紧急通知:请记住我们多个域名,将 528cc.com 加入收藏夹!



  从上次事以后,sam和peter就一直变换各种借口要约我,我都以不
方便没有同意,一来想起来胡杨会有些尴尬,毕竟跟闺蜜一起发生了这么淫乱的
事情是很尴尬的;二来那种经历当时虽然很美好,但事后冷静下来还是觉得太放
荡了,自己不应该是那样的女人。夜深人静的时候,尤其老公出差一个人睡的夜
晚,还是总会浮现出那两具健壮、野性、性感的外国男人的躯体,还有他们雄壮
挺拔让我欲生欲死的阴茎。有时候也会手淫,幻想的场景也是跟他们一起,或者
单独某一个,但手淫太不解馋了,我有的最大的按摩棒也没有他们的大,每次自
慰都湿的一塌糊涂。哎,如果没有经历过就罢了,经历过一次,一辈子可能都忘
不了。但我也没想要继续发生,努力的回归生活,也没有再去过夜店。
  这段时间老公生意不太好,整天闷在家里垂头丧气,各种事情都看不顺眼了,
整天拿保姆和我撒气,化妆说我骚贱,不化妆说我黄脸婆,做饭说不好吃,不做
又说没个家的样子,总之烦死了。每次上床也是例行公事,草草发泄完就呼呼大
睡,完全不顾及我的感受,刚撩拨的我准备开始性幻想,他倒已经结束了。开始
我还忍着他,知道他为了这个家不容易,几千万的帐要不回来,是个人都会很头
疼。人总是有脾气的,时间长了,我也忍不了了,那天我午睡起来,他看见我披
头散发的样子,又跟我嚷嚷,说跟大妈一样。我气得指着他就大骂,别以为你牛
逼老娘就得忍着你,嫌弃老娘,老娘就他妈出去给你带绿帽子!他一点也没让着
我,让我赶紧滚,哪个男人瞎了眼了会操你。我长这么大,从来都是班花校花,
从来都是周围男人意淫的对象,从没有一个人这么说过我,他竟然说我没人要,
不争气的眼泪一下就下来了。我狠狠地摔上门,决心报复他一下。于是我开始化
妆,把放了好久没用的化妆品都找了出来,花了一个精致的浓妆,又涂了大红的
唇膏,一个崭新的我又出现了。天有点冷不能穿裙子,我找出黑色的紧身裤,紧
身裤不能穿普通内裤,会显出痕迹,我又找出丁字裤,怕冷又加了一条丝袜。还
有上次穿的黑色细高跟鞋,拿着外套就出了门,临走我还甩给他一句:「你他妈
别后悔!」他没理我。
  其实我也没有目的地,大白天的也没有好去的地方,我决定就此放纵一下自
己,守身如玉的结果是老公不待见,我还有什么好顾虑的。于是我打车直接去了
Sam的酒店。
  还是上次的地方,他公司给他开的套间,一进酒店我就开始紧张起来,又不
由得兴奋,腿间立刻就湿了一片,丁字裤的细带子卡的有点难受,湿漉漉的。我
没有跟Sam联系就出了门,反正是堵着一口气,万一他不在我就回去了,可是
到了酒店,又很希望他在。
  摁了门铃,Sam果然在,一脸诧异的看着我这个不速之客,约了很多次约
不到,竟然突然出现在门口,他愣着没说话,我翻了他一眼「Iamnotwe
lcome?」就径直走了进去,进门脱掉外套,把包往沙发一扔就转身抱住了
他,不给他反应的机会就吻了上去。香奈儿Coco的味道加上彩妆的香味,瞬
间就撩拨起了他的情欲,他抱起我,舌头与我交缠着,睡裤里的阳物也在觉醒,
顶在我小腹上,我撩起他的T恤,舔他的乳头,用手揉搓着另一个,他靠在墙上,
发出了呻吟声,我蹲下,一把拉掉他的睡裤,让我魂牵梦绕的黑色肉棒就弹了出
来,雄壮而挺拔,青筋暴露的,「hilittlefella,doumis
smymouth?」说罢就一口含了进去,用力的吞吐着,我其实很喜欢给男
人口交,用嘴含住这么小的一个部位,就能让男人爽的浑身机灵很有成就感,坚
硬有质感的龟头含在嘴里感觉也不差。我用舌头垫在牙齿下面,给他口,他爽的
直叫,用手扶着我的下巴和后脑勺,一进一出的干着我的嘴,发出咕叽咕叽的声
音,唇膏已经把龟头后面的部分染红了,口水也顺着肉棒流到了蛋蛋上。
  终于我的嘴满足不了他了,他把我揪起来,背对着推到了落地窗前,一把把
紧身裤褪到了屁股下,却发现里面还有条灰色的丝袜,他很意外,但显然更加惊
喜,低头在屁股上用力的亲了一口,隔着丝袜摸到了我下体,那个部位丝袜已经
湿透,完全可以不用任何前戏就可以整根进入。我翘起屁股趴在玻璃上,任由他
爱抚,低头看着三环路上的车水马龙,不知道有没有人能看到窗户里有一个漂亮
中国女人正在接受黑人的洗礼,暴露的感觉让我更湿了,他用力在我屁股上拍了
一巴掌,「sosexyuslut」说着小心的把丝袜连同内裤褪下一点,刚
到可以插入的位置,显然他也受不了了,先止渴再说。我的臀沟大腿缝的位置已
经湿透了,我的身体比我的理智更渴望被侵入,他终于站在我的身后,扶起肉棒
对着小穴就把龟头插了进去,插入的同时我俩不约而同的「oh」的呻吟了一声,
一个是久旱逢甘霖的小穴,一个是滚烫要爆炸的肉棒,各自的身体给了对方极大
的快感。我的小穴紧紧的抓着他滚烫的肉棒,上次给我欲生欲死的体验仿佛让身
体有了记忆,仿佛要把那根巨物吸进身体一样,湿润而紧致的肉穴吸引着他的肉
棒往里深入,他努力的往里进,饱满充实的感觉让我浑身每个毛孔都张开了。直
到不能再深入,他才开始了缓慢的抽插,一下一下逐渐加快,扶着我的腰用力的
插着,仿佛要把这两三个月以来亏欠的都要操回来,我翘起屁股迎合着他,几个
月没有被好好充实的下体夹杂着饱涨、欢愉、屈辱和兴奋的复杂感受,让我十分
受用,唯一遗憾的是裤子的束缚。突然送上门的美好肉体也勾引出了他原始的兽
性,丝毫没有怜香惜玉,说着狠话用力插着,」doulovethatcoc
k,bitch!」一手抓住我的两个胳膊,另一只手抓住我的头发,用力的贴
在窗户上,下体用力的撞击,女人欲望的深处都是渴望被强暴的,性器的欢愉并
不能带给女人最高级别的高潮,必须要夹杂着屈辱、暴力,从身体到心灵全面的
征服,才能让女人彻底屈服于这个男人。所以,当一个女人心甘情愿的为你口交,
同意你射在脸上或嘴里的话,她已经用自己最干净的地方取悦你最肮脏的部位,
说明她彻底是你的女人了。
  我就这样贴在玻璃上被他打桩机一样抽插着,没有前戏没有调情,健壮的身
体粗硕的肉棒还是让我快要高潮了,我大叫着、拍打着玻璃,语无伦次的呻吟着,
他又加快了速度,终于达到了第一次高潮,我大叫着拍打着玻璃,面前的窗户被
我的喘息打湿了一块,还有粉底和唇膏粘在上面。即便在我高潮的过程中和高潮
完毕的一段时间,他仍然卖力的快速进出,这种没有任何技巧全凭身体带来的高
潮持久而高亢,时隔三个月再次品尝到这种滋味,太爽了。我高潮之后喘息了很
长时间,Sam也只是不再操我,滚烫坚硬的肉棒依然完全插在我的身体里,丝
毫没有缴械的意思。他把我头转过来,让我伸出舌头,从后面紧紧抱住我跟我舌
吻,算是温存一下。他还真懂女人。
  然后他抽出肉棒,依然坚硬如铁,在我的滋润下油光发亮的,惹人怜爱,非
常性感。他把我丝袜和裤子提好,依旧衣着整齐,好像什么都没有发生一样,当
然,潮红的面颊和凌乱的头发说明了一切。他让我躺在沙发上,用力抚摸着紧身
裤包裹的双腿,「theseleggingsaresohot」,我媚眼如
丝,「ulikeit?goahead,I』mallyourstoday
……」说完就把穿着高跟鞋的腿伸到了他胸前,他脱掉一只鞋,把整个前脚掌都
含在嘴里,吸吮着,爱不释手,又用牙把脚尖的丝袜撕开,漏出脚趾,伸出粗长
的舌头在指缝里舔着,如果脚上有洞,估计早就被他操肿了。女人的腿和脚,对
全世界的男人都一样。脚趾被吸吮让我下体再度湿润,我自己解开衬衫的纽扣,
揉搓着乳头,另一只脚在他肉棒上摩挲着,他放下正在舔着的脚,说「jerk
it」。我只好学着片儿里的样子用脚给他打着飞机,并不娴熟的功夫却让他很
受用,肉棒在我脚掌的摩擦下不停跳动,他起身跪在沙发上,一手拿住一只脚,
夹住肉棒,抽插起来,又觉得不过瘾,找出润滑液倒在脚上,一只脚光滑一只脚
穿着丝袜,视觉和肉体的双重刺激让他玩了好一会。然后他站到沙发侧面,抬起
我一只腿,用膝盖内侧夹住他的肉棒,插了起来,花样真多啊,感觉自己又一个
部位被破了处。身体上虽然没有快感,但看着他享受的表情,还是挺让我兴奋的,
我用手撩拨着他的蛋蛋轻声呻吟着配合着他。他又把我的腿并拢,从大腿根缝里
插了进去。我不禁暗暗惊叹,legging虽然是光滑的,但毕竟不是细嫩润
滑的小穴,摩擦力对肉棒的皮肤而言,应该是很粗糙的,可他的表情却分明非常
享受这种粗糙的质感,这样久经淬炼的的肉棒究竟经历了多少女人的摩擦才有这
种功力,只怕没有女人能抗拒的了。
  他没有停下的意思,似乎比插我更让他爽快,他在我腿缝里倒上了润滑液,
时而并拢我的腿,时而交叉,插得乐此不疲,插入的时候龟头和一截肉棒还能从
腿缝里钻出来。粗大的肉棒隔着legging摩擦着小穴,轮廓分明的棱角带
给小穴不断地刺激,他身上也涂了一层油一般隐隐发亮,我开始呻吟,想要他插
入,可他并不想停下,我倒了点润滑液在手上,双手握成环状迎接着他钻出的龟
头,给他进一步刺激,他也很享受」yeah,babe,Ilikeit」。
孔武有力的肉棒就在我手中钻进钻出,他呻吟声越来越大,抱紧我的腿,速度越
来越快,终于怒吼了一声「it』scoming!」就一股脑在我腿缝里射了
出来,我用手撸动着帮他,射的好浓,弄得我小腹上裤子上手上全是,没想到他
竟然以这种方式射精,我还有些失落,难道我的肉穴比不上裤子?毕竟我还没有
彻底满足。
  他站起来,示意我张开嘴,把肉棒插了进去,我不理解为什么每个男人都喜
欢这样,到底是心理因素还是真的舒服。我耐心的给他裹了几下,肉棒渐渐软下,
他去了浴室,拿出毛巾把我身上擦干净,又递给我一瓶水,我拧开喝了两口。他
俯身脱掉我的鞋,又把紧身裤脱掉,眼睛里仍旧闪着把我吃掉的光芒,分开双腿,
对着下体就舔了上去。
  那里本来就湿漉漉的,突如其来的侵袭让我猝不及防,快感却隔着丝袜飞速
袭来,丁字裤的细绳摩擦着阴蒂,粗大的舌头像刷子一样反复舔舐着,我摁住他
的头,想让他更用力,可隔着丝袜他也伸不进去,有种隔靴搔痒的感觉,却让我
更想要。他把我屁股抬起来,这样他可以够到我的股缝,连菊花也照顾到了,他
腾出手来,掀开我的上衣,用力抓住两个胸,揉搓起来,浑身的敏感带就这样被
他全部照顾到了,我恨死这条裤袜了,没有它,他的舌头就能深入带给我更大的
快感,就像上次在浴室里那样,把舌头全部伸进小穴里。
  我伸手要撕开裤袜,他制止住了,「notyet,babe,bepat
ient」仍旧自顾自的舔着,我只剩呻吟的份儿。直舔的我浑身哆嗦,腰部不
自觉的胡乱扭动,那里早就湿透了,不知道是他的口水还是我的淫水,他放下我,
手指伸进裤袜,小心翼翼的撕开了一个小口,刚刚漏出小穴,他扶着还没有完全
坚硬的肉棒,在周围打着转,我扭动着迎合他,想让他快点进去,他却不着急,
在淫水的润滑下绕着洞洞打转摩擦,还重点关注了阴蒂,反复摩擦,我内心深处
的情欲被彻底开发,脑子一片空白,或者,只有那根肉棒。
  我呻吟着「givebaby,fuckmehard!」他却没插入,站
起来跨到我面前,沉甸甸的肉棒在我面前晃着,「serveme」,他说。我
像一个奴隶得到主人的命令一般,立刻起身双手抓住那根肉棒一口就吞了下去,
仿佛是从没品尝过的珍馐美馔。他抓着我的头用力的把肉棒往喉咙里插直到再也
无法深入,我没有被深喉过,喉咙里的异物感呛得我直作呕,他拔出来,等我缓
了一下,又插了进去,如此往复,肉棒也在喉咙的刺激下涨大,我眼泪都出来了,
眼影也花了。我想让他更爽,让他更好的满足我,我坐起来,让他躺下,在他腿
间趴下含起他的肉棒,口水流下去,我双手抓住肉棒反方向打转,也只有这种尺
寸的肉棒能做到这种动作了,嘴吞吐着龟头,双手和嘴的刺激并不亚于阴道,他
爽的呻吟连连。我又沿着肉棒舔到了蛋蛋,他爽的一机灵。我拍拍他屁股,示意
他腿抬高,掰开他的屁股对着肛门就舔了下去,他爽的大声呻吟,肉棒不住地跳
动,透明的液体从龟头流出来,呼吸也开始急促,他摁着我的头,让我继续为他
服务,我卖力的把舌头往肛门里顶,说实话感觉并不好,虽然没有异味,但他的
肛门附近很多毛,口感很奇怪,为了他爽我也尽力的服侍着,手伸上去给他撸。
没一会,他受不了了,一把把我抱起来扔到床上,分开我的双腿就猛地刺了进去。
  像一个毒瘾犯了的人被突然打了一针海洛因一样,浑身的饥渴骚动顿时化解,
他一手抓住一条腿,用力的分开,下身抽动着,为了他更好的深入,我也努力的
往两边分开双腿,多年的舞蹈功底这时候又派上了用场,虽然不是标准的一字马,
但也差不了多少。这显然给了他意外的惊喜,没想到这个东方小女人竟然如此柔
软,他按住两边大腿,猛烈的插着,丝袜上的那个小洞干扰了他的快感,他粗暴
的用力撕开,连丁字裤也撕开了,裤袜、内裤凌乱的挂在腿上,随着他的抽插摇
摆,腿上被他捏出了红印子,我的身体已经无法忍受这持续而高亢的快感,高潮
再次来袭了。他见状一把掐住我的脖子,另一只手不住在我脸上拍打着,下体大
力抽插,我的下体很明显的在不自主的收缩,迎接着高潮的到来,他在我高潮快
到的时候贴在我面前,跟我说「lookatmebabe,callmyna
me」我睁开眼,迷离的双眼看着他,胡乱的喊着「fuckmesam,fu
ckmehard!」得到满足的他毫不迟疑的把我送上了高潮。高潮过后,他
趴在我身上,我们就这样休息会,坚硬如铁的肉棒依旧插在我身体里,没有丝毫
疲软。我躺在床上回味着刚才的高潮,黝黑的面庞死死的和刚才的高潮结合在一
起,只怕以后每次做爱都会想起他的名字和他的脸,不知道他是不是故意的。
  这个时候他手机响了,他没有离开我的身体,接了起来,有一搭没一搭的跟
一个男的闲聊,好像那边问他在干嘛,他看着我笑了笑「I』minmiddl
eofsomething」说着停着没动的肉棒突然插了我一下,我下意识的
「啊」了一声,对面听见了,我能清楚的听到电话里不怀好意的笑声,我伸手去
打他,他却抓住我的手,下体又开始了抽插,我只能忍住不发出声音,他俩继续
聊着,应该是那边问我是谁,他竟然说是上次和你说过的那个中国女人,他竟然
跟别人讨论我。这让我很生气,因为男人私下里讨论女人的话题,肯定是肮脏不
堪的。但下体传来的阵阵快感却让我放弃了吵架的想法,「嗯嗯」的忍受着,突
然他趁我不注意,拍了一张照片发了过去,我能通过电话听见那边起哄的声音,
黑人真是禽兽啊。我只好拿过枕头捂住脸,不露脸的话一切都还好说。
  他看我没有激烈反对,应该拍了不少正面的照片,反复拨弄着我的腿,显然
这种一边跟兄弟交流一边干女人的场景让他十分兴奋,他让我翻过来,屁股撅起
来,他又插了进来,还继续聊着,我记得有一句「idon』tknow,I』
llaskher」我估计是对方问他能不能一块干我,然后又聊了几句终于挂
了电话。他把电话一扔,又把屁股上的丝袜猛地撕开,抓住我的腰就开始大力的
抽插,还用力的打我的屁股,啪啪直响,做爱的快感加上肉体的痛楚,反而更让
人兴奋,我还从来没有体会过这种感觉,啊啊的叫着。他见我渐渐来了感觉,就
问我「doyouwannafuckedbytwobigblackcoc
k?」果然如我所想,但我没有预料到他竟然这个时候问我,我回答「no!」
他狠狠地拍了我屁股一下「comeagain?」「no」我还是本能的拒绝。
他突然拔了出来,正在享受欢愉的我一下仿佛一下被掏空了,非常难受,我伸手
去抓他的肉棒想放进小穴里,他却只到洞口就不进去了,只用手撩拨着阴蒂。浑
身像有千万只蚂蚁在爬,扭头嗔怒的看着他,他从身后把我拉起来,后背贴着他
的胸膛,一手揉胸,一手还在按摩阴蒂,肉棒在下面摩擦着,贴着我的耳朵轻声
又重复了一遍「doyouwantanothercock?」情欲高涨的我
为了让他尽快满足我,只好点了点头,其实如果现在有一个人想干我,我根本不
会抵抗。他不满意,坚持让我说出来,我只好说「yes!yes!」他满意了
「that』smygoodgirl」,说着把我从床上拉了起来,让我穿上
高跟鞋靠墙站着。
  他好像真的想玩遍花样,他走过来吻住我,一只手把我一条腿网上抬,虽然
刚才也伸拉了一会,但这种站立着的一字马还是很难驾驭,只能小腿架在他的肩
膀上勉强站住,我腿的筋拉的很疼,他没有强迫,低了低身子插了进来,我老公
以前也想尝试这种姿势,可能长度不够吧,始终没有成功过。性交的欢愉瞬间缓
解了很多疼痛,渐渐的适应了,为了不摔倒,我双手紧紧搂住他的脖子,他对这
个姿势满意极了,抓着我抬起的那条腿,卖力的抽插着,快感完全淹没了疼痛,
我叫声越来越大,他还是握住脚踝不断地往上抬,疼痛夹杂在快感中,受虐的感
觉反而加速了高潮的到来,终于我的小腿抬到了我的头顶,他兴奋的说「the
reyougobabe,sofuckingsexy,sofucking
tight」说着抱住我加快了抽插,问我射在哪里,我的高潮已经到了,胡乱
的说「cuminside」说着他一个机灵,然后猛地深入几下,一股脑都射
了进去,射了之后他还反复舔了半天我抬高的小腿,终于心满意足的放下来,抽
出肉棒。精液顺着大腿流了下来,我的腿直打颤,从来没有以这种姿势达到过高
潮,他真的很厉害,谁能想到我竟然以这种方式恢复了童子功。
  完事以后,几乎虚脱的我顾不上清理自己就爬到床上,腿一直在打颤,他也
躺在我身边休息了好长时间。过了好一会,他在浴缸里放好了水,把我抱了进去,
浴缸很大,两个人可以躺下,但我只能躺在他身上,肉体的摩擦让他又来了感觉,
在水里就插了进来,就这样又在浴缸里干了我一次,这次问也没问直接射在我身
体里。外面天已经暗了下来,出来不知不觉四五个小时了,他射了三次,我也高
潮了好几次,如果不走,估计还会被他蹂躏,我清洗干净,穿上衣服准备离开。
丝袜和内裤已经成破布了,只好光着下体穿上legging,他光着身子恋恋
不舍的与我拥吻告别,来了个法式湿吻,我伸手摸了摸低下头去的小弟弟,突然
离开他的嘴蹲下去含住了小弟弟,快速的裹了两下,亲了一口龟头,说了句「B
yelittlefella!」就开门出去了,留下还没有愣过神的他。
  路上买了毓婷,回家也没跟老公打招呼,就回房间了,他见我化着妆出去,
素颜回来,估计心里也有些打鼓,随他去吧。

紧急通知:请记住我们多个域名,将 528cc.com 加入收藏夹!