紧急通知:请记住我们多个域名,将 496bb.com 加入收藏夹!


               第二十一章
  在楚江晨和妈妈享受鱼水之欢的几天前,那座位于H市中心金碧辉煌的赌场
里,嗜赌如命的赌徒摩肩接踵布满在这座犹如一座豪华的宫殿里。放眼望去大理
石构建而成的地板上放满了各种赌博工具,内部的天花板和墙壁古典瑰丽,四周
典雅的装饰不亚于一座璀璨绚丽的宫殿。
  赌场宽敞广阔的大厅内人山人海,潮流涌动,各种赌桌前围满了形形色色不
务正业的赌徒,赌场内四周流动的空气中弥漫着浓浓的烟雾,有种让人腾云驾雾
的感觉。
  而在最里面的一个戒备森严的房间内,三个和楚江晨打过架的流氓,正有些
紧张,身体不自觉的笔直站立着,神色中透露着局促不安,两手指间相互不停的
紧张扣弹着,有些畏惧的望着端坐在他们面前的人。
  在他们面前坐着一个身高1米8多的男人,一席淡雅朴素的的黑色外衣健质
的包裹着他强壮魁梧的肌肉,有些粗莽凶狠的脸颊经过岁月的洗涤变得蔼然可亲。
  在那张有些沧桑的脸上挂着淡淡的笑容,早已看不到年少时的锋芒,整个人
安静而深沉稳重。棱角分明的脸颊,有一种冷峻坚毅让人心跳加速,他变得比年
轻时更加危险可怕了。
  不经意间扫过的目光让面前的三人心惊肉跳,犹如被一头残暴冷血的雄狮盯
上,一股巨大的压迫感让他们如芒刺背。
  杨权雄一个白手起家的狠人,年轻时做了不少伤天害理的事,有点名气后开
设赌场,听说开赌场的时候得罪了不少,有几次差点死在去赌场的途中,后来不
知道怎么被他活了过来。而他的对头却在那段时间里一个个莫名其妙的死去。
  从小厮杀斗狠的杨权雄,在社会底层摸爬滚里练出来的一身血色煞气,在时
隔今日的他身上早已经看不到。如今的他早已经洗白,摇身一变,成了正经的生
意人,这个赌场也只是他旗下的一个用来洗钱的工具。
  杨权雄抬手拿起手下给他点燃的雪茄,温文儒雅的轻抽了一口。放在桌上的
手轻缓而有节奏一下一下的敲击着,微闭着凌厉锋利的双眼,慢慢地浅吸了一口
雪茄,向着前方吐了口烟圈,而后对着眼前有些拘束的三人淡淡的开口说道。
  「小昆啊,你跟了我已经有好几年了吧。」
  「杨,杨总,我4年前跟的您,到今天,已经快有5年了。」昆哥听到杨权
雄的问话,心下一阵紧张,有些结巴的开口说道。杨权雄那种不怒自威的气势,
让他说话都开始不利索了,战战赫赫地用余光偷偷瞄着杨权雄,小心翼翼的寻着
词,附和着回答道。
  那年的昆哥因为在校外和流氓打架滋事被学校开除,开除后在社会上浪迹了
许久,结果混的连饭都快吃不上了。走投无路之下,想到有个投靠在杨权雄手底
下干活的远房叔叔,后来经过他的引荐才能进的了这个门。
  「恩,不错,已经5年了。」杨权雄漫不经心的说着话,一点都不在意他的
回答,有些享受的嗅着手里的雪茄,那浓蜜的香味似乎让他很着迷。
  稍微停顿了了下后,接着心不在焉的开口说道:「5年了,时间这个东西,
过的是真的很快啊,呵呵,你说是不是。」杨权雄脸庞挂着淡淡的笑容,那抹和
蔼笑容里,似乎有着感慨,感慨着飞速流逝的光阴,蹉跎岁月不留人。
  昆哥看到杨权雄对自己露出和善亲切的笑容,顿时受宠若惊,一个劲的点着
头陪着笑:「是啊,是啊。」杨权雄有些沧桑的脸,流露着微笑。微翘的嘴角挂
着淡淡的善意,似乎是在回忆着美好的事情。
  昆哥一时间不明白他心里打的什么主意,有点想不通杨权雄,怎么会突然间
关注到自己这个小喽啰,一时间不敢贸然接话,思绪转动间又听到他颇有些感慨
的话。
  「老了啊,比不上你们这些年轻人了,还有多余的精力喜欢去胡闹。」
  「您跟小的说笑了,您这岁数可一点都不老,正是处在男人的黄金时期,没
有人能够在您这年纪就有您这样伟大的成就,您就是H市里……」一见有拍马屁
的机会,昆哥果断是不会放过的,张口先给杨权雄戴顶高帽,接着一脸恭维的继
续说道着。
  「呵呵。」杨权雄只是淡淡一笑,根本不在意他极力拍的马屁。又缓缓的轻
抽了口雪茄,靠在老板椅上的他,闭目休息了起来。
  看到大佬闭门养神了起来,拍着马屁的昆哥有些尴尬,滔滔不绝的优美赞叹
词,瞬间也是停了下来。
  杨总在打什么主意?难道是我的马屁拍的不好?糟了,我跟他真不熟啊,真
的不知道他心里想听什么好话!唉?不会是惹到他不开心了吧?不能够吧?昆哥
心里越想越发虚,停下不敢继续开口,微微有些心悸的站着等着大佬。
  安静下来的空气,受到杨权雄那股无形的压迫,和谐的气氛荡然无存,瞬时
变得的压抑了起来。那种压抑让昆哥感觉浑身很不舒服,眼神四处胡乱的开始乱
飘,瞥见旁边的兄弟有些疑惑的盯着自己,感受到兄弟用眼神询问自己怎么回事,
昆哥冲他咧咧嘴表示不知道。
  和兄弟眼神交流完后,昆哥又开始乱飘了,四处寻望想看出点什么。这突然
安静异常的气氛,让他根本搞不明白是怎么一回事。用奇怪的眼神偷瞄,盯着此
时笔直站在杨权雄身后的叔叔,想从他那张老脸上找到点有用的讯息。
  杨权雄闭目养神,不知道在思考着什么。几分钟后,睁开双眼,那深邃的双
眸里没有任何波动,让人根本摸不透他内心的想法。他伸手把刚点燃不久,抽了
还没几口的雪茄按灭在了烟灰缸里,缓慢的开口说道:「阿光,人是你带进圈子
的,现在跟我说说,你有什么想法。」
  被叫阿光的中年男人听到杨权雄的问话,抬头望着站在远处的侄儿,眼里闪
过一抹不忍,咬了咬牙,说道:「雄哥,阿昆毕竟年纪还小不懂事,打断他一条
手,也算是给他个教训,您看,合适吗。」
  昆哥听到叔叔的这话,大吃一惊,顿时吓出一身冷汗,抬起头难以置信的望
着叔叔,脑中一片空白,不知道他为什么突然要说这种话。
  恍惚间,耳边传来杨权雄淡淡的声音:「就按你说的办吧。」平淡的语气,
像只是决定一件微不足道的小情。
  话音刚落,身后站着的几个保镖已经有了动作,抬腿向他走去。
  看到那几人向自己走,昆哥有些惧怕的往后倒退着,看他们几人越走越近:
「叔……」
  满含惧意的声音变得有些歇斯底里,冲远房的叔叔嘶吼道:「为什么,我做
了什么,放过我,杨总,求求你,放过我……」
  「叔,我是你侄儿啊,求求你让杨总放了我……」
  旁边的两个小弟看到这一幕,内心震惊到无法形容,完全不明白之前和谐的
谈话,怎么突然间变成了这样。两人低着头身躯微微的有些颤抖,恐惧布满了他
们全身,害怕的一句话也不敢说。
  「叔,为什么,我到底做错了什么啊,求求你放过我……」
  「杨总,杨总,放了我……」
  「你他妈给老子闭嘴!」看到侄儿冲着杨权雄有些疯狂的怒吼着,阿光暴怒
的咆哮声响起,冲着还想反抗挣扎的侄儿吼道:「你自己好好想想,前两天是不
是在市高中惹到了什么人。」
  「我,我,我没有啊,叔,放过我……」
  「啊……」凄惨无比的声音伴随着一声骨裂,在这个房间里倏地响起。
  昆哥的手臂被弯曲折断,那深入骨髓的疼痛让他倒在了地上,捂着手臂身体
不住的来回打滚,伴随着悲惨凄厉的痛吼声。
  做完了这件小事,几个保镖扔下正在痛苦吼叫的昆哥,迈腿转身走了回来,
静静地站在了杨权雄的身旁。
  「雄哥,这两个人怎么处理。」走回来的保镖,弯下腰低头杵到他的耳边问
道,咨询着又开始闭目养神的大佬。
  「既然是兄弟,兄弟,就一起作伴吧。」杨权雄双眼都懒得睁开,平淡的又
下了一条指示。
  听到这话,本来就浑身发抖的两人,瞬间两腿一软,噗通一声跪了下来,感
觉全身寒冷的好像跌入了冰窖。
  惊恐的冷汗和震骇的泪水,瞬时疯狂的涌出,瞬间浸湿了他们的衣服,狼狈
不堪。
  两人一前一后,手脚并用慌乱的向前膝行而去,想要去抱住杨权雄的大腿,
哀求他放过自己。
  「杨总,求求你,放了我……」两人已经顾不得在身后惨叫的兄弟,一个劲
的往前爬去,浑身被恐惧的情绪笼罩,两人涕泗横流,战栗爬行的同时不断的哀
求着。
  「啊……」
  「啊……」
  房间里同时响起两声凄厉而又痛苦的惨叫,从两人凄惨的叫声中能听出来,
他们此时一定在承受着常人无法忍受的巨大痛苦,这残暴无比的一幕,根本不能
在杨权雄心里掀起任何波澜。
  杨权雄站起身,轻轻的用手拍了拍裤子上似有若无的尘埃,对正在眼前痛苦
打滚的三人视若无睹,然后抬手对着站在身旁的手下,示意的招了招手。
  看到大佬的动作,那人没有丝毫犹豫,走上前打开盒子拿出雪茄,弯腰给大
佬点上了火。做完这一切又站回了刚才的位置。
  杨权雄抽了口雪茄,转头对站在身后的人,开口道:「阿光,这里就交给你
来处理了。交给你了,我放心。」说完话,用手拍了拍他的肩膀,有些器重的意
思。然后转身带着几个保镖离开了,留下了阿光和三个在地上打滚痛苦嚎叫着的
三人……
               第二十二章
  处理完这件微不足道的小事,杨权雄让司机把他送回自己居住的私人别墅,
那别墅处在H市郊区有些偏远的地段,复古欧式的装修风格恍若上世纪的辉煌庄
园,却又富丽堂皇充满了现代感,让人一眼望去,就会被这别墅的华丽外观所吸
引。
  别墅内的私人泳池里,一个身段玲珑美丽的中年妇人,正在水里畅游。凸凹
有致的丰腴身材,穿着紧身诱人的三点式比基尼,臀部完美的曲线起伏,两条雪
白的美腿在水下轻微摆打着,像一条美人鱼一样。
  她仰着头露在水面上,闺秀精致的脸颊,有着不输于林菲菲的成熟容颜。平
躺着雪白的娇躯,面朝天空,轻柔的张开两条柔嫩滑腻的手臂,挂落在两旁,静
谧享受的融入在大自然的怀抱中。
  丰满的胸前一对傲人的雪峰浮出在水平面,犹如两座小山谷,从远处一眼望
去,高耸壮观且柔软饱满,诱人的勾勒出一道艳丽无比的风景线。
  杨权雄在回家的途中经过花店,下车购买了一大束玫瑰花,打算送给在家的
美丽娇妻。
  手捧着鲜花,那张刚毅沧桑的脸颊上浮现出一抹温和柔情,完全没有了之前
的淡漠无情。
  进入别墅,杨权雄一路来到了泳池边,看到自己的妻子正在游泳,他习惯的
抽出一根雪茄点燃,静静的坐到了一旁的休闲躺椅上,伸手放下了玫瑰花。悠闲
的吞云吐雾,享受着香味浓郁的雪茄,一边欣赏着泳池里这个多年来,他怎么都
看不腻的成熟女人。
  这时,杨权雄的私人电话响了起来,他摸出手机看了一眼,接起了电话。只
听见话筒里传出一个中年男人浑厚低沉的声音:
  「阿雄,忙不?」
  「是楚少啊,什么事。」
  「你什么时候有空,过来我这里一趟,这边有点事需要你处理一下。」
  「可以,我挑个时间。」接着又好像是想到什么事,随口对他说道:「喔,
对了,听我弟兄说,你儿子在学校里和人打了一架,那几个小子还是我圈子下的,
是不是有这么回事。」
  似乎有些关心在意的对着楚鸿涛问道,语气好像是刚听说这件事情一样。也
确实,他也是今天早上才收到消息。
  然而,离这件事发生的时间,已经过去了好几天。权势滔天的H市大少楚鸿
涛,居然没有任何动作和反应,杨权雄不相信,楚鸿涛会没有收到任何相关的消
息。
  今天刚一听手下说起这件事的杨权雄,思路瞬间就理清明白了。H市大少之
所以这么久没点动静,是在给他杨权雄面子,毕竟那几人怎么说也都是自己手底
下的人。所以,楚鸿涛才会没有动手,然而意思很明白了,是打算让他看着处理。
  「哦,好像是有这么个事,小孩子打闹而已,不用在意。」楚鸿涛淡淡的语
气从话筒里传出,好像一点都不在意这件事。杨权雄不会信,如果自己真的不处
理,接下来楚鸿涛肯定会有大动作来对着他,H市大少不是说着玩的。
  这么厉害的人物居然把不住自己的妻子,听说被妻子赶出来已经好几年了,
杨权雄内心有些想发笑。这事圈子里的人都知道,明面上没人敢说,私底下却有
人讨论嘲笑过。
  杨权雄当时并没有参与进去,事情他都看的很明白,如果这私底下的讨论,
被楚鸿涛知道,那参与过讨论的人不会有好果子吃。就因为他看的明白,所以才
能从一个小混混爬到了如今的位置。
  「呵呵,那怎么行。」杨权雄对着话筒对面的楚鸿涛,说道:「这件事我已
经让阿光去处理,那群小子里有一个是他侄儿。」
  「你知道的,阿光跟了我有十多年了,多少要给他点面子,寒了自家兄弟的
心我这老大可就不好当咯。」
  「呵呵,你说你都这么大岁数了,爱管闲事的臭毛病,怎么就改不掉,只是
小孩子吵闹而已,不用那么较真。」
  「呵呵。」杨权雄笑了笑,没有去接这茬,转而开口说道:「对了,上次你
从西班牙带回来的酒,还有没有。」
  「呵呵,知道你好这口,来吧,专门给你留着。」
  「那感情好,我这安排下就过去。」
  「行。不过,酒有什么好喝的,到是弟妹的手艺让我有点想念了,烧的比普
吉岛的厨子都好……」
  「哈哈,瞧你这话说的,有空过来就是,我让她给你做……」
  「哈哈,这么漂亮的娇妻,你也舍得让她干这种粗活……」
  「女人,可不就得贤惠……」
  「……」
  两人虚伪又愉快的交谈在和谐融洽的气氛中结束了。挂了电话后,杨权雄抬
头望去,成熟美丽的娇妻,已经扶着泳池的楼梯台阶上了岸。
  柔和的阳光下她那湿漉漉的秀发,不断的滴着水,顺着雪白的美颈流到深深
的玉乳沟壑之间的路径缝隙,清水往下一直流淌到平坦的小腹,攀上她黑色的丁
字比基尼内裤,点点滴滴,从两腿之间诱惑的落到了草坪上。
  比基尼三点一式包裹着不让外人看见的私密处,挺翘的美胸前被水滋润过的
胸罩有些诱人的不断滴着水,娇躯湿润的柔嫩肌肤,在阳光下晶莹剔透,像一块
浑然天成的完美璞玉。
  她伸手拿起放在旁边的毛巾,微微倾斜着歪下脑袋,用毛巾拭擦着自己乌黑
的秀发,抬腿轻移玉步,向着坐在躺椅上的杨权雄走去,一边随口问道:「跟谁
打电话呢。」
  杨权雄看着眼前美丽成熟的妻子,笑了笑,随口回答道:「阳痿男。」
               第二十三章
  「没个正行。」闻言,那成熟的妇人冲着他,丢了一个漂亮的白眼,也就不
再问了。轻柔的拭擦着秀发,坐到了他旁边的椅子上,随后说道:「东东,这个
周末,我要去陪女儿,你就自己在家吧。」
  「你怎么又要去啊。前两天不是刚去过吗?」杨权雄有些埋怨的说道。杨权
雄的小名阿东,这个名字圈里知道的人很多,但是没人敢这么叫他,因为他觉得
只有雄这个字,才配的上自己,自己是一个枭雄,当代枭雄!在如今也许只有他
挚爱的妻子,才敢,也才会这么称呼他,当然,也可能还有他女儿。
  「这丫头是不是又给你打电话了?」杨权雄抬手轻抽了一口雪茄,对着面前
的娇妻温柔的说道。
  拭擦着秀发的少妇,看着他正美滋滋的抽着雪茄,柔美似水的双眸突然变得
严厉起来,盯着他,没有回话。一双美眸漆黑而深邃,让人望过去看不到底,似
浩瀚星辰望不到深处,看久了却有种恍惚,仿佛自己随时要跌入进去。
  「好啦,好啦。」杨权雄看到妻子这模样,赶紧把雪茄按灭了在了烟灰缸里,
举着手投降道。
  脸颊挂着一抹对娇妻温柔的爱意,他知道妻子不喜欢闻烟味,所以他一般不
会在妻子面前抽烟,今天可能是个例外。
  妻子芸欣是他在落魄时候,费劲千辛万苦才追到手的,那时候的芸欣是个淡
雅大体的美女。
  开始不愿意和他有来往,后来被他死缠烂打追到了手,杨权雄感到自己真的
很幸运。
  在自己还是个落魄小子的时候,有一个美丽知性的少女愿意跟你,那是一件
多么幸运的事。
  所以,他很珍惜,一直以来对妻子有着一种深深的爱恋和迁就。
  芸欣看到他掐灭了雪茄,微蹙的黛眉也缓缓的舒展了,随后开口道:「恩,
去两天,我也有点想她了。」
  「母女情深啊,哦……这下好咯,丢下我一个孤家寡人。」杨权雄半开着玩
笑的对着妻子说道。
  身子向后倒去,伸手用手臂枕着头,舒服的半躺在躺椅上,转头斜看着身边
美丽的妻子。
  芸欣微微的歪着可爱的脑袋,没有理他。双手轻柔的拭擦的湿漉的秀发,瓜
子般的脸颊白嫩剔透。清澈的水珠在娇嫩的美颈上微微泛着些光,柔嫩的肌肤在
阳光下显得白净无瑕。比基尼半束着饱满的丰胸,两团嫩白的酥乳,浑圆挺翘。
  一对修长笔直的美腿,并拢着,优雅的斜靠在躺椅上。雪白的玉腿,无时无
刻不有着让人,想伸手去抚摸的冲动。
  杨权雄看着面前美丽的娇妻,兽心微动,伸手去揽过她柔软的纤腰,把她抱
到了自己的身边,手不断的轻抚着,芸欣细腰的滑嫩肌肤,轻轻的开口说道:
「欣儿,你怎么就越长越美了。」
  「怎么,不好吗?」芸欣在他怀里还在拭擦着秀发,任由他抚摸着自己的娇
躯,淡淡的开口说道。
  「好,当然好啊!」杨权雄望着怀里的娇妻,感觉自己的浴火从下体涌了上
来,每次面对娇妻都会有冲动的感觉。
  杨权雄说完话,伸手扯掉了妻子包裹着挺翘酥胸的胸罩。瞬间芸欣胸前一对
柔软的大白兔从胸罩内跳跃了出来,挺翘饱满的暴露在空气中,赤红的乳头微微
颤动着,有些像火焰的颜色。
  「美,真美。」杨权雄盯着娇妻胸前丰满的酥胸,痴迷的说道。边说边伸手
摸了上去,有些老茧的手抓住了这雪白挺翘的丰胸,开始不断的揉捏着。
  在杨权雄的揉捏下,这对浑圆饱满的酥胸,不断的变换着各种形状。芸欣嫣
红的乳头不停的凹陷凸起,些许晶莹的水珠在鲜红的乳头上,滴落了下来。
  「你要干嘛啊!」还在擦着头发的芸欣,突然间被丈夫扯掉胸罩,有些无奈
的白了他一眼,开口问道。芸欣的俏脸上露着一脸宠爱又无可奈何的样子,显然
有些习惯丈夫突然间就这么发神经的模样。
  「当然是干你啊!」杨权雄说完话,探头咬住了那凸起的粉乳,口中伸出舌
头,像条狗一样贪婪的舔着丰满的酥乳。霎时,这团白嫩的娇乳上被他舔的满是
口水,杨权雄的口水更是让这对雪白的酥乳,显得格外诱人。
  「我要操烂你的小逼。」杨权雄也只有在这种情况下,才能在自己迷人的娇
妻面前,找到点男人的样子。杨权雄知道妻子不爱听这种下流的话,但是她越不
要听,自己就越要说,看到妻子皱眉又无能为力的模样,他就感觉无比兴奋,有
种征服了全世界的巨大成就感。
  「神经。」芸欣不喜欢他说这些恶心的话,但对每次做爱他都要对自己说,
心里有些无奈。
  芸欣看到丈夫不停的揉捏着自己挺翘的酥乳,同时又低着头死命的吮吸着乳
头,她双手向后放,半斜着支撑着柔软的娇躯,任由丈夫亲吻着自己的娇躯。
  「唔……」芸欣被丈夫舔吸的有些麻痒,张开温润的红唇,发出一声诱人的
娇吟。成熟的容颜,让这张微红的俏脸显得格外诱人。本来白皙的脸颊慢慢地开
始有了一丝红润,嫩里透红。
  杨权雄不断吮吸的同时,伸手一把撕烂了芸欣的丁字内裤,露出了藏在里面
的美丽肉穴。
  只见芸欣腹部的阴毛有些浓密,由于此时刚从水里上岸,黑色的阴毛还有些
湿漉漉的,向中间聚拢在一起。
  在阴毛的下面,有一个的鲜红肉穴。那血红色的肉穴,两瓣肥大的外阴唇像
美丽的蝴蝶一样张开着,有些耷拉分开在两旁,露出中间的粉嫩小洞。
  火焰般赤红的阴唇上小下大,有着不少细小的褶皱攀附在上面,这皱纹使这
肉穴看起来更加美丽动人了。
  杨权雄伸手掰开芸欣两条雪白的美腿,低下头亲吻了上去,妻子这嫩嫩的肥
美肉穴,一直让他很着迷,这个看似宽松的红嫩蜜口,越到里面其实越狭窄,自
己每次插进去都会有不一样的味道。
  杨权雄痴迷的用嘴含舔着这蝴蝶般艳丽的两瓣阴唇,伸出舌头舔着无比红嫩
的肉穴。像是吃到了世上最美味的佳肴,阴唇嫩嫩的触感和里面还有些甘甜的滋
味,让他忍不住用舌头不断的往蜜穴里伸,舌尖灵活的搔饶着里面四周的娇嫩肉
壁。
  「你怎么老喜欢这样,不恶心吗。」芸欣对于丈夫的举动无能为力,她其实
不喜欢丈夫舔她的私密处,那样感觉很不卫生。而且,每次他舔完以后,还要上
来和她亲嘴,这让她十分抗拒,感觉好像自己间接地吃下了自己尿尿的水一样。
  「欣儿,你的嫩逼太好吃了。」杨权雄舌尖不断来回滚动,舔吸着鲜红的蜜
穴,芸欣那张开如蝴蝶般艳丽的两瓣阴唇,被他舔的有些涨血发红,充血如红宝
石一样美艳靓丽。
  杨权雄满足的舔吸完这红嫩的肉穴,开始直起身脱下裤子,露出那根有些涨
大的发黑肉棒。
  伸出手上下抖落了几下,做着插穴之前的准备工作。
  接着弯下腰两手托起娇妻雪白的美腿,拉了过来,让芸欣靠近了自己,然后
松手把两美腿放在了自己身旁两侧。芸欣两条修长的雪白玉腿,柔软的美腿向里
轻夹着杨权雄健硕的腰肢。
  杨权雄用手扶着有些青黑的怒挺肉棒,伸出手扶住,用涨大的龟头轻轻的拍
打蜜穴,拍开了娇妻已经开始闭合起来了的花瓣阴唇。接着把肉棒放在了芸欣肥
美的蜜穴前,黑红的龟头顶在那看似有些宽大的蜜穴口,开始弯下腰打算去亲吻
娇妻艳丽的红唇。
  「恶心,不要和我亲嘴。」芸欣看到丈夫打算亲自己,嫌弃的用手推抵着他,
不让他靠近自己。
  看到娇妻这么拒绝,杨权雄也就不再强迫她了。挺腰一动,把肉棒插进了芸
欣的体内。怒挺的肉棒刚经过宽松的蜜穴口,瞬间就感受到里面变得紧窄了起来,
早就有心里准备的他,还是感觉浑身一阵颤抖。
  「哦,老婆,哦,欣儿……你的逼真的太舒服了,百操不腻。」
  杨权雄已经感觉到娇妻的蝴蝶阴唇闭合了起来,肥美的阴唇从外面咬住了自
己肉棒的根部,好像要夹断他的肉棒,却又异常的温热滑腻。
  而留在娇妻体内的坚硬肉棒更是感觉紧窄,整个肉棒被娇妻狭小的娇嫩肉壁
钳住了,紧咬着有些动弹不得。紧窄的蜜穴在肉棒插进去以后,开始慢慢地关上
了门,把肉棒卡紧在了肉穴里面。
  「欣儿,你这逼,值……人美逼更美。我要开始操你的逼了……」杨权雄舒
服的仰头呼了口气,对着自己身下的娇妻说着没羞没臊的骚话。
  成熟知性的芸欣对于丈夫做爱时这样的性格,实在很无奈,不理他是自己最
好的选择。芸欣没有理会丈夫的话,伸出玉手从两边扣住了自己雪白的大腿,4
5度角拉到身前,在两旁架了起来,两脚朝天,摆出一副等待丈夫抽插的诱人姿
势。
  「哦,欣儿,哦,老婆……我要操烂你的小嫩逼……」
  杨权雄看到美艳的妻子摆出让人血脉喷张的等操姿势,雪白嫩滑的娇躯,摆
出的这姿势真是让人百看不腻。顿时无比动情了起来,杨权雄挺腰开始抽送了起
来。
  杨权雄抽动着肉棒,挺硬的肉棒刮过娇妻肉穴的娇嫩肉壁,温热滑腻。芸欣
狭小的温润美穴里,四周的肉壁似乎很光滑,感觉不到有山峦起伏层层叠叠的褶
皱,但却又紧紧的咬住了杨权雄抽送的肉棒。
  杨权雄用力的挺腰抽送,肉棒狠狠的抽插着芸欣鲜红的紧窄蜜穴,一次次进
进出出。不停抽送的肉棒,让芸欣在外面的肥大蝴蝶外阴唇充血的殷红殷红,那
花瓣一样的阴唇变得越来越鲜嫩红艳。
  「哦……捅烂你的逼,欣,你看,老公的大鸡巴,插在你的小逼里……」
  杨权雄对着娇妻的美穴不停的抽插着,两瓣紧紧闭合的殷红阴唇,不停的摩
擦着抽送的肉棒,一次次用力的刮蹭紧闭的肥大外阴唇。
  芸欣只感觉自己的外阴唇又酸又麻,杨权雄的肉棒每次抽拔挺动,都狠狠地
刮划着她的阴唇,两瓣紧闭的蝴蝶嫩肉不断的被来回摩擦,有种触电的感觉从肉
穴上传来。
  芸欣仰着头,面色潮红,止不住的吐着兰兰香气,成熟的脸颊泛着动情的嫣
红,美不胜收。
  「欣,老公的鸡巴搞的你爽不爽……」杨权雄心里知道妻子不会回答自己,
但他还是不断的彪着骚话,刺激着娇妻芸欣。
  杨权雄不停抽插的同时,对着正躺在身下,全身开始泛红的娇妻又说道:
「欣,你的小逼又开始充血了,对,就是这样咬紧我鸡巴……」
  「真紧,我要操的你往外翻……」妻子芸欣平日里每天知性成熟的淡淡模样,
化作了杨权雄此时野蛮疯狂抽送的痴恋贪念。
  杨权雄一边说着淫秽话语,一边目不转睛的盯着欣赏此时的芸欣。知性得体
的芸欣在杨权雄身下娇躯柔弱无力,不断泛红着潮红,媚眼如丝,幽兰吐气妩媚
无比。杨权雄顿时感觉自己体内的血管都要涨暴了。
  芸欣闭着眼享受着老公的滋润,胸前两座高耸的丰满酥乳,随着抽插,来回
摇摆着。上面赤红的乳头也已经开始充血,变得殷红鲜嫩了起来。小馒头开始变
得有些接近鲜血般,鲜红肉穴的红润色。
  芸欣此时正在动情的享受着老公的滋润,身体跟着杨权雄抽送的动作,自己
同时也在不停的挺动着柔软的纤腰,配合着杨权雄的涌动抽送。肉棒这样不停的
猛烈抽送,却不见这艳丽的肉穴里有水流出来。
  芸欣的紧窄肉穴里,基本没有水,很少有出水的时候,就算偶尔出了点淫水
也是在肉穴里面,不会往外流出来。但是,就算没有,肉穴里也异常的温润滑腻,
杨权雄抽动起来没有任何困难,而且还感觉非常紧,这肉穴当真是让杨权雄欲仙
欲死到想要求饶。
  「爽啊……」
  杨权雄在妻子紧窄的肉穴里不停抽送的肉棒,上面已经沾染了温润穴肉里不
少的白色液体。
  肉棒不断抽插的同时,让芸欣的两瓣紧紧闭合的阴唇上也沾染了不少。
  「唔……」芸欣发出一声诱人的声音,杨权雄不断的挺腰冲击着她的肉穴,
让芸欣感觉浑身炽热而麻爽,雪白的娇躯微微有些发颤,紧闭着美眸,微启着红
润的小嘴,急促的喘息着。
  「唔……东东,用力。」
  杨权雄听到妻子的话,更是卖力的抽送了起来。只见,肉棒飞速的从芸欣殷
红的肉穴里进进出出,芸欣柔嫩的美穴只感觉快被他撞击的要变形了,浑身泛起
无数的酥酥麻麻的滋味,让芸欣娇躯浑身乏力,俏嘴里动听的娇吟声,起此彼伏
的响起。
  「啪啪啪……」肉体碰撞,美妙的声音不绝入耳。
  杨权雄双手抱起娇妻,站了起来,他坚挺的肉棒还深深的插在芸欣的体内。
换了个姿势,又开始了新一轮的抽送。
  芸欣被他抱在怀里,两腿离了地,双手有些无力的环抱着杨权雄,嫩滑的娇
躯柔柔的依靠在他身上,酥麻无力的她只能任由丈夫肆意的玩弄了。
  杨权雄双手托着芸欣两瓣丰满的翘臀,轻轻往上抬起,又重重的落下。在芸
欣体内的肉棒猛地一下插到底,一下就狠狠的撞击在了她最深处的嫩肉花心。
  「啊……」芸欣猝不及防被杨权雄这激烈的一顶撞,顿时刺激的不轻,柔软
的娇躯猛地一颤,头猛地扬起,往后倒去,娇柔的双手都有些无力的滑下。要不
是杨权雄发现的及时,他美丽的妻子,芸欣都感觉要向后,倒摔到地上去了。
  杨权雄连忙扶正娇妻,让她向前依靠在自己身上。杨权雄做好一切,又轻轻
的托起芸欣浑圆挺翘的美臀,重重的放下,重复着抽插的动作,一下下猛烈而又
快速的对着芸欣殷红无比的肉穴抽送着。
  由于这样的姿势,杨权雄坚硬的肉棒能够一次次,深深而猛烈的插进娇妻紧
窄的肉穴里,用龟头不停的去顶撞着,芸欣那深不见底美穴里,最深处的嫩肉花
蕾。
  杨权雄只感觉到娇妻狭小的肉穴,越来越紧,紧紧不留缝隙的咬住了他插在
里面的肉棒。
  挺腰抽送时候摩擦,带起强烈无比的快感,不断的刺激着杨权雄咬牙忍住的
射精欲望。
  体态丰腴的芸欣此时已经被杨权雄持续了二十多分钟的抽送,弄的一双美眼
迷离,修长的玉腿微微颤抖。本来芸欣一直淡雅温柔的脸上,此时布满了浅浅的
诱人红丝,知性而又妩媚,两种完全相反的神情,却完美的融合在这张成熟的脸
上,毫不突兀且又无比性感。
  杨权雄看到妻子这模样,肉棒坚挺非常,更是不要命的抽送了起来,卖力的
如同一个耕地的牛,使出了全身的力气,贪婪而又疯狂的不停抽插挺动。
  「啊……」芸欣秀口里发出一声震耳欲聋的娇吟,雪白柔美的娇躯一阵颤粟,
环扣着杨权雄的两手无力的滑了下来。整个人柔软无力的倒在丈夫的怀中,发烫
的娇躯还在不断颤抖。
  霎时,杨权雄只感觉肉棒被娇妻的肉穴钳住了,动弹不得。而插在最里面的
龟头,突然受到了芸欣深处的花蕾包围,蠕动吮吸,花心的嫩肉突然波澜起伏,
像无数的针刺一样,密集柔软的刺激着杨权雄的嫩肉龟头。
  杨权雄感受到肉棒突如其来的刺激,明白是娇妻的花蕾开始苏醒了过来,柔
滑快速不停地对着自己的肉棒蠕动按摩着。
  「哇……」杨权雄肉棒动弹不得,却又比之前更加舒服。顿时,忍不住了,
一股滚烫的精液,直射而出。
  肉棒冲着芸欣肉穴最深处的嫩肉花心,不断的喷着精液。滋润浇灌着芸欣的
肉穴,喷出的精液如岩浆一样,猛烈而炽热不断冲击着蠕动的花蕾。
  芸欣蠕动的花心,不断吸食着喷射进来的滚烫精液,似乎是想要全部吸收到
了体内。杨权雄感觉浑身颤粟麻爽,一股脑儿的喷射进去的精液,一点都没有从
芸欣狭窄的美穴里流出来。
  两人就这么抱着,感受着高潮后带来的酥爽。杨权雄的肉棒还被娇妻的肉穴
紧紧的咬着,让他根本不敢松手。只有被动的等着妻子芸欣从高潮后缓过来。
  多少年了,自己还是过不了你这一关。杨权雄心内无比感叹,又有些遗憾。
他其实很想知道和尝试娇妻芸欣高潮后,紧窄的肉穴松开肉棒以后,自己再继续
抽插的滋味。他很想看到妻子被他搞到多次高潮的娇美模样,可是每次都败在芸
欣肉穴突然紧闭起来的这关。
  等了差不多有五分钟,杨权雄感受到娇妻芸欣的肉穴,开始慢慢的松开了在
她体内的肉棒,鲜红充血的肉穴张开了蝴蝶般美丽的两瓣阴唇。
  杨权雄慢慢的把在妻子体内的肉棒,缓缓的抽了出来。只见,那肉棒的龟头
上被芸欣的嫩肉花蕾蠕出了一个淡淡的花心影子,像一朵盛开的美丽鲜花。
  芸欣紧窄的肉穴缓缓张开,开始回到了最开始的样子,两瓣殷红血色的阴唇
中间露出一个猩红深深的小洞。里面没有了杨权雄的肉棒,却不见有一滴精液流
出来。知性芸欣那狭小的美穴真的把杨权雄的精液全部吸收了进去,干净的一滴
不留。
  杨权雄抱着娇妻,把她放在了躺椅上,有些贪恋的抚摸着她白皙透红的娇柔
肌肤,像是在欣赏世上最美的艺术品。
  高潮后,缓过来的芸欣张开美丽的双眸,看着杨权雄正在轻抚着自己,娇美
潮红的脸颊,泛起了一丝淡淡的笑容。这个男人,也是她这辈子最爱的人。
  「东东,我下面有点疼。」芸欣响起柔软无力的声音,对着正在不断把玩自
己挺翘双峰的杨权雄说道。
  「那肯定,我说了,我要操烂你的美逼。」杨权雄微笑的眼里流露着对妻子
深深的爱恋,嘴角挂着笑意对芸欣说道。
  杨权雄自豪骄傲的对芸欣说着无比下流的话,没见到妻子回应自己。杨权雄
抬头望去,只见芸欣,那张成熟的脸颊上挂着淡淡的温怒。激情做爱的时候,知
性得体的芸欣可以容忍他,并不代表现在也可以。
  杨权雄看到妻子这般模样,没有丝毫犹豫,立马举起双手投降了。舔着脸赔
着笑,对娇妻芸欣,温柔的说道:「掌嘴,掌嘴。」说着还假意的用手打了几下
自己的嘴:「呵呵。」
  芸欣白了他一眼,没有理会他作怪的神情,下体美穴传来微微的酸疼,让她
闭上了眼开始休息了起来,呼吸渐渐地开始变得平静而悠扬。
  豪华的别墅上空,随风漂浮着朵朵白云,路过时有些善意的为成熟的芸欣遮
挡住,这午后的阳光,似乎对别墅里的美艳丽人芸欣有着异样的温柔。如同,H
市霸主杨权雄一样,无时无刻透着深爱,都对芸欣有着深深的关心和爱护,……
  而在另一边,小屁孩楚江晨此时正被妈妈揪着耳朵,白俊的脸颊有些倔强,
不断努力试图想要爬上妈妈清馨好闻的床。
  「晨晨,听话,你下去。」林菲菲略带焦急而悦耳的声音响起。两条修长雪
白的大腿,轻踹着楚江晨,阻止儿子想要爬上床的想法。
  此时的林菲菲精致的脸颊绯红,白色睡衣下的身材均匀,挺翘的酥乳微微凸
起,最前端两点粉嫩粉嫩的乳头,凸起在轻薄睡衣上,若隐若现异常诱人。阳光
透过窗户洒进房间,使林菲菲的肌肤白嫩透皙,这滑嫩的美颈妩媚流转……
  「妈妈……」
  「乖,听话……」今天是她最容易怀孕的排卵期,林菲菲说什么也不会任由
儿子对自己胡来乱搞,手脚并用推搡着执着的儿子。那两条诱人的雪白美腿肆意
乱飞,林菲菲玉腿白皙透彻的肌肤,滑嫩而柔软,美的让楚江晨眼花缭乱,目眩
神摇。
  「晨晨,你在这样子,妈妈真的要生气了!你,你是不是又想要惹妈妈不开
心。」
  林菲菲眼看奈何不了儿子,绵柔轻声的话语中,似乎已经开始带着哭腔……
  今天的楚江晨注定会失败,他没有勇气,不敢也不会再去让妈妈为自己流泪。
阳光正好,也许未来几天后的他,会和妈妈在厨房里发生激情四射的一幕戏码。
  ……

紧急通知:请记住我们多个域名,将 496bb.com 加入收藏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