我先进屋了。」
  「去吧,儿子,一会出来吃饭。」
  「恩嗯,知道了妈妈。」我走进了卧室。
  而妈妈看到我进屋了,也松了一口气。
  黄强很明显被我的突然阻断显得意犹未尽。而妈妈坐在旁边,整理她凌乱的
头发,虽然妈妈的头发乱了,但是她那种凌乱的美依然是别「吃完饭你就赶紧走」
  「阿姨~ 」黄强色眯眯的坏笑着叫了一声,听的我都起了一声鸡皮疙瘩。
  「不想走嘛,阿姨我还……」
  「你别太过分,我跟你说!」妈妈一脸严厉又着急的表情说道。
  「阿姨别这样么!」看着妈妈一脸严厉的样子,黄强不再敢之声。
  晚上吃过饭后,黄强心满意足的离开了家里。
  第二天早上,妈妈依旧像往常一样,梳了个高高的马尾辫,是那样的精神,
那样的干练。
  妈妈又穿起来了她平日里的白衬衫,紧紧的裹着她那丰满的大胸,好像稍一
不小心,就要春光乍泄的样子。一条黑色小西裤,笔直又修长的大腿把裤子的美
都展现的淋漓尽致。
  打理好妆容之后,妈妈踩着她的高跟鞋,轻轻的关好门,走了出去。
  细长的高跟尽显著她足足的女人味。
  走在大街上,急匆匆上班的男男女女,即使在赶着时间,也不忘潮妈妈多瞄
几眼,有的甚至回头盯着妈妈看。
  女生也不断的投来羡慕的目光,到了警局,大家看着黎警官一身干练的小职
业装,朝气蓬勃的样子都十分的羡慕,热情的跟妈妈打招呼。
  妈妈直接走近那个老油条的办公室,刚一推开门看着老油条半躺在办公椅子
上,眯着眼睛,嘎呦嘎呦着,好像在意淫着。
  妈妈看着他那个样子就好恶心,妈妈心里明知道这个老油条是个黑警,暗地
里做些见不得人的勾当,但是心想现在时机未到,还是别捅破这层窗户纸了。
  妈妈推门走了进去,老油条见妈妈走过来,立马正经的坐了起来,有模有样
的假装着。
  「黎警官啊」老油条看着妈妈这一身立正的西装,高跷的马尾,精致的脸庞,
杨柳细腰的身材,不禁眼睛色眯眯的看着妈妈、「黎警官坐,最近是有什么新的
动况吗?」说着起身走向了饮水机。
  这个老油条果然心怀不轨,他过去拿了纸杯给妈妈接了一杯水。「都说女人
说水做的,黎警官这么年轻貌美的,可离不开水呀。」说着拿着水杯走向妈妈。
  递过水杯,老油条把另一只手搭在了妈妈的肩膀上。妈妈,接过水杯抬头邪
了一眼老油条,冰冷的眼神里透露着杀意,老油条见势赶忙把手拿了下来。
  「哎呀黎警官这段时间你也挺累的,有什么事交给我来不久完了么。」
  此时的妈妈看着老油条坏死的样子就心里冒火,只是她得压制自己的脾气。
  可是这个老油条就像个绿豆苍蝇一样,没头没了,他故意走到妈妈面前,对
着妈妈,微靠着桌子,故意把妈妈喝剩的半杯水弄撒、「啊,你干什么。」妈妈
赶忙站了起来,可是水已经洒在了妈妈的西裤上,老油条假装借机为妈妈擦水,
实际想摸摸妈妈的大腿、他的手摸了上去,「不好意思啊黎警官。」
  「不用你。」妈妈弯下腰准备自己擦水,老油条那色眯眯眼睛不断的盯着妈
妈的胸口开衫处看,看的他不舍的离开目光,口水都要留了出来。「」黎警官你
的身材真好啊。「边说边用手摸着妈妈的大腿。那姿势根本没有擦水的态度。
  本来妈妈压制的脾气,现在更是火冒三丈,他起身便朝着老油条大吼起来。
  「你也是局里的老人了,亏你这种事情也做的出来。」妈妈已经气急了,胡
乱的谩骂着老油条。
  一顿大吼过去,老油条不敢之声,因为他知道他对妈妈确实有色色的想法,
心里亏,所以只能听着妈妈的大吼,吼累了妈妈拿起包一甩,摔门而去!
  风风火火的样子,气坏了她,走了出去,大家都楞了,不知道刚才发生了什
么,个个瞠目结舌!
  妈妈快步的走着,那种走路都带风的感觉在她的身上体现的淋漓尽致。
  妈妈回到了她的位置,把包放在旁边,刚坐在椅子上,便听见电话的铃声,
她看了一眼是一个陌生的号码「会是谁呢,怎么是生号。」妈妈滑了一下手机,
接通了电话,电话的那头没有人说话,只听见几个女人的叫床声不断的传来,
「嗯嗯,,,……啊……啊……」接通了一会还是没有人说话,妈妈听着电话那
头的女人的声音气急了。
  「变态吧」妈妈很生气的骂道,随手便挂了电话!
  挂了电话后,妈妈心思会是谁这么捉弄自己呢,这个电话又是谁打来的呢,
这里面一定有蹊跷!
  看着这个陌生号码妈妈也无从下手,她开始忙起了自己的工作!
  一上午过得很快,到了中午妈妈买了一份饭,吃的饱饱的,雷厉风行的她做
什么都是立立正正,速战速决,不过这几天发生了太多的事情,妈妈的身体和精
神都十分的疲惫,吃完饭的她略感小困,准备趴在桌子上小眯一会。
  刚趴着没凡是把我纹章转到弟一绘所的死全家几分钟,妈妈刚要享受这困顿
之时带来的美好,却被一阵的电话铃声吵醒了,妈妈看了一眼电话,突然精神了
起来,居然是上午那个陌生的号码,这个人到底是谁呢,他到底想干嘛呢!
  接通了电话,电话那头依旧没有人说话,妈妈问了一句,「你想干什么?」
  话音刚落,没想到对方居然把电话给挂了。
  妈妈一头雾水,有些郁闷,到底是谁要这么捉弄我呢!我一定要查个清楚,
正在妈妈想的时候,突然来了一条没有来电显示的短信,上面是一张照片,是一
个男人被打的鼻青脸肿的样子,妈妈仔细的观察着那张照片,发现那个人正是黄
强!照片上黄强瘦弱的身体,渴望的眼神,好像在求救一样!
  怎么回事,为什么黄强会被人打成这个样子,这一伙人又是谁呢,看到想到
这里,妈妈的看到了底下的几句话,对方说要妈妈去市郊的一个废弃的粮仓把人
领回去,,还知道妈妈是谁。
  妈妈越来越疑惑!
  他们还说如果妈妈带着人过去的话,就会撕票。
  妈妈气急了,她原本平静的脸瞬间变得冰冷起来,妈妈抽出抽屉,拿起里边
的手枪,别在腰间,起身赶去了那个废旧的粮仓、妈妈玲珑剔透的腰条,英姿飒
爽的做事风格简直就像电影里的主角一样帅气,酷炫,也许在旁人看来,她这样
美丽的女子,每天穿梭在市间,做着这样的工作,其实就是她生活中的一部电影,
而妈妈就是那个美丽的女主角!
  一路上,妈妈发现,总有那么几波鬼鬼祟祟的人跟着她,盯着她的一举一动,
而妈妈过于着急,根本来不及理会那些跟着她的小混混终于赶到了粮仓。
  妈妈放慢了脚步,她小心翼翼的举着枪,眼神滴溜溜的转,寻找着黄强的影
子。
  粮仓里空荡荡的,通过破烂缝里透过来的几丝光线,能清晰的看到空气中飘
着的尘土。
  妈妈一直在寻找着,过了一会,妈妈看到一个破旧的货柜子旁漏出来那么一
点衣角还有点血迹,妈妈仔细一看,原来是黄强正狼狈不堪的卧在那里。
  妈妈蹲了下来,她的裤子紧紧的包裹着她那丰满的翘臀,微微倾下的身躯,
乳沟若隐若现,高高的马尾顺着她的脸庞捶了下来,想必黄强醒来看到妈妈这个
姿势一定会立马忘记身上的伤痛「黄强,黄强」妈妈边用手拍着他边喊到、「快
醒醒,醒醒黄强」看来他伤的很重,这帮家伙到底要干什么,对一个小孩小如此
重的手,看到眼前的一幕,妈妈的心里更是不平静了,她想抓到那些人狠狠的收
拾一顿,叫了好几下,黄强的手渐渐的小动了一下,然后慢慢的睁开眼睛,满脸
都是尘土又都是血迹的黄强,这样微弱的样子,瞬间还有些令人心疼,毕竟他还
是个孩子。
  「啊姨,我以为我会死在这里阿姨。」黄强微弱的声音说道。
  「傻孩子」就在这时,妈妈听见很多人的脚步声,等她回头一看,身边已经
被那伙坏蛋死死的包围住了。
  他们那一伙的领头上前了几步,那个领头的一看就是个学生模样,岁数也不
大,挺瘦的身材个头也不是很高,但是却一脸社会小混混的样子。
  领头上下打量着妈妈,一脸色眯眯的样子,看了妈妈半天,好像多久没见过
了女人一样,哦不,应该是多久没见过像妈妈这样身材窈窕,貌美如花的女子了!
  「呦一直听闻黎警官大名,果不其然,真的是个不一样的女子啊,这小身材,
这小脸蛋,不让老子稀罕稀罕都白瞎了是不是啊哥几个。
  「刚说完,旁边的同伙都跟着大笑起来,他们也都目不转睛的盯着妈妈,毕
竟妈妈那么美,是多少男人可望而不可及的女人。
  「小爷我叫何少杰,这一片的都叫我杰少。」
  「妈妈一脸不屑的斜着他,黄强也刚刚恢复了体力!
  「这小崽子发现了一些不该发现的东西,黎警官,你该怎么处置啊?」
  「呸,你们要拿一个孩子怎样」妈妈一脸严厉的问道!
  「怎样?哈哈,你说能怎样,黎警官,你说遇到这样的事情应该怎么做呢!」
  「我警告你,,」
  「警告我?」妈妈的话音还没落,那个杰少就打断了妈。
  「他知道了我们的事。就该消失!」
  「你们,你们一定会遭到法律的严惩的!」
  妈妈气坏了,手都有些发抖了,黄强这个家伙,都重伤成那样了,还不忘盯
着妈妈的翘臀呢!
  「不过呢,凡事都有解决的办法,你说呢黎警官?」杰少一脸坏意邪恶的说
道,眼神里透露着色情。
  「你想干什么?到底想怎样才肯放过他?」
  「黎警官,你当警察这么多年,还要我说的明白么,当然是~ 把小爷伺候舒
服了呀,,」说完自己便哈哈凡是把我纹章转到弟一绘所的死全家大笑,旁边的
人也都笑了起来。
  他们还正想着这样高冷的黎警官被他们的头头干爽的样子,以前都是看片,
现在是真实的演出了。他们的心里更是无限的期待。一个个,每个人心里都在翻
滚着激烈的场面,而那个杰少虽然还没动手,还吊着妈妈呢,但是心里早已迫不
及待了,早已意淫着妈妈被他骑在胯下的样子了。
  而黄强看着眼前的这一幕,虽然脸上没表现出来,但是心里也超级期待杰少
跟妈妈激烈的场面,即使今天尝不到妈妈,好歹过个眼瘾啊,虽然他知道妈妈此
次过来是来救他的,但是他这个没皮没脸的东西才不会心思这个呢!
  妈妈听到杰少提出的这个要求,恍惚的想起了,黄强以前跟她提过这个人,
原来是他。
  妈妈的眼睛转了一圈,周围空荡荡的,只有一些破烂的柜子家具。旁边躺了
一个没有行动力的黄强。身边十几个男人,妈妈一看这架势寡不敌众,觉得武力
是肯定不行了,只能智取了,妈妈开始跟杰少周旋。
  可那小子也不是个省油的灯,他听出了妈妈的意思,看出来妈妈的意图,杰
少一点也不买账,命令手下的人把妈妈绑到旁边的凳子上,手下出来两个人坏笑
着,终于可以近距离接触到这小娘们了。
  长得真水灵,他们一把拉过妈妈的胳膊,妈妈挣扎着大喊。
  「放开我,放开我。」可喊破了嗓子也无济于事,手下的人根本不理会。一
心想着借机吃点妈妈的豆腐。
  一个人把凳子拖了过来,手里晃着绳子,「小娘们,今天你跑不了了,乖乖
的听话。」另一个人把妈妈的两手控制了起来,从后面困住妈妈的两个胳膊,身
体也跟妈妈的身体贴的特别近,他的小弟弟不断的蹭着妈妈翘翘的屁股。肚子也
顶着妈妈的小细腰,贴的那么紧那么紧。一步一步的往前挪,把妈妈推到凳子旁
边。
  按住了妈妈让她坐下。妈妈不断挣扎奈何那个男人的手劲比妈妈大,妈妈只
好从了,另一个人说,哥你按住她我来绑,说着便用绳子一圈一圈的把妈妈和凳
子缠绕住。
  说起来这几个家伙都没什么好东西,故意的把两道绳子绕在了妈妈的胸上面
和胸下面,被绳子嘞住的白衬衫更加紧紧的包裹住了妈妈丰满的酥胸,那本来就
很大的胸现在变得更明显更大了。胸口的扣子看着马上就要崩开了。深深的乳沟
现在已经外漏了一半。
  那两个家伙绑的更慢了,他们想多看一会妈妈的酥胸,眼睛滴溜溜的,哈喇
子都要流下来了绳子牢牢的缠绕着妈妈的两个胳膊,妈妈现在已经动弹不得了,
纤细的小腰承托着妈妈要撑爆了的大胸,任何人看到了都是忍不住的,绑到大腿
的时候,那个人故意蹲下来边绑着边用手抚摸着妈妈富有弹性又修长的大腿,终
于绑好了,妈妈的胸,小腰,两只胳膊,腿还有脚真是哪处也动弹不得。
  「放开我,放开我,你们这些人。
  「别喊了黎警官,你就是喊破了嗓子,也不会有人来救你的!还是乖乖的吧。」
  杰少一只手托着妈妈的下巴说道!
  妈妈气的呸了他一下!他转身走到手下的旁边。「去!这小娘们不老实」。
  「是。」手下拿着一根装着透明液体的针管走向了妈妈。
  妈妈看着针管,眼睛里凡是把我纹章转到弟一绘所的死全家充满了恐惧,她
知道那个药水一定会害了她!妈妈更加挣扎了,「你要干什么?干什么?」
  「黎警官,你说这里除了你,我们还能干什么啊。」边说边大笑着。旁边也
一群哄笑声,大家都像饿狼一样期待着接下来的事情发生,简直个个都装了一肚
子坏水!
  说道,他把这管药水注入了妈妈的体内,妈妈想躲闪却根本没有余地。「小
娘们,别急啊,一会你会求着我们干你的。」手下甩下一句话又瞄了一眼妈妈的
大胸走了回来!「看你很嘞的慌吧?」杰少走过去说道。
  确实妈妈的大胸大白兔紧紧的被裹着,马上就要跳出来了,胸口的那个扣子
就要撑爆了。
  「我帮你一把吧。」说着故意的碰了一下妈妈胸前都纽扣。
  轻轻的一碰,那个扣子就弹开了。啊,妈妈的大白兔漏出了一般,两边是白
白清透的衬衫,中间是两个跟衬衫一样雪白的大白兔,中间的乳沟恨不得让人整
个手掌都插进去感受那份温暖。简直让人想舔,想咬,想揉!
  妈妈晃着身子挣脱了几下,大白兔也跟着抖动了几下,妈妈,眼睛里充满了
泪水,她的眼神是那样的憎恨,瞪的溜圆!
  大家都眼睛都像发光了似的盯着妈妈。盯着那个他们不敢过去蹂躏的大胸!
  妈妈已经知道那个药水肯定是催情药。不然他们不可能那么说。
  妈妈知道自己今天肯定逃不掉了,她环视了站在身边的一群人,每个人都色
眯眯的看着她,都像一只饿狼一样,妈妈看着他们就好恶心。
  肯定要被这几个可恶的家伙给轮了,想想就好后怕。妈妈的眼里充满了无助
与悲伤,自己向来走路都带风的人现在却被这几个混混玩弄!
  就在这时,外面传开了一阵嘈杂的声音,好像很多人,声音很乱,听不太清
他们说的什么,这时杰少的一个小弟跑过来报告到。
  「杰哥,是方五爷的人。」
  「方五爷,这老东西怎么会来」
  那个杰少嘴里嘟囔着!
  妈妈知道这个方五爷虽然是城中的黑道,但好歹也是个有原则的人,看样子
这次自己肯定能得救!
  杰少听完小弟的报告,呸的一声,「这老家伙这个时候过来,真是晦气,哥
几个撤!」说着手一挥,底下的人也灰溜溜的跟着走了,留下妈妈一个人在这里。
  一旁的黄强,看到他们都走了,起身扑了扑身上的尘土来到妈妈面前为妈妈
松绑,刚刚松绑完。妈妈的雪白的身躯被绳子嘞的通红,加上她不断的挣扎,有
的地方还擦破了皮!
  黄强边解着绳子边心疼道!
  「阿姨,疼不疼」
  黄强边解着绳子边摸着妈妈!
  妈妈的催情药已经打了有一阵了,这时候刚好发作了,妈妈被绑的手脚发麻,
加上药力的作用弄的全身无力,直接扑在了黄强的身上,酥软白嫩的巨乳在黄强
的手臂上来回的摩擦着,那种棉柔的感觉简直令人遐想连篇。
  妈妈的淫水在催情药的作用下也是不断的流出来,弄的她的西裤都湿了一大
片,这个黄强虽然身受重伤,但是哪个男人也架不住这样的诱惑啊,更何况妈妈
现在是有气无力的状态,更是下手的好时机。
  黄强已经精虫上脑了,更何况他一直都是觊觎妈妈很久了,绝好的机会,这
会妈妈连反抗都不可能的了,但是这里肯定不行,一会方五爷的人要是过来就麻
烦了,得赶紧离开。
  然后黄强便拉着妈妈四处观看,寻找一个隐蔽的地方,找了一阵,发现这头
有一个废弃了很久的小破办公室,办公室里的蜘蛛网缠绕着,尘土飞扬着,但是
没有哪里能比这里更安全了!这里有个破桌子,黄强让妈妈坐了上去。
  可这时候催情药真是起作用的时候,妈妈浑身炽热,嘴里也十分干渴,脸蛋
泛着红晕,。妈热的不行,「嗯,,……好热,,,……热……」边哼哼边用手
解开自己胸前的纽扣,扯开自己的白衬衫。
  解开的一瞬间,雪白的肌肤,又嫩又大的白兔展露在黄强的眼前,黄强的眼
睛冒了光一样,咽了口吐沫,好像正在捕食的狮子看到了小绵羊一样,妈妈胡乱
扯着自己的衣服,额头也热的冒了汗珠,几根头发粘在额头上,那种意乱情迷的
样子谁能不想上去扑倒!
  黄强看着妈妈沉迷的样子,终于忍不住了,他费着力气把妈妈抱到桌子上,
妈妈心里知道黄强这个坏小子肯定会借机对自己下手,妈妈就努力的挣扎着,不
想坐在桌子上,也一遍撕扯着自己的衣服,一遍外推着黄强,奈何妈妈体内的催
情药不断的侵蚀着她的意志力,侵蚀着她的体力,妈妈真的是连胳膊都要抬不起
来了。
  黄强还是用力的把妈妈蹭到桌子上,妈妈无力的身体扑在黄强的身上,,妈
妈坐在桌子上,双腿自然的垂下来,黄强就站在她的两腿间,黄强站着抱着妈妈
的身躯,一口裹住了妈妈樱桃般的红唇,妈妈想往一旁闪躲,却根本来不及,也
没那个力气,妈妈被黄强裹的脑袋动弹不得,她的眼睛里充满的厌恶,脸上的表
情恶心的要吐。
  「放开我,你这个臭小子」
  妈妈被堵住的嘴只能吐字不清的哼哼着!
  黄强一口一口的裹着,咬着妈妈的嘴唇,抻的很长,。黄强的舌头在妈妈的
嘴里肆意的翻滚着,舔到妈妈的牙齿,缠绕在妈妈的舌头上!
  黄强的一只手插进妈妈的头发里,轻轻的按压着,刺激着妈妈的神经!
  妈妈被黄强裹的恩恩直叫,脸颊泛红,有些发烫!但是红润的面颊依旧挡不
住她那痛苦的表情!
  妈妈伸直的小腰,让黄强一只胳膊紧紧的搂住,是那样的纤细,只有只有偌
大的酥胸和弹弹的翘臀漏在外面。催情药真是个厉害的东西,湿吻了一会,妈妈
的双腿居然也不由自主的盘着在黄强的身上,小高跟鞋不断的在黄强的屁股上上
下蹭动,双手在黄强的后背胡乱的摸着,,弄的黄强痒痒的。
  一阵乱摸疯吻之后,黄强退去了妈妈的高跟鞋,扒下妈妈的小西裤,扒的时
候,妈妈潜意识的向上拉着自己的裤子,阻止黄强,但是妈妈那个时候哪还有什
么力气了,之后被黄强扒了个精光,黄强把妈妈放倒,隔着妈妈的内裤摸着妈妈
的小穴,此时此刻,妈妈的小内裤已经湿了一片。
  妈妈把腿夹紧,两条腿夹着黄强的胳膊,晃着头。
  「不要,不要」
  「什么?阿姨,想要是么?黄强明明听到了妈妈说什么,还故意的挑逗!
  虽然妈妈夹着黄强的胳膊,但是黄强的手依旧隔着内裤在她的小穴上游荡者,
抚摸着,挑逗着!
  「妈妈躺着桌子上,催情药的感觉让她浑身炽热,难受极了,就好像一阵狂
风乱刮,等待着一场大雨压下这骚动,然后平静!
  妈妈渐渐的,力气越来越小,也夹不动了,或许是黄强就喜欢妈妈这种夹着
的感觉,故意不掰开她的腿!,黄强把手伸进妈妈内裤里,从菊花向上滑到妈妈
的小豆豆,妈妈感觉下面痒的不行!
  妈妈时不时将屁股抬起来,可能是黄强的挑逗刺激了她!抬起来的屁股像是
要送到黄强嘴里的美餐,带着内裤若隐若现!
  黄强两手按着妈妈的膝盖,打开了妈妈的双腿,妈妈躺在桌子上,双腿敞开
着,她的小穴一览无余,粉嫩的双唇一张一收像是一只嗷嗷逮捕的小鸟。
  黄强两只手抚摸着妈妈的大腿,从腿边一直延伸到腿根,弄的妈妈痒痒的,
不时往里收着腿,黄强扒下了妈妈的内裤,慢慢的,让妈妈的下面一点一点的漏
出来。
  黄强拿着妈妈的内裤,放在了鼻子边,深深的闻了几下,他是那样的享受这
个味道!
  说来也坏,闻完之后黄强把妈妈的内裤团成了一个团,塞进妈妈的嘴里。
  黄强用手指在妈妈的小穴周围不断的轻轻打圈式的滑动。挑逗她的神经!
  看着妈妈又热又想要又痛苦的表情,黄强趁着妈妈不注意,一个闷头,用嘴
裹住了妈妈下面的双唇,黄强的脑袋埋在妈妈的大腿中间,用他的嘴裹着,轻轻
的咬着,轻轻的舔着,妈妈的小穴被他裹的充了血,越发的红润,黄强还时不时
的用舌尖挑逗着妈妈的神经,伸进妈妈的小穴,一只手一直在轻轻揉动妈妈的小
豆豆。真是双管齐下!
  妈妈的嘴被堵着,两只手被黄强抓着了,想反抗实在没有力气,只能用腿微
弱的夹着黄强的脑袋。两只手不断要挣脱黄强。
  妈妈晃着头,脸上十分痛苦,想叫想喊却喊不出来,眼泪渐渐的阴湿她的眼
角,在眼角哪里汪着!
  在这37度的舌尖上,再加上黄强用鼻尖蹭着妈妈的小豆豆,妈妈很快来了
高潮,她的腰随着黄强的一口一口的裹动而一挺一挺的,黄强还不时的抬头看着
妈妈痛苦又享受的样子!
  妈妈抬高的大胸,让黄强更想去吞噬妈妈,黄强的唾液湿润着妈妈的小穴,
随着神经的刺激妈妈的小穴也是分泌了很多粘液。液体跟黄强的唾液交合著,滋
润着她的小穴!
  黄强大口的裹着好像要把妈妈吸干,!鲜嫩的唇瓣在黄强的舌头上交错着,
那个小穴还时不时的躺着淫水!
  进入高潮的妈妈身体不停的抽搐着,扭动着,!
  妈妈像升仙了一般,脑子里一片空白……看着妈妈进入了高潮,黄强更来劲
了,他扒下自己的裤子,揉搓着自己的大屌,那只大屌涨的通红,青筋暴起,坚
挺笔直,好像即将发射的钢枪,瞄准妈妈的小穴,黄强用手轻轻的摸了一下妈妈
的小穴,然后握着自己的大屌,往前伸进。
  龟头刚刚触碰到妈妈温暖又湿润的小穴时。黄强瞬间扬起头眯着眼,张口厮
的一声~ 可是这个黄强还真是会玩,他不着急插进去。反到用自己的大屌在妈妈
的唇瓣上来回的擦蹭,黄强的体温热了起来,妈妈的身体只有底下最敏感的这一
块在一下又一下的发热!黄强握着自己的大屌在妈妈的小穴上拍打了几下,弄的
妈妈有节奏的一声一声的喊叫!
  终于黄强把他那像机关枪一样的大屌慢慢的深入妈妈的小穴,被涨开的那一
下,妈妈,嗷的一身大叫,这叫声就像是一剂催情剂,催促着黄强更加用力,更
加的深入,更加的快速!
  黄强的大屌在妈妈的小穴里一进一出,带出了妈妈的粘液,大屌每一次的摩
擦妈妈的阴道时,妈妈的神经都会灵敏的感受那种刺痛感。
  妈妈的表情很痛苦,她一定是很疼很疼,但是又在这痛苦中快乐着!黄强把
妈妈的两条腿抬了起来,搭在了自己的两个肩膀上,妈妈的两条腿笔直的伸展着,
两腿间的缝隙变得小了,小穴又紧了很多,妈妈睁着眼睛,,她只能看到自己的
双腿,看不到黄强的大屌。
  黄强按着妈妈的两条腿,下面就像一个发动机一样狠狠的顶进妈妈的身体里,
妈妈被顶的一颤一颤的,两个大胸也摇摇晃晃的!妈妈可能太疼了,她的两只手
没有地方可抓,只能用力的按压着桌面!拍打着。
  「阿姨,真紧,真舒服」黄强累的弱弱的说道!
  黄强又换了个姿势,他拖起妈妈的两条腿交叉了起来,这样的姿势小穴简直
是夹的紧紧的,黄强这个坏蛋还真的是坏,妈妈只觉得夹的紧紧的小穴被一下又
一下的涨开,填满又抽空,填满又抽空,刺激的不行!
  两腿交叉的越紧,妈妈的小穴也是越紧,黄强抽插的更来劲儿了,他加快了
速度,愈来愈深,每一下都撞击着妈妈的花蕊,妈妈简直飘飘欲仙了一般!
  黄强嘴里厮吼着「啊啊啊啊啊啊,嗯,啊啊啊,」
  妈妈感觉他要射了,就赶紧晃头拍打着桌面,试图告诉黄强不要内射她,但
是黄强自己即将进入了高潮,妈妈越是挣扎,他越是用力撞击着妈妈,…他感觉
只有内射,妈妈才会更爽!
  终于随着黄强的一声长吼!黄强终于还是内射了,那一股热浪穿梭着妈妈的
身体。妈妈头一伸,脖子一抻,翻了白眼,健美结实的大长腿紧紧地缠住黄强瘦
弱的腰部,身体不断地颤抖着,享受着这由催情药物带来的高潮的余韵。
  她也进入了高潮,好一会都没有缓过来。
  黄强打开妈妈的双腿,一流白白的精液从妈妈的小穴里流了出来,妈妈每喘
一口气,精液便一股一股的往外流,流过她的菊花,流到桌子上。
  射了精的黄强累的不行,他放下了妈妈的大长腿,让妈妈起身转过来,跪着
在桌子上,屁股撅的高高的,翘起来冲着黄强,前身的胳膊肘抵在桌子上,纤细
的小腰,雪白的大屁股,最重要的是妈妈还梳着马尾。
  黄强双手揉着妈妈的大屁股,手感是真的好,屁股那样的翘,腰那样的细,
妈妈的背影那么美,黄强简直捡到宝了!
  黄强还真是年轻精力旺盛,体力恢复的也快,他的老二很快又立了起来。
  黄强准备要后入了,他一手拽着妈妈的马尾,一首轻轻的拍打着妈妈的大屁
股,妈妈被拽的仰起了头,嘴也是大大的张着,黄强每拍打一下。妈妈就不由自
主的娇吟一声!
  妈妈看不到后面发生了什么,只能任由黄强摆布!
  妈妈这么不食人间烟火的女强人却被一个孩子蹂躏着,感觉羞辱极了!此时
的妈妈像一只小马一样被主人拽着缰绳驰骋!
  黄强把他的大屌又深入了妈妈的小穴。一手拽着胳膊,一首捏着妈妈的腰,,
狠狠的撞击着妈妈的结实的丰臀,啪啪啪的声音那样的有节奏,看着妈妈像一只
发情的母马一样被自己疯狂的输出着,黄强的心里满满的兴奋和激动!
  黄强不断的切换着部分,姿势,他又放开了妈妈的马尾。两只胳膊死死抱着
妈妈的腰,身体像大虾一样弓着,他要加速了,而不能让妈妈有所反抗,他喜欢
这种强制的感觉,加速的抽插着,妈妈受不了这么强烈的肉体撞击,高潮的春情
充满了她的眼睛,眉头紧皱着,嘴里还不停的叫着!
  「不行了,快停下,快停下,啊……受不了了受不了了!」,妈妈越是受不
了,黄强越是不理会,更加使劲了!
  妈妈试图身体向前趴下,却被黄强抱得死死的。
  这种快感让黄强也很快进入了高潮。
  「别射进去,别,」可妈妈的挣扎完全无济于事!
  终于,一股暖流直入妈妈的身体,在妈妈的身体里释放着。
  那股赤烫的精流儿好一会从妈妈的小穴里流出来,流到了她的菊花上。
  黄强渐渐的松开了妈妈的腰!
  妈妈被干的挺不住了,一下子就趴在了桌子上,累的喘不过气来!嘴巴因高
潮而流出的口水湿了桌子!打湿了她的头发!
  黄强也累的不行,他趴在妈妈的身上大喘着,矮小的身躯在妈妈的身上就像
一个小孩子一样依偎在母亲的怀抱里。
  歇了一会……黄强一个翻身自己躺在了桌子上,也把妈妈抱到了他的身上,
让妈妈坐上来自己动,妈妈的翘臀是那样的有弹性,那样的柔软,这时间,催情
剂的药效开始慢慢的减弱,妈妈的体力也是渐渐恢复着。
  妈妈坐在黄强的身上来回上下左右的扭动着,两只大白兔也随着一动又一动
的来回颤抖,妈妈的小嫩腰被黄强的手握住,「恩恩……啊啊啊~ 妈妈心里想着
不要被这个黄强蹂躏,可身体却很诚实,淫水滋润着她的小穴,她也是不知不觉
自己主动的动着,谁也想不到,向来做事严谨又冰冷的黎警官会主动坐上来自己
动,妈妈的丰臀每扭动一下,黄强都像飞上天一样爽快,坚硬的龟头不断地摩擦
着妈妈的子宫口,妈妈也像骑马一下越来越加快了速度。
  「啊啊要射了」黄强喊到。「啊` ……` 」黄强挺身加速顶了几下,妈妈害
怕他射进去试图起身离开黄强的身体,却被黄强用两只手穿过妈妈两条结实的大
腿,死死的在上面按住,妈妈完全没法动弹。
  妈妈双手按着黄强的胸膛企图用最后一点力气挣脱,可是已经来不及了,黄
强已经随着肉体的撞击射到了妈妈的小穴里,一下子就把妈妈的子宫填满。
  那股热浪穿透着神经传到妈妈的大脑皮层里。
  「啊嗯……」妈妈也长叫了几声。
  高潮的感觉让她欲仙欲死。这种感觉真是简直了。
  黄强把妈妈抱下来,用手抿着从小洞口流出来的精液,摸到了妈妈的嘴唇上,
伸进妈妈的嘴里,黄强的手指被妈妈的嘴裹着,就好像大屌被小穴裹着一样销魂!
  「阿姨累了么,累了坐在我身上」
  可妈妈这时还凡是把我纹章转到弟一绘所的死全家高潮的快感并未褪去,丝
毫没注意的黄强说了什么。
  黄强没顾及直接抻过妈妈的大腿,让妈妈坐到了自己的脸上。
  妈妈的下面正对着黄强的脸!妈妈半坐着,双腿也弯曲着,黄强的两只手穿
过妈妈双腿,打个回弯扣住了妈妈的大腿!
  他在地下舔着舔着,舌头灵活的搅动着,弄的妈妈痒的不行,妈妈嗷嗷的叫
唤着,想起却死活也起不来。
  妈妈挣扎着,她坐在黄强的脸上,两手边没有可以抓住的东西,前面也没有
可以扑靠的地方,只能抓着黄强的头发嗷嗷的叫唤着!
  妈妈又被舔了要进入了高潮,黏黏的淫液在黄强的嘴里吱吱作响!
  妈妈已经不行了,她向前扑了过去,趴在了桌子上,屁股翘的老高,张开的
菊花显得更加粉嫩!
  妈妈已经爽的不行,泪水和汗水融合的弄湿就她那头发,沾在妈妈精致的脸
庞上。
  妈妈还在享尽着高潮的余温,恩啊的叫着!大口喘着粗气! 

紧急通知:请记住我们多个域名,将 814ee.com 加入收藏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